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如果有如果 (下)

现实向注意,上中下完结

纯属虚构,切勿带入


中 点我

-----------------------------------------------------------------------

我只想回到十三四岁的时光,回到你最喜欢我的时候,无论当时的人怎样议论我,随便他们想,说我学渣说我傻白甜说我这里不好那里不好,那又怎样,管他们屁事,他们都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根本都不了解我,我为什么要为这些莫名其妙的事烦恼,那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那都不及你重要。


你醒啊,你不是说你是我哥,你要保护我,不要骗我。


经过十几次的反复电除颤,急救室成功抢救下了刚刚送来已经心脏骤停的王俊凯。或许是心跳恢复,走马灯的最后一幕,相比于之前平静了许多。


王俊凯努力睁开眼看见王源躺在身边头埋进软绵绵的被子里,他将手轻轻抚上王源乱成一团的头发,王源下意识地将身子又往他的怀里挤了挤。这个景象很熟悉,王俊凯注意到自己伸出的手臂肌肉紧致,似乎现在并没有在使用自己25岁的身体,王源醒过来发现王俊凯的目光忽然红透了脸坐起身弯腰去捡地上的衣服,但因为身体不适而发出了“嘶”的抽气声,王俊凯捂住王源的额头,果然有点烧,19岁的王俊凯曾像一只青涩懵懂的野兽,虽然心想得是疼惜,可从未体验过快感的身体经不住这占有的满足,并不是故意要横冲直撞。


如果是现在的自己,一定会有更强的自控力,能更温柔去对待这种亲密的事,真是有些尴尬,居然回到这样的时候。王俊凯根本不会忘记,这是王源十八岁当天的清晨,前一天晚上开庆祝会都喝得有些过,加上一直没有见面,好不容易借着生日表演碰到,庆祝会结束后美其名曰是要叙旧,其实回到酒店根本直接就去了王源的房间然后再也没出来过。


王源不是一个爱喝酒的人,也几乎从来不会让自己深陷喝醉的危险中,到底是真醉还是假醉王俊凯也没那闲心思考,他只是在断片前狠狠压在王源的上面,像他们小时候玩摔跤游戏一样,他龇着牙问王源服不服认不认输,王源不回答他的话,手在他身下解开他的皮带,“我已经不是小孩子了,王俊凯。”


他说这句话让当时十九岁的王俊凯非常难过,一直以来王俊凯都不想王源长大,他从来都表现得很明显,所以许多粉丝臆想他是怕王源会超过他亦或是他只喜欢王源小孩子的模样。可他不想王源长大的理由其实很简单,因为长大要面对的事太多,长大后王源也要担起一些责任去保护别人,长大了甚至连依赖这种事都会有些牵强,总结成一句,长大后也许王源就不再需要他。


好不容易等待花朵结出果实,现在正是果实成熟需待品尝,可还未下口前喉咙里已经泛出苦涩。应该是在无忧无虑的生活里,在一个更好的时间里,分享这来之不易的甜蜜,可王源的手指带了无奈又绝望的含义,“你不如是趁现在。”


十三岁的时候拥有了你的吻,十四岁的时候被你夺去了心,十七岁的末尾不如是你亲手将我变成大人。


这一晚彻彻底底长大的不只是王源,也有成人了却还不自知的王俊凯。他还记得第二天清晨王源身体不适,他穿着羽绒服坐电梯去酒店外买药,回来的时候正巧撞见了粉丝,当时的经纪人给他打电话将他臭骂了一顿然后让王源的助理来取走他买的药带去给王源,他打电话告诉王源说对不起,王源反而却对他说,“别担心我,我已经是大人了。”不爱这种态度,不爱他那样坚强说自己没关系,倘若有在电话里撒娇一句,他说什么也要赶回房间对他疼爱,可故作独立的话语却让当时的他感觉自己自作多情。


此刻处于走马灯的幻象中,原来王源在清晨醒来是会害羞脸红的,原来王源还会偷偷钻进他怀里,原来王源用被子捂住脸蛋那么可爱,为何当时却毫无察觉,王俊凯下床长腿一伸打横抱着王源去浴室做清理。十九岁的你呀怎么这么没轻没重,你怎会舍得昨夜温存第二天早晨就头也不回,王源被他指尖触碰敏感得浑身打颤,二十五岁的灵魂将拥抱覆上来耐心又体贴,“乖,交给我来。”大人理应是这样才对。


王源眯着眼睛将后脑勺靠在他的颈窝,“你不是他。”


“······”


“但又有些像他,只是你似乎更成熟些。”


就算还在使用十九岁的身体,也能认出我吗?王俊凯不知道说什么才好。


“别怪他好吗?他还很笨拙,我也是。”王源红着脸用手轻轻握住王俊凯的手,“他不太擅长不会很明显的表达自己的关心,他需要有人去细心发现他,明明很关心我但还是经常与我针锋相对碰撞在一起,想很多有的没的都是太在乎对方。”


“你不觉得他有错吗?”


“不全是他有错,我也太要强。”刚刚十八岁的王源似乎比二十五岁的自己看得更加通透。


若不是在这幻象里,他真的没有时间去与王源这样促膝长谈,王源指了指浴缸前的龙头,王俊凯看懂他的意思在浴缸里放上热水然后抱着王源躺了进去,这个年纪的王源比起二十多岁的时候还显得有些清瘦,王源一直都是少年的模样,自身所带的少年感在圈子里也难能可贵,或许他的功利心不强,给人看着总是温温柔柔清清淡淡。


年纪越大就越觉得王源像是白月光,即便曾经拥有过却还是抓不住。


王源的呼吸听上去已经整个人都放松下来把后背的重量交给了王俊凯的胸膛,“说说你吧,这些年还好吗?我过去似乎见过你两面,但小凯好像不太喜欢你。”


王俊凯笑起来搂住王源裸露在水面的肩膀,“我整了牙齿,拍了做主角的电影,参加综艺节目去过北极,和jay合唱的歌放在自己的solo专辑。”


王源扭头过来看见十九岁王俊凯的小虎牙,“挺舍不得的。”


“你傻啊。”


“我喜欢啊。”


“你也很努力,有自己冠名的综艺,还在大学做了助教,你后来又写了很多歌,我们组合有几首主打歌都是你写的。”王俊凯的话顿住,你还有拍过好几部偶像剧,借位接吻戏的前一晚你曾经给我打来电话,你问我说,“我亲别人你会生气吗?”我嘴里说着这是工作没关系,好好工作,挂了电话就把手机摔得粉碎,原来长大后我还有那么重的嫉妒心,真是一点也不成熟。


“这不是你真正想说的话。”王源拉住王俊凯的手摊开十指紧扣,“你永远都只和我说好的事,可是你一个人承受的太多,你还没能力化解,你应该告诉我,不管是什么年纪什么时候的我一定都可以耐心听你讲。”


我不想说,不想告诉你未来的世界我们已经分开。


“如果有如果,我愿意不要以后得到的那些,就陪你捡趴活,陪你长江边弹吉他。”


“小凯,你该回去了,无论有没有你说的如果,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某个时间点的我正在等你呢,这里不是你应待的地方,别害怕别难过,我只是也不会讲话,也要惹你生气,但你要相信我,相信我总有一块地方住着最初的我。”


背后忽然间失去了实物的依靠,王源往后沉进了满是水的浴缸里,在水中紧紧抱住自己的膝盖,酒店房间外的门被人猛烈地敲击,他在水中睁开双眼,微笑着溢出眼泪和热水融在了一起。


疼痛刺激着神经,王俊凯跟随阵阵刺痛在一片黑暗中摸索,鼻腔内被消毒水的味道填满,他不经皱起眉毛动了动手指,有人用力抱紧了他的脖子,声音嘶哑却是破涕而笑,“你回来了。”


王俊凯第一次看见王源哭得已经肿起的双眼,努力扯着嘴角笑了笑,“哭成这样很丑哦。”王源用手擦了擦眼睛,“你现在这样更丑。”


外面的报道谣言风生水起,可病房里的两个人却都意外的平静,素面朝天的模样都不完美,却还是在彼此心中最为珍惜。


王源一直到王俊凯出院都亲自守在病房里,就算经纪人和助理还有公司领导都对他施压他也毫不在意,并且还在照顾王俊凯的时候给王俊凯制定了减肥的计划,王俊凯笑着说你不是喜欢我胖吗,王源说你还要工作啊,王俊凯撒着娇说不想工作,不想和你分开,王源也难得的坦率回答他也是一样。


王俊凯没有将自己那一段走马灯般的奇遇告诉给王源,可他始终放心不下,自己那时消失在浴缸里,王源一个人该怎么办,还发着烧啊。偷偷从侧面询问过王源,王源数落他年纪轻轻记性就这么差。


“你第二天都发烧了,可我竟然没有回来。”


“你傻了吧,王俊凯。你回来了啊,怎么?记不得了?”


“什么?”


“我早上泡澡到一半你就回来了,身上冷得要死,我刚泡完澡你偏偏又要我再跟你泡一遍,这么无赖都忘记了?”


是自己的记忆发生了偏差,还是那走马灯过程中他改变了什么,王俊凯扶住额头自己无奈傻笑了起来,不过还好十九岁的自己有陪在那时的王源身边。


昏迷期间发生的事王源只字不提,也不许王俊凯使用手机上网,王源定了去冰岛的机票说等王俊凯再锻炼几天就一起去,可王俊凯却让他把票退掉,王源双手握拳低头将眼睛藏在刘海下,“又要···丢下我吗?”


“不是的。”王俊凯半蹲着抬起头去看王源的眼睛,王源好像又变回了小时候那爱哭的孩子,“别为我耽误你自己,源儿是有梦想的,还没全部实现呢,别任性。”


“我说了我不要了,我不做明星了。”


“那对源儿来说太不公平了,我也该回到自己的位子上去了,好吗?”


王源的手指紧紧攥着王俊凯的衣服,“可我不想再分开。”红了眼睛像是可怜兮兮的小兔子。


王俊凯站直了身子弯腰将王源抱紧,“不会分开。”亲吻落在十四岁曾深深吻上的额头,“再也不会分开,我们的梦想一定有交集,相信我,我就在那里等着你。”


跟你去世界环游,走进你的家庭和你成为一家人,要你的每个计划里都有我。


“源儿,我们是大人了,还有一些事要我们负责,所以没办法简单的逃避一走百了。”


但我已经死过一次,濒死前我的走马灯回忆里竟都是你,你对我很重要。


“你知道我王俊凯一定说到做到。”


王源松开了手,重新变回了成熟冷静,他之前像疯了一般的胡闹,留下一堆烂摊子,粉丝乱成了一团,公司也急得上蹿下跳,王俊凯说的是对的,他不能一走了之,不能不负责任,他要走的路还很长很长,他还没上升到梦想的高度,这是现实生活,不是童话故事。可是他舍不得王俊凯,舍不得就此告别又孤单上路,他不想这段短暂的温存只能在寂寞孤独时拿来回忆,但他不能对王俊凯任性,他已经不是小孩子了。


再怎么样答应,王俊凯还是能清楚地看见王源的顾虑和不甘心,“相信我好吗?”


“我从来都没有不相信你。”


“那就相信我。”


在那之后减肥健身,两个人重新复出,和歌迷道歉,和媒体周旋,接代言,接综艺,接戏,唯一有不同的地方,王俊凯单方面自己解除了和公司承诺的‘避嫌’约定,毫不避讳的在各种节目里提起王源,拒绝绯闻,暗示媒体自己早已有理想型,甚至将自己和王源的恋爱趣事编成自己的初恋小故事和粉丝分享,任凭别人猜测到底说的某人是谁。


王源也惊异于王俊凯的变化,和王俊凯联系多了起来,王俊凯解开了心结,每个月甚至偶尔一周都会以组合重聚的名义叫来王源和千玺在外面吃饭,似乎再一次建立起维系的牢笼,只是这一回他交给了王源钥匙,并不再刻意关住王源。


他要他的王源是自由的,是无忧无虑去追梦的,他要王源不论走得多远,只要感觉累了或不开心,回头就能看见他。


复出之后的王俊凯褪去了一些锋芒,本来因为身材走样各路黑子都在预测王俊凯可能就此过气,结果他花了一两周又锻炼回原来的身形还强健许多,不但粉丝没少反而又增加了许多认为他励志的粉丝。媒体对他的态度有好有坏,即便是恶意的问题,他也能沉着面对,最近的一次现场活动结束,记者们又再次问起他结婚恋爱的老大难问题,他对着镜头微微一笑说,“现在大部分时间都放在工作上,目前的状态就这样已经很好,但如果有碰到喜欢的人也会争取。如果有如果,我想带那个人回我老家看看,在江边给他弹吉他。”


“看来俊凯真的很爱重庆呢,是不是交往对象首先考虑重庆的女孩子。”


“嗯,确实会先考虑我老家的人,我喜欢那种笑起来很甜的,跟我分开想我会哭的,喜欢撒娇的。”


“是有和这样的女生交往过吗?”一旁的助理听见记者的问题忙上前去挡住话筒,“不好意思我们的艺人拒绝回答这种问题,请让开,后面的媒体往前站。”


王俊凯在镜头下满眼的笑意,却不再开口,他不确定王源会不会很快看到这个新闻,但他知道他想说的王源都知道。



pic:couplewangKD

评论(41)
热度(1232)
  1. 王木木神明仙贝 转载了此文字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