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如果有如果 (中)

对不起,因为写到这里,我觉得可能还有必要继续写下去,所以没办法只分上下了。

现实向注意,上中下完结

纯属虚构,切勿带入

(上 点击)

----------------------------------------------------------------

14岁的王俊凯冲出试衣间时,25岁的王俊凯已经消失了,只剩下地上的一小滩水渍,25岁的王俊凯在13岁王源的话语中震惊清醒过来,又在面前看见了两个熟悉的身影,那副装扮,他记得是17岁的自己刚从纽约回来。


纽约十月的天气异常寒冷,当时又赶着拍摄时尚大片所以衣着单薄,一回酒店就迫不及待的给王源发信息抱怨这该死的天气,王源顶着时差头脑迷迷糊糊地开着视讯,在镜头关闭之前就已经睡了过去。这一年他们的‘避嫌’合约才刚刚开始没多久,台面上王源总是有些怯懦,不敢靠自己太近,也不敢主动触碰自己,谈避嫌这个话题的时候两个人是分别被叫去了小房间里,自己这边还不算严厉,只是负责人说不应该和王源太亲近,这样造成的舆论对你们都不好,可王源那边说了什么,却到现在也不知道,王源自己也从来不开口提。


王俊凯确实发现了王源的性格有些变化,但王源恐怕在他面前隐藏的太好,所以他还看不出有什么问题,现在再来看当时的王源,王源脸上的笑容好像和之前确实不一样了。


他现在出现的时机很不好,17岁的王俊凯正在与16岁的王源争吵,他们望见自己都是一愣,王俊凯看见17岁的自己还是下意识往前站了站挡在王源的前面,王源低着头看不清表情,“你是谁?”17岁的自己开口问道。


他还是用外地粉丝会的会长称谓当作挡箭牌,然而这个时候的王俊凯已然不再相信他,嘲讽的笑容浮在脸上,“我不管你是怎么进来的,但是你现在再不走我就要叫保安了。”


王源从17岁的王俊凯身后走出来,“如果你真的是我们粉丝,请不要把今天看到的事说出去好吗?”


17岁的王俊凯转头用手握住王源的手腕,“我来解决,不用你管。”


“你解决?你用什么解决?是要在台上装作亲密还是大谈特谈你的兄弟爱。”王源话没说完便被王俊凯捂住了嘴,“你什么意思?”


“只有我不行是吗?只有我不行的话你放弃好了,反正我也不是一定要做什么巨星,我挣够了钱给爷爷奶奶买房子,挣够了钱世界环游,我就满足了。”


25岁的王俊凯终于想了起来,那一年里他们开始分开活动减少联系,王源在极度不安的冲刺中来找他要一个安心,他开始是安慰说你现在一个人真的做得很好,比小时候稳重多了,终于能一个人扛大梁了,可王源不想听这种答案。


王源在那一年真实的话语涌上心头,他说,王俊凯,那些我不是非得到不可,我只是想和你站在统一的起跑线,永远不落后于你,才不会与你失去交集。


组合里的三个人都没有理由去停一秒钟来等另外一个人,王俊凯走得太快,以至于像王源这样捡趴活凑免费热闹的闲心也被逼成了野心,王源不甘愿再被王俊凯的羽翼保护,不甘愿做最小最可爱,不甘愿自己对外是傻白甜。王俊凯如果不是亲眼所见他也不信王源会以非正常的严格标准要求自己,练习到体力不支,吞下一切烦恼,就连这些都已经是王源的常态,王源在逼自己的这方面越来越像他,可是王俊凯舍不得王源对自己这么苛刻。


他们存在的圈子既病态又残酷,没有什么永恒,停几秒钟就会有上千上万的人来抢占你的地位,把你拉下神坛,成名之后就不会那么辛苦了,还真是只有小孩子才能说出的傻话。


25岁的王俊凯从地上站起来,身上的衣服湿透还在往地面滴着水,身高早就突破一米八,加上发胖而形成的魁梧身材倒是能对17岁的自己形成巨大的威胁,但17岁的自己早就不是常人,他所经历的事远比同龄人多百倍,只有在感情这一块不但没及格反而排行倒数,真是让人诧异。


两个人的争吵看着心里很难受,25岁的王俊凯选择帮17岁的自己做翻译,“他怎么会放弃呢,他不会放弃你的。”


17岁的王俊凯有些吃惊他的话,但很快就开口否定,“呵,他两个计划里恐怕连我是谁都没关系了吧。”


这小子只要生气说话就会颠三倒四完全不经过大脑考虑到底该不该说,而以王源的性格,只要自己说什么都会进到心里,这些话在王源那里早就变味,王源会一直记得当作旧账。


“源儿···他是故意气你的,你别听啊。”好想帮王源捂住耳朵,好想在他眼眶泛红之前就将他抱紧。


可是17岁的自己没有这么做,25岁的自己也没有资格这么做。


源儿,这个昵称好像刺激到了17岁的王俊凯,他有些气急败坏地拽下脖子上的工作牌扔在地上,“我还以为你会在乎!”25岁的王俊凯读出了那时自己的潜台词:你好像没有我想象中那么喜欢我,所以说放弃也无所谓。


17岁少年跑开的时候好像在16岁少年的心里引发了一场超级海啸,温馨的小世界被统统摧毁,遗留下的残骸却怎么也清理不完。


现实中的十七岁他忘了他和王源吵过多少次,虽然原因不可能是因为遇到25岁的自己,但是吵架的结果一定差不多。他很久很久都没有再见到王源哭过,年少时还总笑话王源特别喜欢哭,见不到自己要哭,饿了的时候要哭,想家的时候要哭,那些眼泪都好像是上个世纪的事了,但不会哭的王源却让王俊凯感到心疼,连释放情绪的眼泪都止住,明明像小孩子一样天真无忧,却要故作冷静,他不知道王源还能用什么来排遣这些糟糕的心情。王俊凯可以想到王源能独当一面,却永远不知道王源早就习惯了失望。


“对不起。”


“跟你又有什么关系呢。”


“我带他向你道歉。”


“如果道歉就能解决,你为什么又会变成这样呢?嗯?”


王俊凯这一次没有很惊讶,似乎他不论出现在哪个年龄段里,当时的王源只要花一小会儿的功夫就能认出他是谁。他忽然很想将十七岁的自己狠狠揍一顿,质问他,明明才过了两三年啊,才两三年,你忘记你十四岁时的骄傲吗,你说着你有王源那张笑脸曾经那么令人羡慕,你明明应该,明明应该更温柔更关心,你明明···


可是二十五岁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去质问十七岁的自己,十七岁的自己还会争吵,还会负气,还那么在乎,而二十五岁的自己甚至连对质连找他解释的动作都没有,完全像是陌生人的两个人,只在幻想当中继续相爱,到后来王俊凯几乎已经不清楚现实生活当中二十四岁的王源到底变成了什么模样。


他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用一手捂住眼睛猛地转过身去,他不要十六岁的王源看见他这样不堪一击又脆弱的模样,他是这个男孩永远的兄长,他说过他会永远保护着这个男孩,他潮湿的后背被人用温热的手掌轻拍,接着拥上来的熟悉气息是十六岁的少年将脸贴在他背上,“小凯,其实我还挺喜欢你这个样子,像大白一样抱起来特别安心,可是不可以只是我喜欢。有那么多人都喜欢小凯,小凯是大家的,所以你要是大家都喜欢的模样。”


“小凯对我有多好我当然知道,但我要为他好,我得那么说,如果我克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他随便一句挽留,我一定会赖着不走。他选的路好难,但是他必须要走完,谁都陪不了他,我从十五岁就清楚,迟早有一天小凯要长大,我也要长大,没有人逼迫我强迫我做什么事,是我自己也有梦想,那一条路小凯也陪不了我。”


灼热的眼泪早已经争先恐后地溢出眼眶,王俊凯咬住下唇伸手紧紧握住王源的手,他从十六岁开始就几乎没有再和王源在公开场合有拥抱或牵手,就连只录过一期节目关系一般的艺人朋友也可以随便相拥,只有王源不可以,只有王源存在过的痕迹像是被橡皮擦一点一点地擦去,谁又曾知道,这居然是自己最喜欢过的人。


怎么舍得变成最熟悉的陌生人。


王俊凯不敢张开嘴,怕发出哭声,他还清清楚楚记得十四岁时自己用颤抖的双唇仪式般吻上王源的额头,从此之后就只有王源了,只要是有关一辈子有关一生一世就只有王源了。那一回,王源抬头踮脚吻上他的唇,触碰在一起的柔软像是把两颗心标上了彼此的印记,这是王源对他唯一的一次主动。


什么话都说不出口,王俊凯松开手离开这让人眷恋的拥抱,发疯一般奔跑着寻找自己十七岁的身影,脑子里滴答作响,声音越来越大,他有预感自己可能在这里的时间快要结束,跑遍了自己有可能会去的一切地方,最后在安全通道的楼梯间撞见了任性的十七岁,在这孩子还没来得及开口之前,他先一步说道,“你在纽约和王源视讯时候一共截了五十张图存在手机里。”


“你偷了我手机?”十七岁的自己赶紧低头在裤兜里翻找手机。


“因为我就是你,所以我才知道。”


“哈?开什么玩笑,我怎么可能变成····”话没说完又被打断,时间已经不够了,二十五岁的王俊凯没空再和十七岁的自己解释。


“爱信不信,要知道你在我这个年纪已经和王源分开了。”


“你说什么!”十七岁的王俊凯猛地冲上来揪住了自己的衣领,二十五岁的王俊凯知道自己只有在关于王源的问题上变得急躁粗鲁不讲理,“死胖子你他妈再说一遍!”


“我说你已经跟他分开了,你他妈跟他分开了,分开了,嘛卖批听不懂吗!”二十五岁的自己也没长进多少。


“给老子滚!老子斗两锭子把你颈子打脱臼!”


“你嘛比不要为了讨好大众最后把自己搞得自己看了都恶心,他怎么喜欢你,就他妈因为你是王俊凯!”


十八岁的生日会上,主持人让王源和千玺分别念一段写给王俊凯的小故事,王源念到自己写的小故事忽然笑了出来,王俊凯望着大荧幕上播放的照片忽然和王源的话一起定格,“我第一次见到他因为好早就在网上面看过他唱歌,我就想他也是个名人咯,看着就感觉好帅!”然而定格的照片上自己穿着土气,头发与表情都浮夸到让人尴尬,王源到底是怎么会觉得那时候的他看着好帅。现在想想王源的话,还是简简单单,再怎么变化是好是坏是胖是瘦是高或矮,这些东西对王源都不重要,只要自己是王俊凯,王源就还会喜欢自己。


王俊凯多希望十七岁时真的遇见过二十多岁的自己,如果那个时候就懂,说不定现在王源还会和自己在一起,但是他没办法见证十七岁的王俊凯改变历史了,他匆匆消失只留下一滩水迹,这奇妙的相遇似乎并不是穿越,反倒像人濒死前最后的走马灯景象。


王俊凯在心脏复律电击一次次猛烈地震颤中,不断重现自己的少年时光,这些情感压抑得久了,在心灵与回忆中的王源相遇后渐渐释怀放开。心脏重新跳动的瞬间听觉首先回来,他时隔多年再次听到王源的哭声,嘶哑痛苦像是用刀片划过玻璃,真想睁开眼睛看看这个人,怎么会这样的伤心。


王源有自己骨子里的骄傲,一辈子除了跟王俊凯撒撒娇赖赖皮以外,真的很少求人办事,却因为此刻急救室里的人失掉了理智丢弃了自尊,他半跪在地上胡乱的哀求每一位医生和护士,求他们救救王俊凯,要他做什么都可以。


王俊凯想自己一定要活回来,如果没有了自己,他不放心把王源交给其他任何人,工作分开就分开,圈子里见不到面也无所谓,活着就还能有个念想,他要是没了王源连念想都会断掉,这根神经稍微触碰一下都会疼得龇牙咧嘴,切断几乎等同于宣布死亡。


明明直播时王俊凯晕倒后王源还表现得比较冷静,帮工作人员扶住王俊凯上救护车一路上都是大人的成熟作风还耐心安慰粉丝和媒体讲道理,没有人会想到这样的王源竟然会在疑似王俊凯的人落水之后现场失控。别人都觉得好笑,那怎么可能是王俊凯,王俊凯在现场的话那么多粉丝都认不出他吗,这不是笑话吗。可现实就是王俊凯偏偏用那么糟糕的状态跌入了湖里,王源仅在他被挤进水的五秒内从坐着的船上纵身跳了下去。王源的水性其实并不太好,拍综艺的这天气温也偏低,但他还是没什么犹豫。见到艺人都下水了,刚才还事不关己的保镖和助理才纷纷跟着要救人,现场乱成了一锅粥。


经纪人在王源和疑似王俊凯的落水者被救上岸后一直试图阻止王源别再多管闲事,王源下意识就将经纪人阻止的手一巴掌拍走,“滚!”他的脑子已经没有空余的位置再来思考应不应该合不合适对不对,低着头便在众人的瞩目下将口里的空气渡进王俊凯的嘴里,“别死啊···王俊凯····你别死···”他的喉咙里发出痛苦的呜咽。


各路媒体都对落水者的身份产生了强烈了好奇心,纷纷举起相机对准落水者,这个人真的是王俊凯,王俊凯竟然成了这种样子,头条新闻必须马上跟进。


发了疯的王源站起身抬手夺下几位娱记手里的相机直接扔进湖里,“给我滚!不许拍!”


不许,不许,不许你们碰他!


在众人的声讨当中,他仿佛化身成为了王俊凯坚强不催的战士,为了这个人众叛亲离,再也不在乎了,别人怎么想都与他无关了。他就双腿跪在王俊凯的身边,嘶吼着,“我不要了,我不要了···我不想···我不要做明星了,我不想是这样···我不想的···”


我只想回到十三四岁的时光,回到你最喜欢我的时候,无论当时的人怎样议论我,随便他们想,说我学渣说我傻白甜说我这里不好那里不好,那又怎样,管他们屁事,他们都不知道我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根本都不了解我,我为什么要为这些莫名其妙的事烦恼,那对我来说什么都不是,那都不及你重要。


你醒啊,你不是说你是我哥,你要保护我,不要骗我。


pic:karrrrri


下 点我

评论(63)
热度(1057)
  1. 王木木神明仙贝 转载了此文字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