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紅色線(下)

温柔攻X彆扭受 

1w7完結 HE

上篇點我

----------------------------------------------------------


把养伤口当成借口是不是有些太刻意了,王俊凯也不是一定要去他的家里,即使他回家被家人责怪也不是王源的错,但王源还是顺意把王俊凯带回了家。


妈妈看到受伤的王俊凯和王源手臂上的纱布有些担心,王源胡乱找了理由解释,他知道妈妈很喜欢王俊凯,并不会不答应王俊凯住下。可王俊凯受伤这件事对于王源来说确实非常麻烦,王俊凯手臂上的包扎不能沾水,从洗脸到换衣服都得要王源亲力亲为。


王源背着王俊凯将医生给他的剪刀收进床头柜的抽屉里,虽然王俊凯根本也看不见那把剪刀,但王源就像是在做什么亏心事一般不想王俊凯知道。


帮王俊凯解开衣扣的时候,王俊凯一直红着脸,王源本来不尴尬也给他的情绪传染得害羞起来,他以前和王俊凯在一起更亲密的事都做过,小学时去游泳还在同一个冲澡间赤裸相对。王俊凯的身体在小学毕业后迅速发育成长,过去相同的身高也是在那个时候形成了微妙的身高差。明明身体在向大人靠近,可是情感的部分一片空白,王源还曾经好奇过,王俊凯的红线什么时候才会长出,结果分开一年后,王俊凯连红线另一头的人都找到。


“王源,还是我自己来吧。”


王源注意到王俊凯一直在掩饰着什么,同为男生他再清楚不过,这家伙都受伤了下面倒还是生龙活虎。在医院折腾到家已经很迟,现在时间更是接近半夜,王源让爸妈先睡下,以为随便帮王俊凯擦擦身子和脸就能睡了,结果到现在衣服还没换。房子里面静得很,连王俊凯的呼吸都能听得一清二楚。这家伙对自己的喜欢还真不是浅尝辄止,没有恋爱经验的身体太诚实了,“第一次吗?”王源想努力用平静的口吻问下去,王俊凯点点头又摇了摇头,似乎是不知道怎么回答苦恼得很。


“你以前···”


王俊凯给自己定的时限便是今晚,流星雨早就下完了,他连告白都没有就让王源看到自己这副丢脸的样子,实在是又羞又愧,他没办法直接说出,当然不是第一次,从再见到你开始,只要我心中有欲念,脑子里面就全部都是你,不想着你我都不会有感觉。


王源好像误会了他的意思,又问他一次,“你不是没有女朋友吗?那是和···谁?”


“啊啊,不是,呃,我不是说那个,我是说,我是说它这样,之前好多次都是在想你···”可似乎越解释越乱。


王源的耳廓像被烫伤了一般通红通红,“你不会是想把我···”


王俊凯赶紧摆摆手摇头说不是,摆手的时候还拉扯到了伤口,痛得他呲了呲牙,“不是不是那样,我不会做你不喜欢的事。”


“我劝你以后还是想着你自己命定的人再做。”王源转过头去不想看王俊凯。


王俊凯沉默了十几秒忽然问他,“你现在还能看见对吗?红线。如果我有确定喜欢上的人,红线应该就连着他对吗?”


“我看不见了。”王源将手里准备给王俊凯换的上衣冲他扔过去正好落在了王俊凯头上挡住了他的脸。王源看不清王俊凯藏在衣服下面的表情,只能感觉到他微微低下了头,“为什么骗我呢?”


“·····”狭小的房间里,红线几乎没有地方活动只能缠绕成团滚落在脚边。


“你之前明明说过我的红线现在落在地上,其实它不在地上而是连着谁是吗?”


难道王俊凯也有所预感吗?王源不敢继续这个话题,他开始给王俊凯下逐客令,你要是身体没事你现在可以回家去,王俊凯偏偏任性起来就要他说清,来回拉扯间王源不小心被王俊凯拽到床上,王俊凯刚在医院包扎好的手臂纱布上印出大片血迹,他已经顾不得疼,王源从开始小幅度的抵抗到干脆摊开手任凭他动作。


“你现在是个伤员,要做就做好了,反正都是男的,我当被狗咬了一口。”


“那你知道我的心情吗?”


王俊凯跪在王源的上方弯下腰去,王源终于从遮住王俊凯脸的衣服里看见了他的表情,此刻王俊凯不甘心的眼泪正朝着他砸下,一滴一滴,在这被衣服挡起来的密闭空间里,无处可逃。


你不应该那么喜欢我的,你不知道都是假的吗?全是红线的力量在迷惑你,你其实并不喜欢我。


可是再理智人也有感情,撇开爱情,王俊凯对他也很好,单方面断开联系之后交了那么多的新朋友,却没哪一个再像王俊凯对他一样。


“那我不是让你做吗,我同意啊,我愿意!”那还要他怎么样,就顺着红线的谎言继续下去吗?要是王俊凯以后碰见自己真正命定的人,他怎么办,笑笑说早就告诉你,你根本不喜欢我啊,难道要这样吗!


“不是这样,不是。”王俊凯着急地吻住他的额头,“我不想这样得到你,我明明想更珍惜你的,别把我的喜欢当玩笑好吗?”


为什么偏偏在两个人独处一室的时候说出喜欢,都让你别说了,你不说我还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可是说出口了,该怎么办。王源突然惊讶于自己的慌张,他以前同各种女生玩笑般地说喜欢,从来没有在乎过结果,怎么轮到王俊凯这里却不能一笑带过。


可能是伤口感染,也可能是王俊凯把最后一点力气都用完,王源明显感觉到王俊凯的身子越来越重地压住他,体温略高,伸手摸了把他的额头,已经有些发烧了。王源一边责怪自己为什么要跟个伤员过不去,一边想赶紧站起去客厅找药给王俊凯吃,王俊凯在昏昏沉沉中死死抓住王源的手,红线将他们并靠在一起的小拇指紧紧拴在了一起。


趁着还没陷进去,快点结束吧,心疼的感觉太不好受了,说想珍惜他的王俊凯,说别把喜欢当成玩笑的王俊凯,这一份沉甸甸的的认真的心意,他没有办法好好回应,甚至把自己的资格除名,“你以后肯定会遇到一个刚生出红线就爱你始终如一的人,而不是我这种把喜欢当作随随便便的家伙。连不是特别喜欢的人我都可以告白呢,你做不到吧,所以别逞强了。”


王源拉开床头柜的抽屉,在王俊凯的面前用医生给的剪刀,一刀剪去了两个人左手小拇指间缠绕的红线。


王源看见断开的红线像是变成了烟雾,连同着手里的剪刀一起消散不见。王俊凯刚刚还死死抓住他的手,此刻慢慢松开了。王源无奈地笑了笑,好了,红线的恶作剧终于结束,他扶住床沿站起来,衬衣的领口却好像被什么沾湿贴着脖子有些难受,“咦?”他摸了摸脸颊,竟然一手的眼泪,冲到衣柜的镜子前,看见镜子里的自己早已经泪如雨下。


“你干嘛要哭啊!没出息!”对着镜子责骂自己,但事已至此,回不了头。


王源站在原地冷静了一会儿然后走去客厅拿感冒药喂王俊凯服下,王俊凯看起来还是迷迷糊糊的,嘴里面含了药片也不吞咽,王源咬咬牙含了一口热水渡到他嘴里,熟悉的双唇,在不久之前才夺得了自己的初吻。


王源在心里安慰自己不要再多想,过去就过去了,努力平息自己的心情去帮王俊凯更换纱布,可是颤抖的手指却暴露了他的情绪,他只是不愿意承认而已。


第二天的早上王源从客厅的沙发上爬起来去卧室看王俊凯,王俊凯正坐在床上用手机打电话,看见他有些抱歉地说,“不好意思,真是太麻烦你了王源,我刚刚给我爸打了电话,他应该过一会儿上班前会来接我回家。”


你为什么要对我客气得像一个陌生人一样。


“哦···我妈···我妈准备了早餐。”


“是吗?太谢谢阿姨了,你等下要去学校了吧,你先自己吃吧。”王俊凯用伤得不太重的那边手臂扶住床头柜打算站起来,王源怕他摔倒赶忙上前去扶住他,他笑着用头轻轻碰了碰王源的头,“自打你十五岁过完生日以后,我好像很久都没到你家来过啦,哈哈,好怀念啊。”这样正常的口吻确实是王俊凯,除了友情以外没有多出一丁点的杂质,王源沉默着不说话,恶作剧解除后的自由感他一点也没有体会到。


等王俊凯的父亲来他家接走王俊凯之后,王源有一种感觉,王俊凯好像要走出他的生活了。其实十五岁那次单方面的断联后,他还没有好好找过一个机会和王俊凯说抱歉,他们还没有真正的和好。王俊凯是不是忘记了他下雨天借给他的雨伞,是不是忘记了昨夜绚丽灿烂的流星雨,然后还会忘记他们再一次相遇的路口,他抱起他轻声温柔道:“乖,别动。”


王源的生活恢复到了平静,一切都像是王俊凯没有参与过的样子,王俊凯没有再来他的学校等过他,也不会主动给他发信息打电话说一些自以为搞笑其实并不怎么有趣的事情。王源身边依然围绕着各式各样的女生,但这些女生手指上的红线却都不是连着自己,王源不会再随便开口说喜欢了,他刻意与异性拉开距离的举动被同学朋友们笑称为‘改邪归正’,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已经断掉爱情红线,所以爱不来了。


好几次回家路上故意多走绕路去王俊凯的学校外,看见王俊凯和几个男孩子勾肩搭背手上提着篮球笑得很开心,还有时候看见王俊凯抱着天文社的宇宙海报半侧下头与旁边是女生的组员交谈甚欢。王俊凯有那么多朋友,每天过得都无比充实,并无因为没有他而不开心,王源感到了自己活该,这些笑容本来应该是属于自己。


在剪断红线的一个月之后,王源终于打起了精神不再去想王俊凯的事,结果偏偏神明大人好像又跟他开起了玩笑。晚上和爸妈逛超市的时候居然碰上了正在陪表姐买东西的王俊凯,爸妈对王俊凯都很热情,王源也只能硬着头皮和王俊凯打招呼,王俊凯看见他们还挺开心的,笑着挥手说好巧呀,王源震惊地注意到王俊凯左手的小拇指上居然重新长出了一段红线,他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揉揉眼又仔细盯着王俊凯的手看了看,王俊凯见他表情有些奇怪,走近了些低头凑过去问他,“王源?怎么了?” 


王俊凯手指上重新长出的红线就在王源的眼皮底下,为什么,不是都剪断了吗,王源看了看自己空空的左手,心里突然一阵刺痛。


原来王俊凯真的有其他命定的人存在啊,这好像也从侧面证明了他与王俊凯的红线情缘真的是一场玩笑一个恶作剧。


还想强装豁达,辛亏早早剪断,要是深陷进去,王俊凯遇到命定的人后,他该怎么办。


王源只想马上离开这个地方,不顾爸妈的目光,转身便跑,深怕被叫住所以跑得特别快像逃一样跑慢一步都跑不掉。


“我怎么办····没有你我怎么办。”


他不知道跑了多久,只是腿脚都跑到酸软才停下,王俊凯好像并没有追过来,他笑话自己异想天开的能力是越来越牛了,王俊凯怎么可能追过来,他想他还是去找那个给他剪刀的医生问一问吧,再这样下去他可能会疯掉。


等在医院的大厅里坐了快一个小时,路过的护士问他是不是来看病,他回答只是来找人,护士看他年纪小有些不放心就帮他去前台找了找那位医生的电话,还是医生本人下楼来到他面前,把他带到了医院外的咖啡店。医生大概能猜到他的来意,明明就是个小鬼,到底是在装什么坚强啊。手里面捧着温热的咖啡,王源嘴唇颤抖的道明了来意,“我已经剪断了···”


“我知道。”醫生往里衣的口袋里翻了翻然后將手伸到他面前打开手心,那是一团断裂的红线,“这不是你所希望剪断的吗?”


“可是剪完后,我却一点也不痛快。明明应该没有感情,为什么却一直想起来,这是不是所谓的···后遗症。”


“哈哈,你想多了,剪完就是陌生人了,哪还有什么后遗症。”


“可是我···”


“其实你很喜欢他吧。”


王源抬起头,眼泪不受控制般的从眼角滑落,“我···没有····”


医生给他递过去纸巾,“你在不甘心啊,孩子。”


医生说的话句句戳心,他不愿意承认罢了,现在逞强还有什么用呢,仿佛自暴自弃一样,“丢掉吧。红线。您丢掉吧。”


“其实你来找我并没有什么用,你的心会帮你找到答案和方法。”


“都已经剪断了,我都已经剪断了!已经不可以后悔了。”王源举起咖啡杯喝了一口,“对不起,跟您这么说话,实在是很抱歉,我会努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情。”然后从座位上站起要走,“说不定会有意外哦。”医生的一句话定住了王源的脚步,“假如是看不见的普通人,和喜欢的人分开了,会怎么做?”


“···重新再追求一次?”


“你能看见红线的这件事不可以当作逃避的理由哦。”医生说完后叫来了服务员结账,“这杯咖啡我请你了。”王源忽然红了脸,刚刚差点就走掉忘记付钱,真是尴尬得想钻进地缝。


医生把他送到出租车上嘱咐他要好好休息,他点点头,似乎已经想了明白,无论是否可行,他要试一次,那么多的玩笑经验没有一点用,这是他发自真心,唯一一次的专注,不管对方如何回应他,他不想自己以后为了这种事后悔。


他望着自己左手空空的小拇指。“我可被你害惨了。”


回到家打开门果然被爸妈一顿劈头盖脸的臭骂,但他没有想到王俊凯居然也坐在自家的客厅里,王俊凯见开门是他,几乎是冲上来护在他的身前帮他向爸妈求情,那熟悉的背影忽然唤醒了他的许多回忆,小时候考试没考好的时候,还有在外面调皮捣蛋犯了错的时候,每一次,都是这家伙挡在自己的前面。



“我下次肯定会考好哦,这次只是因为没来得及复习。”

“嗯嗯。你那么聪明,没问题的啦。”


“是阿强先推的我,要不然我才不会生气。”

“对,肯定是阿强的错。”


“哎,小凯,我说什么你都信啊。”

“对啊。我当然信你。”



忍不住从他身后揪住他的外套,“干嘛对我这么好···我不好。”


王俊凯转身扶住他的肩膀,“别担心,快回房间吧,让我和叔叔阿姨说。”说罢将他轻轻拉过往卧室的方向推了推。


好像回到了小时候,他都会匆匆逃回房间里,偷偷听着外面乖宝宝认真地和爸妈解释他没有错,他知道自己不对啦,怎么十四岁时第一次长出红线第一次情窦初开却没有看到眼前人,怎么当时没有喜欢王俊凯。


好想回到过去啊,如果再回到十四岁,他一定不开玩笑了,回到十五岁,一定不炫耀了,好想把十五岁负气单方面不理王俊凯的自己打醒,笨蛋,你又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女生,干嘛和王俊凯发火啊。


明天还能再见吗?


明天见好吗?


没想清楚手已经比大脑快将短信发了出去,他都不记得自己到底是哪一天竟然把王俊凯的号码设置成了快捷键。


【明天见。】


【嗯!明天见!😝】


王俊凯回短信回得很快,王源望着他发的明天见三个字,又想起了他们红线还连在一起的时候,现在好像比那个时候更加期待却又隐隐害怕‘明天见’的到来。


洒脱一些吧,最后一次了,虽然是这样想的,但第二天阴沉的天气却在王源心里泛起不安的涟漪。傍晚到校门口的时候并没有看见王俊凯,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想打电话犹豫了一二还是把手机又重新放回口袋里,干脆朝着王俊凯学校的方向走过去,王俊凯因为老师拖堂所以放学时间迟了,等他匆匆忙忙跑出学校就发现王源居然已经等在了外面。


“王源!”王俊凯走上前亲昵地搂住王源的肩膀,王源有些不太自然地往旁边站了站,“干嘛?不习惯了?”王俊凯笑嘻嘻地抬手揉了揉王源的头发,他这样习惯才奇怪,“我们和好吧,王源。”此时放学的学生已经很少,小路上都没有什么人,王源边走边在心里给自己打了打气,现在的环境正好,他也不想太多人看到他这样丢脸的一面。


“王俊凯。”


“嗯?”


“你记不记得我能看见红线的事?”


“当然。”


“那你想知道你的红线长出来了吗?”


“诶?你看见了?”王俊凯的表情有些好奇。


“嗯。”王源伸手拉住王俊凯的左手指着他小拇指上那一小段红线说,“在这里,它还不是很长。”


“真的吗?”王俊凯收紧了手将王源的手窝在手心,“其实···我也是最近才有了一种感觉,我好像有喜欢的人了。”


“···”王源轻轻叹气,“那是你的命定之人,你一定不久之后就会遇见她。”


“那我的命定之人也会喜欢我吗?”


“当然会。”


“太好了!”王俊凯高兴得抱住王源,“太好了!源儿,我会等的!”


“嗯。她不会让你等太久的。”


喂,王俊凯,你知道吗,你笑起来特别好看,像是全世界最温暖的阳光一样,能被你喜欢一定是一件特别幸福的事,你曾经因为红线的恶作剧而喜欢过我,说明其实我还挺幸运的对吧。


昏暗的天空飘来团团乌云,稀稀疏疏的雨滴落在了王源的脸颊,他不太清楚那是真的雨滴还是自己的眼泪,眼睛和鼻头都酸酸的,真是的,雨最好下大一点,别让王俊凯发现他哭的事情。没过一会儿雨便越来越大,天地间似是挂着宽大的珠帘,四处都是朦朦胧胧的一片,那些雨水在地面汇合成一条条小溪,淹没过他们刚刚走来的脚印。王俊凯反手握住王源的手腕在大雨里找寻可以避雨的地方,两旁的屋檐下尽是杂货堆,无处可藏。王俊凯像是想起什么脱下了书包在里面翻找,王源看到他的书都被淋湿了,只见他找了一会儿终于找出了把折伞,“差点忘了,我今天带了伞。”王源捂住嘴,王俊凯找出的伞,正是之前自己在家门口借他的那一把。


“好奇怪啊,我以前好像没有买过这把伞呢。”王俊凯撑开了雨伞帮王源挡住了倾盆大雨,他将伞面倾斜向王源,自己的半个身子淋得透湿,“明明忘了···”王源的声音堵在喉咙里。


“什么?”


你已经忘了啊,连这把伞也没有了意义,它只是一把雨伞了。


“没事,别送我了,我跑回去,没多少路。”


“王源?你说今天见面,是不是有话要对我说?”


“没有。”王源握紧了拳头,“我就是···感谢你昨天帮我解围。”


“真的吗?”王俊凯用淋湿的左手帮王源理了理湿掉的刘海,“你不开心。”


“没有。”


“源儿,你不开心。”王俊凯左手小拇指上的红线轻轻蹭在王源的眉梢,王源咬住下唇,眼圈发红,你快走吧,我忍不下去,不想在你面前哭。“源儿,为什么不开心呢?”


因为我喜欢你。


温柔的指尖揉擦过眼角,“源儿,一点也不丢脸哦,如果想哭的话,不管是什么原因都可以哭哦。”身体也会保存记忆,他指尖的温度一靠近,眼里的不舍得全部都簌簌落下。


如果是小时候,王俊凯应该也会这样哄他开心,那段红线情缘也让王俊凯流了不少眼泪,“我后悔了···小凯···”他张开双臂踮起脚紧紧抱住了王俊凯的脖子,王俊凯握着雨伞的身子僵在了雨中,“喜欢你。”王源将脸颊凑近,嘴唇探寻着熟悉的气息,终于深深吻下去,王俊凯惊讶地睁大眼睛,左手小拇指上的红线发出淡淡微光像是有了生命般迅速地生长,很快便延长至地面的红线一圈一圈缠绕住王源的小腿和手臂,最后穿过王源纤细的手腕在他左手的小拇指打上死结。


能看见红线的少年,可以给人牵线的少年,头一次为自己牵上了红线。


一个吻结束,指尖灼热的触感才迟迟而来,王源不可置信地抬起手,本来空空的手上居然再一次长出了红线。想不通,明明已经剪断的红线现在为什么又有了。可王俊凯没有给他更多思考的时间,“源儿你说的好准啊!”


“什么···?”


“我真的长出了红线诶!”


“···”


“而且我才刚开始等,他就已经来了。”连同之前那段情缘的回忆也随着相连的红线一并重新涌进了王俊凯的脑袋,他竟控制不住眼泪一直掉,“诶?好奇怪啊,眼泪···自己就掉下来了。”可是越伸手去擦,眼泪就掉得越多,所以他只能把王源重新禁锢在了怀里,“我的命定之人刚才说了喜欢我对吗?”


王源愣住了几秒最终轻轻点了点头。


他好像明白了,医生告诉过他,你的心会帮你找到答案和方法。是真的,就算没有了红线,他发觉他还是一样喜欢王俊凯,甚至比有红线的时候更加喜欢,同样的王俊凯虽然在他剪断了红线后有忘掉那段恶作剧般的红线情缘,但负伤醒来时躺在他的房间却又一次对他萌生了好感。如同十五岁分开许久再见面,王俊凯心许的命定之人只有他,红线也再度长出。幸好他勇敢回应了,相恋的红线才无误地帮王俊凯找到了另一端的他。


“就知道一定是你,因为小时候你便告诉过我可以在一起一辈子的人会被红线连起来,我想来想去,如果真的有红线,那也只有你能与我连上。”


王源抬起头看着王俊凯,王俊凯的表情此时写满了欣喜,“十五岁生日的时候···我太坏了···根本不是你的错。”


“嗯?说起那一次,你为什么告白到一半就跑了?”


“你希望我告白成功吗?”


“当然不可以。”说完王俊凯便红了脸,他不小心说出了他的小秘密,可是王源觉得这样的王俊凯才可爱,没想到他躲树后吃醋呢。


雨渐渐的小了,他们已经在路上耽误了太多时间,“你那时到底为什么会跑掉啊。”


“你想知道?”


“嗯。”


“你亲我一下我就告诉你。”王源闭上了眼睛,王俊凯怎么会拒绝他的邀请呢,其实刚刚王俊凯就想再亲他一口。两片嘴唇被温柔地触碰,带着爱意,带着青涩,还有来之不易的奇迹,王源对王俊凯撒了一个小谎,可能也不是谎言,说不定是当时的自己还没有发觉。


“因为我吃醋,不想她抢我喜欢的人。”


王俊凯用左手捂住脸,王源这番话的冲击,他大概要冷静很久很久。


pic:勿忘


评论(40)
热度(1772)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