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紅色線(上)

分上下完結,溫柔攻X彆扭受





  “我喜欢你。”


  “呃···”


  “可以和我交往吗?”


  “对不起···我···”


  王源歪着头无奈一笑,果然还是不行啊,他看见孟筱用手指紧紧攥着校服外套的衣角,她左手小拇指上的红线顺着地面落下,到底是什么诅咒啊,王源低头看了看自己小拇指上的红线,同样的落在地上却并没有和孟筱的红线相连,活了十六岁,始终却没有见到自己红线另一头的家伙。


  如果说是超能力也可以,王源从小就能看见人与人之间的红线,传闻中红线这种东西一旦相连,那么系在两头的人便是能够共度一生的爱人,听起来很幸福,但现实往往比较残忍,王源看到许多亲密似情侣的人却并未红线相连,这也导致了王源对于恋爱的态度比较被动,每次觉得谁还不错,只要亲近去看,便能发现别人的红线根本没有连上自己。


  这一回和孟筱告白,他其实已经准备了至少一个月的时间,孟筱平凡又美好,在班上不算出众,但是长相清秀性格温柔倒是被许多同学信赖,刚刚认识孟筱的时候,孟筱左手小拇指上的红线才长出一段,王源觉得自己与她做同学相处非常舒服,也有不少共同的话题,说不定孟筱之后长出的红线能与自己连上。可到了告白的日子,眼见孟筱的红线已经长到落地,两个人的红线碰触在一起却依旧没能相连,还要试着告白,只是因为王源不愿相信区区的红线要把他的命运也掌控,结果是早已预料到的,只不过意外的事情也在此刻发生了。


  他的红线在地面突然延长拐过了街角竟像被拴住一样绷得笔直,不敢置信,那根系在手指上的线几乎将他拉得往旁边踉跄了几步。


  “你还好吗?”孟筱望着动作有些不太自然的他问道。


  他伸手拽住空气中的那根红线努力装作镇定,“我没···”事字还未说出就被线另一端的人用力拉倒,孟筱见状赶忙蹲下身想扶他起来,然而他却不自觉转过头去看那位始作俑者,怎么会有这样在路上边走路边看书的书呆子,王源心中轻蔑道,更让他不快的是自己红线的另一头居然真的系在这书呆子左手的小拇指上。


  “可恶,怎么会是这家伙。”


  被他当成书呆子的对象似乎注意到这一边,将书放回包里有些着急地跑过来,不说一句话弯下腰就把还坐在地上的他抱了起来,孟筱也是第一次见到这家伙,他注意到孟筱的红线轻轻绕上了这家伙的手臂心里有些莫名的烦躁,胡乱挣扎了两下,这家伙却收紧了怀抱低下头语气温柔地说道,“乖,别动。”然后他看见孟筱绕在这家伙手臂上的红线渐渐消散了。


  都是红线在作祟,肯定是哪位神明大人看他不爽所以才会将他红线的另一头绑在这家伙的小拇指上,偷偷瞄到对方的眼神,王源断定面前的人一定爱上了自己。


  偏偏是这家伙,熟悉到不行,太熟悉了两个人,之前还有段隔阂,王源几乎单方面与这家伙绝交,假设长出红线才算是情窦初开,那么王源情窦初开的年纪就是十四岁。十四岁之前他的人生几乎被这家伙填满,一起上学放学,致力于考同一所初中同一所高中还有大学,幼稚到可怕,每天每天都要叫这家伙小凯。但是十四岁以后,他所结识到的美丽少女并不在少数,像所有青春期的少年少女们一样,异性青春洋溢的脸庞和充满活力的身体都是大家热衷于冒险的理由,像是喜欢明星名人一样,他也会每个月每一周甚至每一天都更换不同的人来喜欢,可以把告白像开玩笑一样说出,根本搞不懂这些喜欢和红线所指的喜欢有何不同。


  即使是这一次,已经准备了那么久的告白,孟筱拒绝了之后,他也没有觉得伤心难过天昏地暗。


  自己盲目选择的人都是错的,那红线指给他的又是正确的吗?他十万个不满意,同样性别同样身体构造的少年,硬邦邦的脸部线条和薄薄的肌肉,没有哪点能吸引到自己,除了多年不变的清爽笑容,好像看着还不那么讨厌。红线把这家伙也蛊惑了,所以才会让这家伙这么喜欢自己。


  “现在可以放我下来了吗?王俊凯。”


  少年听到涨红脸蛋,手上抱着王源的动作僵住,好像从他刚认识王源开始,只要王源叫他的大名准就没有好事,说实在的,这样亲密的接触已经是好多年前的事了,现在再这样抱着王源,他的心情也确实和从前不太一样。


  小学时他们还曾同班过,王源是他的同桌,除了觉得王源性格有些调皮捣蛋之外,王俊凯还是很喜欢和王源玩在一起的。王源经常会跟他说,他可以看到两个人之间的红线,那时候王俊凯问过他,“你能看见我的红线吗?”王源摇摇头,“大概是我们的年纪还小,所以你的小拇指上什么都还没有。”


  后来小学毕业两个人考进不同的初中念书偶尔还会约着一起打球,王俊凯记得当时十四岁的王源笑着跟他炫耀过,“我的红线已经长出来了,告诉你哦,我的命定之人一定是一个大美人,从现在开始我就要去找她了。”王俊凯伸出自己的左手问,“那我的呢?”王源笑话他说,“你身体发育得倒是不错,情感嘛,应该还停在小学阶段。”那年十四岁的王俊凯,手指上空空如也。


  他们的关系是怎么变得冷淡,这还要从王源第一次在学校收到女生的情书来说。话说当时王源还有几天就要到十五岁的生日,可能女生都比男生早熟些,大部分同龄女生的手指上都绑着红线,这位给他写情书的女生也不例外,由于女生的长相在全校也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漂亮,王源当然是有些得意洋洋,就想在生日的时候趁机炫耀一番,还找来王俊凯帮忙。他和王俊凯一起选了蛋糕选了玩偶,告白的时候王俊凯就躲在操场的树后偷偷看,王源红着脸蛋伸出手去,“做我女朋···”女生捂住嘴巴有些惊讶,王源的脸瞬间冷下来,那女生捂住嘴巴的手指上有一根红线猛地飞出紧紧绕在不远处的大树上,在那树后面站着王俊凯,但王俊凯的手指上却没有长出红线与女生的红线相连。


  为这个生气不是太傻了吗?


  可王源却几乎是报复性地对女生说了一句话,“他不可能喜欢你。”


  女生听后下意识抬手朝着王源扇过去却被冲上来的王俊凯握住了手腕,王源勾起唇角笑了笑,自此之后他的告白就像是玩笑般,别人都是一笑带过,直到遇见孟筱,他再一次起了认真去告白的念头,竟然还是被同一个人截胡,而且这个人还连上了自己的红线,真是讽刺啊。


  我怎么能够被红线控制呢?


  王俊凯将他放在了地面上,他几乎是逃一般地跑走,还在原地的孟筱也被他忘得一干二净。


  不管他是不是愿意被红线控制,反正王俊凯是被他所认定的红线控制了,不知王俊凯从哪里弄到了他的号码,仅过了一天,王俊凯居然开始主动联系他,还到他的高中校门口等他。


  “源儿。”


  这种缩短距离的速度实在太快,王源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但如果不表现出反感的话万一甩不掉王俊凯不就更糟糕了吗,“我有跟你那么熟吗?”


  王俊凯抓了抓后脑勺有些尴尬,“···是不是我让你感觉到了不舒服?”露出的表情好像真的是犯了什么大错一般小心翼翼,王源居然有些良心不安,“也不是不舒服。”王俊凯听后立刻满目笑意,王源觉得这家伙和小时候简直一模一样,总是特别容易开心,唯一不同的是,这个笑容肯定是因为红线。


  可怕的事情还是发生了,也不知道是王俊凯真的人缘太好,还是自己平时表现得过于不正常,总之身边的朋友都发现了自己的奇怪,特别是王俊凯对自己表现得亲密时,只要他拒绝,朋友们都会笑他说干嘛那么见外嘛,难道是因为排斥帅哥吗?搞到后来就像是他自己性格很差一样。王源不喜欢这个样子,也不喜欢王俊凯像是被红线操纵着来喜欢自己。他想找个机会和王俊凯摊牌说清,一天放学的傍晚忽然下了很大的雨,他举着伞出校门时看见王俊凯正站在雨里等他都不知道躲避,“你够了吧。”他真的在生气,虽然这也并不是什么摊牌的最好时机,但他还是说了出来,王俊凯给的答案却有些意外,“源儿按照自己的选择就好,其实我也挺没用的,总是按照家人的规划一步一步,包括考什么学校,学什么特长,我从小就特别羡慕源儿呢,那么自由自在,所以源儿选自己想选择的就好。”


  这个乖宝宝根本还不明白以后他们会面对什么吧,就算是现在被淋成落汤鸡回家也一定会被骂,王源叹了一口气将手里的伞塞给王俊凯,另一只手拽着他的手腕奔跑起来,“啧。”还是把他带回了家里擦干身体,王俊凯换上他的T恤绷在身上显得有些滑稽,“我有好久没有来过。”王源房间的摆设还是和过去一模一样,“当初如果和你上同一个学校就好了。”


  爸妈还没下班,家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望着坐在自己床上正在感慨的王俊凯,王源也不知是哪根经搭错还是也被红线迷了眼,手伸过去轻轻抚上了王俊凯的侧脸,王俊凯的眼里闪过一丝惊讶,“那一天我看见你觉得很奇怪,等走到你面前脑子里面就全是很多年前我们在一起玩的事,你老是笑话我的手指上连红线也没有,你现在还能看到吗?我的红线有长出来吗?”王源想告诉他,长出来了,不但长出来,还和我的红线连上了,王俊凯似乎在想什么心事,“你呢,从十四岁找到现在,你找到自己的命定之人了吧。”


  王源不回答,害怕王俊凯说喜欢他,只要王俊凯还没说喜欢,红线又能拿他怎么样,拜托你最好不要说,但王俊凯望向他的眼神满满都是爱意,“王源,你有没有喜欢过别人?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你能看见我的红线是否连着他在吗?”


  口是心非的王源扭头说,“你的红线只不过落在了地上,谁知道以后会连上谁。”他将这句话说完再去看王俊凯,发现王俊凯的表情有明显变化,“是这样啊。”王俊凯低下头似乎难过了几秒钟还是扬起脸满是笑容,王源已经搞不懂这家伙到底在想什么了,“你笑什么啊。”王源将怀里的抱枕朝着王俊凯扔了过去,然后默默收拾起地上王俊凯刚刚换下的脏衣服扔去洗衣机,王俊凯急忙跟过去,王源用眼神示意他应该走了,王俊凯抓了抓后脑勺,“嗯···明天,明天可以来你家拿衣服吗?”王源的指尖还按在洗衣机的按钮上,他注意到王俊凯小拇指上的红线一圈圈绕在自己的小腿上似乎是迷恋舍不得离去,不由地打了个冷战,真肉麻,不想答应又怕被当成坏人,只有不耐烦地点点头。


  王俊凯笑嘻嘻地提着自己的书包出门去,真糟糕,王源突然想起了什么快步跑到玄关拿了把伞打开防盗门,“王俊凯!”


  王俊凯才刚走到楼梯口,听见王源叫他的名字又走了回来,“嗯?”


  “你···你忘了拿伞。”


  “噢噢。”王俊凯有些不好意思摸了摸自己的鼻尖,“那个···”


  王源心里想不是吧,你别说啊。


  王俊凯深呼吸了一口气,抬手揉了揉王源的头发,“明天见。”王源不知道王俊凯刚刚欲言又止的话到底是什么,也许是告白,也许是自己自作多情了,望着王俊凯走远的背影,红色的线被牵着拉长了好远好远,他竟然生出了一种奇怪的情绪,王俊凯刚刚说了明天见,从来没有觉得明天见这三个字会这样令人期待。


  第二天的傍晚王俊凯如约而至,跟在王源的身后半米的地方走着,王源转身叉着腰问他,“干嘛这样走?”王俊凯眨眨眼睛小心翼翼往前迈了两步站到王源旁边,“怕你不喜欢。”王源被他说得突然脸一红,确实王俊凯站在他旁边一起走他是有些尴尬了,硬着头皮两个人并肩而行,王俊凯像是故意找了个话题缓解尴尬,“我在学校加入了一个天文社团。” 王源点点头,“哦?” 王俊凯掏出手机打开相册找出一张宇宙的海报图指着上面的星球连线兴奋地给王源介绍起来,“对了,差点忘记,我们社团组长说下周可能会下流星雨,我那时候带你一起去山上看吧。”王俊凯面色微红,“我这样你不会觉得烦吧?” 王源觉得他这样的问法就有问题,那自己还能怎么回答呢,要说是啊,简直都烦死了,这样像话吗?


  该死的红线,玩笑开够了就放过他们不行吗?


  看什么流星雨啊,这种事你跟我都应该留着和喜欢的女生一起做才对,说到女生,王源差点忘记孟筱,本来之后回去班级还想和孟筱解释,可孟筱已经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既然孟筱给了他台阶下,他再提起就是自己不识趣了。正沉浸在心事里,王俊凯居然好死不死又问了他一次,“和我去好不好?源儿。”


  “你能不能别这么叫我。”


  “···对不起。”


  “···我不是那个意思,我···”我并不是无理取闹的家伙,你只是被红线蒙蔽了双眼而已,你一定会后悔的。


  “没关系,是我没经过你的允许,因为小时候叫习惯了,不知道你不喜欢。”王俊凯半弯下腰是讨好的温柔口气。


  他越是这样,王源越是不开心,只有一路沉默着快步回到家里,王源去阳台帮王俊凯收了衣服,他想起晚上妈妈还问过他怎么小凯的衣服会在,他真是傻子啊,连王俊凯校服上的名牌都忘记拆,妈妈还怪他脾气差,还是小凯人好才原谅你呢,以后多叫他过来家里玩。哪里好,不就是个滥好人的家伙吗?将收的衣服塞进王俊凯的怀里,“叠好就走吧。”他头也不回的进了自己房间,直到听见外面大门重新关上的声音才出房间。


  散落了一地的红线似乎在暗示另一端的人并未走远,王源蹲下身子从地上拾起了红线,“你是笨蛋吗?”


  按照王源的想法来,难道世界上所有的一见钟情都是红线在作祟吗?当然不可能。连红线并未相连的人也能相爱结婚,他清楚自己在害怕什么,怎么可能是真的讨厌王俊凯这个人,他只是担心王俊凯的爱慕根本是假的,到最后他一个人收不了场。经历过好几次玩笑般的告白,有些女孩就会笑着糗他,“喂喂,你上周是不是和某某也说了一样的话。”他总是嬉笑回答,“哎呀被你发现了。” 有些女孩则是对他的告白质问,“你确定吗?开这种玩笑一点也不好笑。” 他反问,“我很像开玩笑?” “很像。”怎么会像在开玩笑呢,王源想起十四岁的自己那么认真跟王俊凯说他要去寻找自己命定的人,大概只有王俊凯觉得他是那么专注的在寻找,因为专注的自己,才讨人喜欢。


  “我觉得源儿不是那种轻易就说喜欢的人。”十五岁的王俊凯是这样认为,所以在他十五岁生日准备向某个女生告白前,王俊凯反复问他,“你真的喜欢她吗?确定是你的命定之人吗?”他当时还毫不在意,“当然喜欢。”凭什么王俊凯觉得他不认真,凭什么那女生明明写了情书给他,告白时只因王俊凯在连红线涌向的方位都发生改变。可是王俊凯帮他挡下了女生的巴掌,他要是和王俊凯生气就会显得自己不知好歹,所以只能一个人生闷气心里不爽,‘跟你有什么关系!你干嘛要管我,你以为你是谁啊。’还在事后很小心眼的单方面和王俊凯断了联系,那王俊凯又有什么错。


  “你是笨蛋吗?”王源拉住红线顺着红线指向另一头的地方慢慢走过去,打开门,下楼,对面不远处的花圃边上坐着一个笨蛋,见到他的身影有些惊讶,“王源?”


  十五岁生日的告白只是因为不想被王俊凯戳穿他一直没有找到自己命定的人,这样很逊。王俊凯说的确实没有错,他不是那么轻易就会说喜欢的人,轻易说的喜欢,都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喜欢。


  “你在这里干什么?”


  “啊我···那你···”


  “我妈让我去小卖部买瓶酱油。”王源双手插袋给自己找了个借口,他其实就是想看看王俊凯到底坐在了哪里,“快回去吧。”


  “你别因为我不开心啊。”王俊凯搓了搓手。


  “你想太多了,我开心的很。回去吧。”


  “那明天···”


  “明天见。”王源不给王俊凯反应的时间赶紧跑开,他知道王俊凯一定在笑,忍不住也上扬起嘴角,红线的力量真是太强大了,他还是不死心,王源你可得撑住啊。


  红线将两个人紧紧相连,生活的节奏也打乱了,同样被朋友发现变化的还有王俊凯,本来之前都是朋友哥们几个一起打球或者参加了社团活动后才会回家,这些日子王俊凯只要刚放学就要往其他学校跑,他们都感觉王俊凯恋爱了,结果问王俊凯,王俊凯只承认一半,朋友哥们就猜他应该是没告白成功。


  “哪个学校的啊,有那么难追吗?”


  “可能是我以前就认识,所以···”


  “喜欢就勇敢一点啊,你条件又不差。”


  “···怕他不开心。”


  朋友哥们全部都服了王俊凯,虽说王俊凯平时是挺乖宝宝的,但打球还有管理班级的时候也挺凶,怎么就追一个人还这么胆小。不过王俊凯他自己有自己的想法,朋友们也不会过多干涉,只是劝他早点说,别等别人被追了,说也来不及。王俊凯给自己定了一个时限,等下流星雨的那天叫上王源一起去看然后在那里对王源告白。


  可是人算总不如天算,好不容易到了预测下流星雨的那天,王俊凯放学去找王源,王源在校门口就拒绝了他邀请,“我明天要考试,今晚得复习。”王俊凯有些失落,看来王源并不想给他这个机会。


  跟着社团里的成员骑车到了山头,王俊凯躺在草地上盯着夜空,耳畔响起了社团组长的倒计时读秒,流星雨再好看也没用了,真的,就这样喜欢下去,王源会喜欢自己吗?王俊凯不确定,他本来喜欢王源就喜欢得很意外,小时候从未对王源有过其他的感情,为什么在重新遇见时会涌出那么多的情绪,不舍,心疼,还有不甘心,太理所当然的觉得一辈子都会和王源做朋友,不管王源做什么事他都无条件相信和支持,直到王源单方面与他切断了联系,他依旧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惹王源生气。如果说喜欢莫名其妙,就当莫名其妙吧,假如做朋友意味着王源还可以随时再走出他的生活,那么不如换一种相处的方式换一种关系绑住王源也可以。


  组长数到了零,远处的天空有闪光直线坠落,那些细密的光线连成了排如同暴雨一般砸向陆地,他还是不甘心,拿起手机想给王源发去信息,可刚拿起手机就有电话打了过来,他看不见自己手指上那根所谓的红线,却似乎可以感觉左手的小拇指在隐隐发烫,他接起电话,对面是王源有些兴奋的声音,“原来是真的啊,真的有流星雨!”像是小孩子一样的口吻和过去几乎没有差别。


  


  过去。


  “小凯,我可以看见人和人之间的红线哦!”


  “什么是红线?”


  “可以在一起一辈子的人就会被红线连起来!”


  “真的吗?那你能看到我的红线吗?”


    “大概是我们的年纪还小,所以你的小拇指上什么都还没有。”


  王俊凯想到那时自己差点失落到哭泣,怪自己还没长出红线和王源连在一起,一辈子在一起的人啊,和王源一辈子的人难道不是自己吗?


  即使不是爱情,他也有不为人知自私的一面,十四岁的王源说自己已经长出了红线,十五岁的王源要在生日和所谓命定的人告白,他无法真心为王源祝福。


  “你真的喜欢她吗?” 你不要喜欢她。


  “她真的就是你命定的人吗?” 她最好不是。


  “我觉得源儿不是那种轻易就说喜欢的人。” 不要随便就说喜欢可以吗。


  那一种情绪只是不想王源的世界里有人来代替他。


  


  王俊凯握住手机心在狂跳,“王源等着我,我马上来接你。”没等对方回话,王俊凯就骑着车往山下冲去,他说了要带王源看流星雨,就一定要两个人看才有意义。


  王源从来没感觉过王俊凯任性,这也是王俊凯第一次没等他回话就挂掉电话,他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了,放下书就换了衣服,妈妈在客厅问他怎么了,他说小凯找我有事情,他已经好久好久没有叫过这个昵称。在楼下等了几分钟便看见王俊凯从远处骑车过来,因为速度太快头发都被风给吹得乱七八糟,王源忍着笑,举起手稍稍为王俊凯理了理额前的发,“快点,源儿。”王俊凯在催促他,此时城市的高楼外正都被这场壮丽的流星雨包围,他们像是骑行在流光溢彩的异度空间里。


  上山的路因为王源坐在后面,王俊凯骑得有些不稳,龙头没握紧,身子一歪两个人便摔了下去,顺着山上的陡坡往下滚了十几米,王源吓了一跳,身子被王俊凯抱住护着倒没受什么伤,只是两个人停下的时候,王俊凯正好伏在他的上方连嘴唇也不小心撞上。“嘶···”王俊凯睁开眼似乎痛得出声,可一看到身下正被自己吻住的王源,突然两个人都不约而同地涨红了脸,连身体的疼痛都顾不上,王俊凯的身体僵硬住一动不动,“还没吻够吗?”王源盯住王俊凯的眼睛,王俊凯赶紧支起手臂,却又痛得趴下去胸口撞上王源的,王源好不容易才抽出手,他看见王俊凯穿的衬衫外套都摔破了,里面隐隐约约好像还在流血,但是山上太暗,借着流星雨的光亮也看不清,忽然噗嗤一声笑出来,和这个家伙在一起真是一点都不浪漫,自己的初吻居然会这么丢掉。


  不过笑归笑,王俊凯现在发白的嘴唇可不是假的,王源用手轻轻推了推他,“小凯,你受伤了。” “对不起。”王俊凯脑子有些发晕,大概刚刚不小心吻到王源一定惹他生气了,“小凯!”真是的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说什么对不起,王源赶紧使出最大的力气努力坐起来,王俊凯却一直保持着抱他的姿势,“源儿···对不起。”王源确定王俊凯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他掏出手机打给了急救中心,“你清醒点啊,王俊凯,别睡啊,王俊凯。”王源低头看见他们的红线此刻紧紧缠绕着两个人的手臂,如果对一个人有感情,红线是会有反应的,此刻他们的红线都做出了相同的反应,原来他是真的在为这家伙担心啊。


  被红线控制着喜欢我这样的人,值得吗?


  不知道是那天的流星雨听见了他的话,还是开红线玩笑的神明大人终于玩腻,这一段恶作剧般的恋情似乎开始有了转机。在送王俊凯去医院的时候,王源与王俊凯之间的那根红线被一位医生拣起,他望着王源面露怀疑,但还是救人在先,把王俊凯推进了急救室里面。王源震惊地坐在急救室外久久不能平静,怎么会有人能拣起他与王俊凯的红线,怎么世界上除了他以外还有其他人能看见红线这种东西。


  还好王俊凯并没有伤得太重,医生在急救室内为他简单处理了伤口包扎后就把他转到了普通的病房休息,王源坐在旁边陪了一会儿,直到王俊凯睡着,他才走出病房透了透气。在走廊上正好遇见了刚才的那位医生,那位医生似乎早就料到王源要找他,把他带到自己的办公室给他拿了把椅子坐下。


  医生问他有没有通知王俊凯的家人,王源说王俊凯怕父母担心所以先没提,说他好点儿了就带他先回自己家,医生笑了笑说我知道你们的关系,王源咬了咬下唇,他确实不明白为什么别人也能看到红线,医生和他解释说他们家族的人几乎都有这种能力,只不过他们无法为人牵线,只能帮人断线。王源不太懂他的意思,但医生却推测说,也许王源是那种专门替人牵红线的人。


  “如果我是为人牵线,为什么我却不能将自己的红线和喜欢的女生牵在一起。”


  医生听了他的话有些不解,“不应该啊,如果是你真的喜欢的人,怎么会牵不上,难道刚刚那个男孩,你不喜欢吗?”


  王源呆住,真正喜欢,难道不是红线故意在开他的玩笑吗,他怎么可能真正喜欢的是王俊凯。


  “如果我不喜欢他,有没有什么办法可以不让红线再把我们连在一起。”


  “那就只有剪断红线了。自古以来也有许多人是相爱但不得不分开,比如国家存亡,背负使命等等,但是本身剪断红线这种事就是违背天命,一旦剪掉,说不定一辈子再也遇不到命定之人了。你确定你一点都不喜欢这个男孩吗?”


  “您可以剪断红线吗?”


  “我不可以亲手剪断,这种事要自己来做,只不过我有办法教别人。这男孩的红线应该是十五岁的时候才长出,你要想清楚,真的讨厌他吗?不讨厌的话不如就在一起吧,难得红线把你们连起来。”


  “不是讨厌,只是···您看到他这家伙傻里傻气,这次也莫名其妙为了护着我伤到,其实他人挺好的,我就是觉得他被红线控制着喜欢我,不太值得。”


  医生不明白为什么王源一直在强调是红线控制了喜欢,红线才不会控制人的感情,是人的感情才会控制红线才对,但对于别人的感情,他不想过多介入或议论,不管他怎么说,要是面前的少年下了决心要断掉红线,他也没办法。


  “请告诉我方法。”王源握住自己发颤的手指。


  医生从脖子上取下一条项链递到王源的手上,项链上的挂坠是一枚小小的剪刀,“你决定好的时候,就当着他的面说你不喜欢他,然后用剪刀剪断红线,到时候我的剪刀会告诉我让我来回收你们断掉的线。”


  王源收下项链握在手心弯腰感谢,左手小拇指上的红线像是预感到了什么绷得笔直拉扯着王源回到了王俊凯待的病房里面,王俊凯已经醒了,脸色有些苍白地看着王源微笑,“那个···谢谢你,源儿。”


  王源觉得心脏有些隐隐作痛,应该要结束吗?


  “没事,你和叔叔阿姨说过了吗?”


  “嗯,我说要去你家住两天,他们答应了。”


  “····在摔倒的时候你····”


  “对不起!”王俊凯双手合十道歉,“你生气了吧。我没有想到我···”


  “不是,我是说你的衬衫摔破了,回家我可以帮你···补一下。”


  王俊凯听后立刻满目欣喜,王源看着王俊凯,心想,你为什么要那么高兴啊,此刻手心里的剪刀挂坠戳得自己有些疼痛正好与小拇指上红线的灼热形成了讽刺的对比,到底该怎么做,王源已经不知所措。


下篇點我


评论(43)
热度(1628)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