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梧桐有松〗易燃易爆炸

 cp:邬童X班小松

(无责任脑洞/纯属虚构/如有成真/那谢谢啊)


-------------------------------------------------------- 



     这是故事发生的8年后,邬童回国过二十六岁的生日,这一天他过去的高中同学都聚集到酒店里为他庆祝,不过很可惜少来一个人,邬童坐在沙发上捧着酒杯轻轻抿了一口,有朋友开着他的玩笑问他什么时候解决自己的终身大事,他淡淡盯着酒杯里的香槟,也不做回答,如果是这样的邬童,不说话的时候,那个家伙一定会边喊他的名字边跑着扑上来,诶?有点想那个家伙了。


  邬童忽然笑了出来,他那个时候好傻啊,怎么都不明白呢,他的小救火员,为什么每次都来主动救火,“因为我是你的兄弟啊。”“才怪呢,你是喜欢我吧。”当年邬童说完这句话,小救火员猛地涨红了脸蛋,“你···你不要胡说!”“不喜欢拉倒。”邬童撇过脸去,“·····”那家伙用手指轻轻拽住邬童的棒球服衣角,但最后还是没有开口。


  像那个家伙,他的小救火员,小松,班小松,从来都没有弄懂过十六岁的少年怎么会有那么多烦恼,同样,邬童也不懂为什么班小松每天都能那么开心。


  到底有什么事值得每天开心。


  普通的十六岁少年,譬如他的同学,他的朋友尹柯最多也就是因为学习考试或者棒球队比赛输赢纠结一两天罢了,可他不一样,他还要徘徊在家庭与未来继承事业的纷争上,可能多年养成的性格所致,邬童不太喜欢把外向的情绪表达得慷慨激昂,他更多时候是憋着不满随时要燃烧爆炸。


  但没有人走进来过,没有人试图闯进他十六岁无比坚硬的心脏。


  比起小松,如果说做朋友的话,邬童更愿意和尹柯成为朋友,尹柯从来不会试图越界,不会试探他的情绪也不会抱怨自己的烦恼,只会安静聆听也不插手管他,所以邬童从头到尾都没有承认过班小松是他的朋友,即使班小松一直重复强调我们是兄弟啊,邬童总在心里默默反驳,谁是你兄弟。


  但这些舒服的相处不重要,尹柯也好,其他棒球队的队友也好,对自己心生爱慕的少女也好,浮于表面的关系生出无数丝线连在一起形成了少年时代的岁月,怀念但不纪念。


  只有班小松,未被承认是朋友是兄弟的班小松,以一种生硬不过脑子冲动玩笑的姿态,狠狠撞进了十六岁的心脏,巨大的缺口无人来补,连上火找水的水源都找不到。


  你连你喜欢我,都不知道吗?


  十六岁板着脸面对老师同学,班小松亲切的从背后跳到面前,“嘿,同学,你哪个班的,叫什么名,告诉你,这个高中是我罩的,你新转来的吧,以后得听我松哥的话。”


  十六岁不愿意参加集体活动,班小松连续三天跑到自己的教室来。

“哎哎哎,你这样不合群吧。”

“跟你有关系吗?”

“关系大了,我们球队就缺个你这样的。”

“我说了,我不会再打球。”

“嗯···我请你吃东西吧,我们学校外面的烤肠可好吃了。”

“我不吃。”

“可好吃了。”

“你烦不烦?”

“啊,说得我都饿了,走走走。”勾着自己肩膀的手臂细细瘦瘦,连讲话的时候都会微微抬头,什么啊,就这样还罩学校呢,···不过外面的烤肠确实还挺好吃的。


  十六岁从豪车上下来被同学议论,班小松站在自己身前像是赶苍蝇一般赶走说闲话的人群。“看什么呢看,谁还不是个高富帅呢,要看就看我!”邬童无奈摇摇头,逗笑了自己。


  十六岁去为母亲扫墓,班小松第一次收起嘻嘻哈哈的嘴脸,撑着伞一直站在旁边,从头到尾只说了一句话,“有我在。”那是邬童第一次拥抱班小松,别人看不出什么暧昧,只有邬童自己知道,他将班小松瘦小的身子按在胸口,很紧很紧。


  十六岁抽中女生的角色,尴尬套上女生的裙子,班小松在一旁快笑背过去,下一秒自己也抽中了女生的角色,皱着眉头嘟着嘴领了洛丽塔的裙子,笨手笨脚连裙子后面的拉链都够不到,“邬童,帮我拉一哈。邬童。你过来啊。”邬童慢悠悠晃到他旁边慢吞吞的给他拉上裙子的拉链,笑话他穿了裙子也好不到哪里去,却在他戴上假发转过身的刹那失了神。“傻了吧我的童。”“···咳咳,这说明你很娘。”话刚说到这班小松就正面叉着腰凑了过来,小脸鼓起像金鱼,“你再说一遍?你说谁娘?”他们的距离如此的近,邬童只要再前倾三厘米就可以吻到班小松的刘海,真的是逗弄的心情吗,邬童真的稍稍前倾了两厘米,在把班小松吓到睁大眼睛前大笑着错位离开,脸都涨红了,邬童心里甜丝丝的。


  十六岁的棒球一路打到全国联赛,胜利时相拥在一起的喜悦让平时看似没心没肺的班小松第一次在众人间流下了眼泪,“赢了,赢了邬童,赢了,我们赢了,我们赢了。”这位消防员不合格哦,浇熄火就算了,还把烧着的地方给淹了。在欢庆的人群之中,邬童第二次拥抱了班小松,这名义为胜利的拥抱。


  十六岁清晨的早操如同往日般重复机械动作,转头过来竟然看到班小松笑得得逞的脸蛋,“哎哎哎,听说你们班那个活动···”具体的话邬童一句也记不得,他只是一直在脑子里脑补刚刚班小松是怎么从后面的班级一路绕到了前面还挤开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女同学,害自己挨了人家几个白眼,“邬童,邬童?想什么呢。”由于一直在讲话所以受到了管纪律老师的注意,“腊边腊两个同学不要再交头接耳了,再讲话给我都到前面领操。”邬童还没出过这种糗,立马瞪了班小松一眼,班小松被瞪又嘟起嘴看着好像要撒娇了,这家伙,要不是这么多人做操大庭广众的,他还真想亲一口那张小嘴,让他最好别再讲话。


  十六岁,家族企业的运营出现了问题,父亲建议自己提前进入商场,“我以后想当职业的棒球手。”“你在做梦!”父亲亲自将自己的梦想踩在脚下,“你们那个球队什么都不是,你什么都不是,你以为你是谁,家里这么多人等着看你打球?不要再幼稚了,你已经快十八岁了!”“我有权利决定自己的未来。”“你没有。”邬童被父亲揪住衣领按在了桌子上,“这些东西,公司的组织架构,用人单位的名称,骨干员工,股东利益关系,你只有三天记住。”曾经很想长大,播去电话给尹柯,“我想退出球队。”尹柯嗯了一声,“你有自己的选择,我们都会为你祝福,加油。”还没有开始发火,直到最后一通电话被班小松接起,终于爆炸,“你为什么要让我加入球队,如果不是你让我加入球队,如果我没有如果我···”班小松打断他的话丝毫不让他,“怪我?你是不是搞笑?你他妈再说一遍。”难得爆了粗口,两个人的对话像是一场战争,“如果上次没有失误,会更早打入全国联赛,为什么不好好练习?”“无理取闹的都是废物!”班小松摔了电话,邬童抱着膝盖倚靠墙面坐在地上,他是疯了才会打电话给班小松把队友们都怪一遍,他是疯了,他们可是一个球队啊,是一个整体,比赛都过去了,还在耿耿于怀什么东西,怎么自己会这样想这么自私想,班小松肯定觉得他是个废物了,就是个废物。


  十六岁,被班小松骂作废物,在房间听到外面有人大声喊他的名字,他不敢相信,他打开房间的门像箭一样冲了出去,下楼梯的时候还狠狠摔了一跤,手臂上淤青了好几处,不疼一点都不疼,却在见到班小松,第三次将他整个抱紧在怀里时,心疼到极致。


  “废物。”


  “嗯。”


  “不要放弃啊混蛋。”“别退出啊。”“不要现在就去做无聊的大人啊。”班小松狠狠抱住他的背,“邬童,你才十六岁啊。”那些善解人意的别人与严苛的父亲是把自己当成什么呢?一个无所谓的称谓,还是继承权的救世主。班小松说他十六岁的时候,他竟然有些委屈,“十七岁,十八岁,十九岁,邬童,你长大以后就再也没有十六岁了,十六岁加入我们的棒球队开心吗,和我们一起打比赛开心吗,认识我们开心吗,十六岁我们一起进入全国联赛很厉害啊,这是你的十六岁啊,作为兄弟,如果你想在十六岁任性的话,我一定挺你到底。”


  十六岁因为班小松任性,再次找到父亲严肃探讨了自己的未来发展,“十六岁之后我会服从你的安排。”然后头也不回的重新归队。


  全国大赛的奖杯与奖牌虽然已经放在书柜的隔层里落灰,但记录相片上的棒球队中间,邬童和班小松搭着肩膀笑得阳光灿烂。


  “我好像可以理解你为什么每天都那么开心了。”


  “啊?”


  “因为你傻。”


  “邬童你看你又想找死。”


  “哈哈,哎说真的,辛亏你不是女生。”


  “啊?”


  “你要是的话我肯定早恋被抓。”


  他们的关系好像变了,又好像没变,邬童依旧每天板着个脸永远像不开心,班小松依旧每次都及时赶到来灭火,虽然邬童总说班小松好蠢,有时候不但没熄火反而还助燃搞出了更多的麻烦,但邬童却乐此不疲。


  高考后许多同学都各奔东西去外地上学,大家最后聚在一起时玩了次真心话大冒险,邬童和班小松坐在一块儿,这次游戏还挺刺激,好多女生趁机对邬童表白,还有的抱怨喜欢邬童真是情敌太多,邬童边笑边掷骰子,哪儿来那么多早恋啊,往旁边瞟一眼班小松全程脸色微红,起了坏心要逗弄,还是习惯欺负这个家伙啊,轮到他,“班小松,你说,你干嘛每次我生气,你都特主动要逗我开心呢。”班小松被他这话刺激到站起身子一边摆手一边说邬童自作多情,“因为我···我是你兄弟啊。”


  “才怪呢,你是喜欢我吧。”虽明面上大家都被逗笑在起哄,可邬童想要的答案就在那里,只要班小松说出来,他还有什么好在乎呢,一定把班小松带走。


  兄弟,从十六岁开始骗自己,是兄弟啊,骗到现在,还不说实话。


  他的小救火员,班小松涨红了脸站也不是坐也不是,像被烫到舌头的猫咪,急得要乱窜,“你···你不要胡说!”


  没意思,邬童脸黑了两秒钟,“不喜欢拉倒。”然后撇过脸去不再看班小松,班小松见他情绪大变有些心慌赶紧坐回他旁边想缓解尴尬,但又好像是心里有话欲言又止,所以只是用手指轻轻拽住他的棒球服衣角,邬童在等,在等班小松给一个结果。


  那一年,邬童什么都没等到。所以他服从父亲的安排去了美国念商科,服从父亲的计划未来继承家族的企业,服从这枯燥无味的未来和无止尽的人情世故。他就这样与所有人断绝了关系一个人孤独的成长成为班小松口里无聊的大人,只有在孤独的深夜里,他无数次想回去,想回去十六岁,回去到有班小松的十六岁。


  什么生日,什么同学庆祝,都是借口,无法再忍耐,如果再这样下去,真的太可怜了,他又想到班小松骂他废物,宁可是班小松再来骂他一遍,尽管他现在已经西装笔挺在众人眼中就是商业精英,连被骂都找不到机会,真是太可怜了。


  邬童回来了,他要找那个叫班小松的家伙问得清清楚楚,他要狠狠对他发火无理取闹问他怎么不来找自己,他要对他把在脑子里想了很多遍的事全部都做一遍。


  “班小松呢?”


  “班小松号码多少!”


  “你们不知道班小松读哪个大学吗?”


  “见过他吗?”


  “他换微信号了?”


  从其他同学朋友的口中零零碎碎拼凑出班小松的这几年,去首都上大学了,后来好像还是在首都工作,微信号早换了,总是挺忙同学聚会也没参加几次,有看过和小姑娘的合照,搞不好有女朋友了吧。


  二十六岁的邬童没想过自己还能再像十六岁的邬童一样任性,但他就是任性了,要来班小松的电话就一直猛打,班小松好像真的很忙,一直不接电话,“啊?你有没有把我的邀请函发给他。”他明显不爽的表情质问尹柯,尹柯有些懵逼了,大家都懵逼了,以前知道邬童脾气不好,没想到还会乱发火了,立马高大形象下降几个点,尹柯脾气算好的,“我是邮件群发的,班小松我特意发了两遍。”


  这么多年不见面,班小松到底有什么事比见自己更重要,邬童觉得除非宇宙爆炸,不,就算宇宙爆炸也没有见自己重要。


  生日庆祝会的主角消失了,邬童离开了酒店直奔机场就要坐最近的一班飞机飞首都了,还好之前一个棒球队的铁哥们儿给他打圆场,才没让这场生日会一路尴尬到底。


  这个人火气好大,气焰汹汹,随时就要爆炸。


  救火员他一定会心有灵犀,因为那么多年他从未错过一次拯救灭火,他一定会来,一定会来。


  邬童双手合十在心中默念。


  距离机场两公里的地方很不幸的大堵车,邬童打开车门下来准备跑过去,他已经要疯了,嫉妒得发狂,怎么可以,班小松的人生里怎么可以有人能取代他。


  被堵在这两公里距离上的还有救火员本人,此时他刚下飞机没多久正要赶去那个易燃物的生日会现场。


  然后易燃物就跑过了救火员的车边,然后救火员吓了一跳赶紧按下车窗,大喊:“邬童!”


  嘣!仿佛核爆炸一样刺激。


  邬童黑着脸转过身来,班小松对他挥着的手臂僵在了半空,这火焰烧来速度太快,无数被堵的车表示已被闪瞎大灯,很凶的亲吻,亲了自己想了好多年的嘴唇。


  “我让你不来!”“我让你要做兄弟!”“我让你离开我!”


  班小松觉得自己嘴都要被亲肿了,怎么跟别人亲亲和自己想象中差别这么大,原来亲嘴这么可怕吗?推又推不开,眼睛里面湿漉漉的开始装可怜。


  也不知道亲了多久,班小松感觉自己快窒息了才开车门把邬童拽了进去,邬童头撞到方向盘,车喇叭发出‘哔!’的一声,尴尬了,这下,“邬童你智障吗!!!”班小松一边骂一边赶紧把邬童往副驾驶扯,邬童哈哈笑了出来,班小松从来没见邬童笑成这样,笑得跟傻X一样,“哎,你中邪了啊。”


  “班小松。”


  “干嘛啊,你再这样我直接送你去歌乐山了。”


  “班小松,你承不承认喜欢我?”


  “什么啊,我是你兄弟啊。”


  “班小松!”


  “邬童几年不见你病得更厉害了。”


  “班小松,我喜欢你,我说真的,我喜欢你,我受不了,你非要我先说是吧。”


  “······”


  班小松特别想吐槽邬童今天穿得这么正经这么帅,刚看到他心脏都要跳出来了,怎么现在比他十六岁还傻还幼稚啊,到底是谁比较蠢啊,可他等了太久了,就等这句话太久了,十六岁的自己才不傻,因为怕这个家伙真的是拿自己的喜欢来开玩笑,那以后真没得朋友做了,自己明明这么认真,所有的主动,全部都是因为喜欢啊,不喜欢才不会给你灭火逗你开心啊,笨蛋。


  要一遍遍确认是真的,是你真心的爱我。


  “邬童,生日快乐,对不起,我迟到了。邬童,十六岁十七岁十八岁,我一直在想,你长大以后还会喜欢我吗?从十六岁开始认识我开心吗?假如不喜欢我,做你的兄弟可以永远吗?做你的底气有资格吗?”班小松捧起邬童的脸再次对准他的嘴唇亲吻上去,不是嘻嘻哈哈不是没心没肺不是犯蠢的吸引,这是班小松特有的温柔,在邬童看不见的地方,细心一一抚过,是可以浇熄包容邬童所有坏脾气的温柔。


  燃烧爆炸的危机解除,二十六岁的易燃物顺利找回了他的救火员。


  “你不能放弃喜欢你的无聊大人。”


  “你四不四傻?那么早就看出我喜欢你还问。”


  “松松~”


  “别恶心了,无聊的大人没你这么肉麻。”


pic:情趁年少

----------------------------------------------------------

广告:《梧桐有松》实体通贩啦,想要收藏的读者老爷不要错过哦~

梧桐有松某宝通贩地址点我

梧桐有松微店通贩地址点我 

----------------------------------------------------------


评论(78)
热度(2900)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