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1030

*1w5完结中篇he

两人从少年一直纠缠到成年的一段感情,内容走向现实虚构,不是轻松傻白甜路线请谨慎选择观看。

本文早期放过,因为网易升级和谐被删,现为修改重发。

希望你们喜欢。

----------------------------------------------


pic:tuotuo



  如果给你一次机会回到五年前,你想对那时候的你自己说些什么?


  王源:我想告诉王源,那是你认识他的第二年,请记得告诉他,你真的很喜欢他,无条件相信他。


  上)


  第一次见到他还是在初三的寒假里,王源想起这见面错综复杂的开始就觉得有些好笑。那天正好是王源的死党刘志宏过生日,死党邀请了很多人来参加生日聚会,这其中就有王源和他,他的身份有些特殊,因为他是刘志宏表哥的朋友,按理说这场聚会不应该有他,没想到他也是赶着凑巧和刘志宏的表哥一起从补习班下课,顺道就被刘志宏他表哥拉来了。


  他来的时候正好是生日聚会的第二趴,一大群人风风火火地赶到KTV,包了个大间开始唱歌。王源刚刚在第一趴喝了一罐啤酒,现在有点儿小晕,突然包间的门被打开,先进来的那个是刘志宏的表哥,他有些不好意思地给大伙儿敬了个礼,“不好意思,来晚了!”他身后跟着进来的人,又高又瘦,穿了一身白色的运动服,也是对在场的小伙伴微微一笑。


  王源抬头正好和他对到眼,他扯起嘴角笑露出一对虎牙,竟准确戳中王源的心脏。包厢里早已坐满只剩下王源旁边放书包的地方还能挤出个空,他走了过去拿起书包说,“我可以坐在这里吗?”王源点点头,眼睛到处乱飘不敢看他,亏着是一起来的小伙伴里有爱疯闹的也有麦霸,才没让这趴的气氛冷下来,小伙伴们起哄说让新来的小哥也唱一首,他有些尴尬地摆摆手说不用,但还是硬被刘志宏他们几个推到了前面,他想了一会儿对点歌的那个同学说,“那就给我点一首飞机场的10:30吧。”


  这是在后来的日子里,王源唯一会的一首陶喆的歌。


  他的声音很好听,虽然唱得算不了多好,但是让听着的人感觉很舒服,少年的吟唱夹杂着青涩又温柔的气息,“耶,我好爱你哦。”间奏时他跟着原唱的背景音一同念出的歌词也让王源红透了脸颊。


  从KTV出去之后还有同学要去第三趴,但是有些同学已经决定回家了,他也是,和大家打了招呼就要走,车站里还有不少同学,可是车子来了一辆又一辆就是没来王源要等的那一辆,王源转头看了看,只剩下他一个人在和自己等车,空荡的站台里两个人都有些尴尬,王源觉得肯定是自己酒没醒所以才这么大胆,先一步开口和他搭讪:“你等几路车啊?”


  “19,你呢?”


  “我也是啊,哈哈,真巧。”王源笑着靠近他:“诶,你说你叫什么名字来着,我忘记了。”


  “王俊凯。”


  “王俊凯啊···”王源念着他的名字粉红了耳朵对他伸出手:“你好,我叫王源,是源源不断的那个源。”他听了噗嗤笑出来。


  正在这个时候车子就来了,王源转头看了他一眼和他一起上车坐在一起,其实回去并没有几站,王源记得那时候他家是要比自己家要提前几站下车的,似乎当时的自己也看出了他准备先下车的动作所以心里急得像被猫挠了一样。王源从来都没有过这样的感觉,如果不去努力做点什么,或许以后就和这个人再无交集了,所以在外套口袋里捏紧了自己的小灵通,心一横牙一咬就把小灵通掏出来递到他的面前说,“能···你能给我你的号码吗?”他显然没有想到王源会说这样的话虽然表情有些惊讶但还是温柔接过将自己的号码输入了进去。


  对于王俊凯来说,这可能就是麻烦的开端。


  到站后王俊凯站起身和王源告别,王源的眼睛一刻不停地盯着他望,王俊凯觉得他挺可爱的,也没多想,说了再见就下车了。晚上到家刚洗完澡,躺在床上准备睡觉,王源的短信就来了。一条接着一条。


  睡了吗?今天你唱歌真的很好听啊。


  你在哪个学校啊?


  你们学校那个XXX很有名啊,balabalabala····王俊凯本来对回复短信就不太有兴趣,随意回了几个‘嗯’之后就彻底关机了。当然这真的就是一个开端,接下去的每一天里,王俊凯都能收到N条王源发的短信,从早上问他吃什么早点一直问到他晚上吃什么夜宵,王俊凯刚上高一,平时也没什么忙事,就偶尔在学校和朋友打打篮球。这样密集地收到短信确实是第一次,不过现实中也有更疯狂的,有女生给自己接连不断地写情书,从初中到高中,也有人偷拍自己在学校的照片po到校园论坛上和一堆人比谁比较帅,他都不太关心,有人说王俊凯给人感觉挺难接触的,因为觉得看起来有点冷。王俊凯很少回复王源,大多数情况都是王源自娱自乐发得开心,但是王俊凯渐渐也养成习惯,会把王源每条短信都看一遍。王源关心他的一切大事小事,就差没问他几点上的厕所了,有时候他自嗨的那个样,王俊凯觉得挺搞笑,真的,好笑又傻又可爱。


  王源没有想过王俊凯会开始给他回复一些长的句子,包括关心他的考试或者是按成绩排班的事情,王源正是初三最紧张的时候,但王源自身心态比较好,并不会为了一两次没考好大惊小怪,老师也说了,能保持这种心态,到时候进考场才会比较容易超常发挥。王俊凯开始担任起小老师的工作,当然不是教他做题,只是督促他什么点该干什么事。有一天王源生病了,小灵通被妈妈没收,到晚上十二点,一天没收到王源信息的王俊凯简直快急疯了,像傻子一样给刘志宏的表哥打电话打听王源的事,刘志宏的表哥调侃王俊凯:“呦,你这是看上哪个小姑娘了这么急?”


  “不是啊,就···就你弟那个同学,叫王源的,认识吗?”


  “哦···不熟啊,不然我把刘志宏电话给你,你问问?”


  “嗯。”


  “大哥你不会是看那小孩不顺眼吧,我印象中他挺乖一小孩啊。”


  “不是不是!哎呀,到时候再说。”王俊凯给刘志宏打了个电话,刘志宏也吓了一跳,其实他和王俊凯也才见过一次面,现在居然打听起王源的消息了,也是比较诡异。“啊···王源他今天没来学校,应该是生病请假了。你看要不他明天来学校,我给他说一声?”


  王俊凯说不用了,挂了电话就给王源发信息,每条信息都超出他发信息句子长短的极限。


  生病了?


  怎么不发信息给我说呢?


  严重吗?去医院没,我明天有空,我来你们学校找你好吗?


  你生病晚上就不要吃夜宵了。


  什么病啊,是感冒吗?怎么不多穿点衣服呢,上次见你,大晚上的,你就只穿了一件衬衫。


  王俊凯惊觉自己居然还记得他那天穿了什么衣服,什么款式,什么颜色。浅蓝色格子的衬衣,他好瘦好小,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要电话的时候眼睛又亮亮的,想着好想抱在怀里。王俊凯被自己乱七八糟的联想给弄得愣住了,也不知道刚刚最后一条给他发了什么,马上就有信息回过来了,上面有一个字加十个感叹号,“谈!!!!!!!!!!”


  王俊凯看了一下自己的已发送信息,【要和我谈吗?】


  谈什么啊,难道还谈恋爱吗?开什么玩笑啊。王俊凯赶紧发信息去解释,但是越解释就显得越心虚,在这几乎快一个月的短信攻势下,他好像快阵亡了。周五的傍晚,王俊凯走出校门,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靠在自行车上对他挥挥手。“王俊凯!”王俊凯还没来得及回复他,就听见旁边有女生在偷偷尖叫:“王俊凯好帅!”王俊凯下意识去看了看他,他微微皱了皱眉头,但很快又舒展开来,王俊凯与他的距离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走到他的身边,王源刚想开口解释一句自己为什么会来这里等他,没想到王俊凯先开口了:“上次短信里说的算数吗?”


  “啊?”


  “谈吗?”


  “谈···谈什么?”王源一下还没反应过来,只听见王俊凯凑近了他的耳朵边小声说了句:“谈恋爱。”


  王源觉得自己的脸就跟烧开了的开水壶一样,咕噜咕噜,热气腾腾。此时此刻就想和他牵手就想抱住他,“谈。”王源点点头又看向王俊凯,王俊凯笑起来,他今天穿的是学校的校服,白色的校服衬衫显得他青葱美好,包裹着夕阳最后一点温暖的余光,他偷偷用食指勾了勾王源的小指头,王源推着自行车傻傻地站着,都不知道该往哪里走了。


  王俊凯的学校离王源的学校还是稍微有点远的,可是王源一点都不在乎的感觉,依然骑车到王俊凯的学校,再陪王俊凯坐车回家,第二天早晨又很早起来坐车陪王俊凯上学,再从他的学校拿了自行车骑回自己的学校,周而复始每天都是如此,也正是因为这种傻事,才让王俊凯在一天天中更加对王源死心塌地。他们总是会约在一个周日去图书馆见面,也没有多么轰轰烈烈,只是两个人安静的找个桌子,王俊凯坐在王源的旁边,手指着他的习题,耐心地跟他讲。不仅仅是督促了,更是来亲自教他解题的步骤。王源有时候太累了,就趴在桌面上用手指戳着王俊凯的手臂:“帮我写啦···行不行。”诶,真的拿他没有办法,王俊凯就在高一的下学期也深受其害地写过一叠初三的练习卷。


  两个人从图书馆走出来,都穿着各自学校的校服也不嫌弃,王俊凯特别喜欢看王源穿校服,王源的校服是浅粉色的短袖衬衣,搭配着一条灰色的领带,说不出来的乖巧可爱。在王俊凯的心里,王源一直都很可爱,发信息的时候可爱,低头写字可爱,骑自行车来学校的时候可爱,和自己坐公车的时候可爱,刚见面的时候可爱,现在也可爱。但王源不喜欢王俊凯说他可爱,王俊凯就不说了,不过心里总还是会冒出很多很多的可爱这两个字。背靠着背,咔擦,一张大头贴拍好,转过身做鬼脸或者是比胜利的手势,每一个画面,王源都在心里记了好久好久。最后一张大头贴,王俊凯说他来踩快门,王源点点头刚刚才对着镜头比了一个大拇指突然肩膀上一重,他稍稍转头去看,王俊凯头枕着他的肩膀微微抬起脸盯着他,两个人的脸之间只差两厘米的距离,王源甚至可以在王俊凯的眼睛里面看到自己慌乱害羞的脸,咔擦,王俊凯踩下了快门,一组大头贴照片开始打印。当看到自己和王俊凯的最后一张合影,简直就像,简直就像是准备接吻那样。


  他还没有和别人接过吻,也从来没有这样喜欢和着迷过一个人,王俊凯是第一个,给他创造了许许多多第一次的第一个。王源想要把关于王俊凯的一切都牢牢记住,现在记得就太过清楚了,想忘记都忘不了,他充满在生活中的每一个细缝里,他的生日,他的血型,他的星座属相,他的身高,他习惯去做的动作,他的玩笑话,全部,全部都记得清清楚楚。他知道王俊凯的好,王俊凯有时候说话不喜欢说太多,一两个字就回复完了,很多人初次和他相处觉得他有点自命清高的感觉,比如,你有个东西不会,你求他帮你,他只会淡淡哦一句,本来你以为他不会帮你了,可没过多久,他就会把你需要的东西发给你,他是一个做得多说得少的人,这些王源都看在眼里,越和他在一起相处,就会觉得他越好。


  再熟悉一点的时候,王俊凯就会开始偶尔调侃王源,说他贪玩又贪吃,学习不认真啊,骗自己帮他做题啊之类的,还特别喜欢说王源傻。王源其实很讨厌别人说他傻,因为他挺聪明的,谁都不希望自己在别人的印象里是个笨蛋,但王俊凯说他傻,他从来都不反驳,他是傻,不傻的话,王俊凯怎么会落网呢。之前一起去鬼屋玩,王源在进去前一直和王俊凯说自己怎么大胆,自己以前在鬼屋怎么勇敢反击鬼怪的,直到进了鬼屋,看见王俊凯的背影在身前踏踏实实地站着,突然就不想迎头直撞了,就想靠着他的后背,享受他静默的小小保护。“源儿,你抓着我的手。”王源伸手过去小心翼翼地被王俊凯握住,“你这傻子,刚才在外面还说不怕呢。”王俊凯用空着的一只手揉了揉他的头发,“···我···我没想到这里面这么黑。”王源借着鬼屋里的黑暗说着违心的话。


  “不管有多暗,等会谁追过来了,我跑起来你就跟上我一起跑,别松手,肯定能绕出去的。”王俊凯用力握了握王源的手,那一刻王源觉得,真的只要拉住王俊凯的手,跟着他一直跑,就可以跑到世界的尽头。


 


  


   下)


  相亲的姑娘迟到了二十分钟,来到餐厅的时候有些尴尬地和王源道歉,王源笑着摇摇手说没关系,姑娘坐在了王源的面前介绍起自己,王源的眼神有一阵没一阵地往落地窗外的街道乱飘。天色渐渐暗下来,刚刚从天而降的雪花被川流不息的人群淹没。


  今天的日子很特殊呢,情人节的前一天,爸妈安排的特别好,如果今天和相亲的对象谈成功了,就能一起过明天的情人节了,你看多好啊。王源把眼神重新落回姑娘的身上,姑娘留着长发,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大衣,看起来很清秀可爱,嗯,是喜欢的类型,发现王源的注视,姑娘不小心红了脸颊微微一笑,露出半边的小小虎牙,王源的心脏顿了一下。“那个···不好意思啊,我之前没有谈过恋爱,所以很紧张,哈哈。”姑娘和王源小心解释,呵呵,愉快的晚餐时间开始了吗?王源放下手机在桌面上,开始和这个第一次见面的姑娘聊起天来。


  与一个人认识了七年,和这个人在一起的日子几乎占了生命三分之一的时光,熟悉到他一个眼神一个抬手就知道他想做什么,即使如此,却依然会因为那一丁点不经意的小小细节而感动,王源承认自己很容易被感动。四年前,新年零点之前几分钟几乎成为了王源一辈子也忘不了的几分钟。当时王俊凯站在玛利亚广场的人群中间给王源播去了电话:“喂,源儿,还有3分钟就是新年了。源儿我们在一起三年了吧,你猜我这下雪了没?告诉你,我这下了好大的雪啊,哈哈,诶诶,等着不要挂,陪我一起跨年吧!”


  王源嘴角笑着点点头对着电话说:“好啊!你多穿一点,很冷吧。”眼泪早已在眼眶打转,那是王源离开王俊凯的第一年。王俊凯在高三的时候去了德国留学,他是经过深思熟虑才做了这个决定,为了实现自己的理想决定一个人去闯。王俊凯约了王源在老地方见面,图书馆的角落处,王俊凯说:“我要去德国留学了。”王源不哭不闹,就像往常一样点点头,“那你要经常回来哦。”


  “没别的要说了?”王俊凯按住王源的肩膀,王源抬头对他一笑:“说什么,说你不要走吗?”说了,你就不走了吗?王俊凯弯下腰抱紧了王源,他气息袭来得让王源措手不及,委屈得想要哭,没有忍,就哭了。王源狠狠捶打着王俊凯的后背,“混得不好你就死在那吧!”王俊凯又把王源抱紧了一些,“我等你来。不许忘了我。不许···和我···和我···”王源说不出,不许和我分手。


  王俊凯像是心灵感应到了一般:“怎么可能,我放假都会回来的,傻子想什么呢,我不会和你分手的。”


  


  10,9,8,7,6,5


  


  刚到德国的时候很苦,人生地不熟,要学会一个人找到车站,一个人去超市买东西,一个人吃饭,王俊凯很有耐力,全部都坚持下来了,在德国买了一台二手笔记本开始和王源一周一次的视频通话,王源那时候还没有电脑,只能周末偷偷溜到网吧去和王俊凯视频,因为怕有人来查身份证,他每次上一个小时网就走了,就是每周这一小时的小小聚会,也足以甜蜜得让两个人幸福地度过一周剩下的几天。


  “哎,我跟你说啊,就我们组那个人和我们做报告啊老是迟到,每次约了早上9点图书馆见,他都要磨蹭到下午才来,真不可靠啊。”


  “王俊凯,我发现你咋这么多要抱怨呢。”


  “哎,王源儿,我告诉你,我搬了新家,我新室友是gay,老是带他男朋友回来。”


  “卧槽,他不会看上你吧。”


  “哈哈哈,当然不会,他喜欢肌肉猛男。不过我现在有在锻炼,而且又长高很多,哼哼,等哥哥我回来以后给你长长见识。”


  “什么啊···”


  

 


  4,3,2,1,0,耶~!HAPPY NEW YEAR!源儿,新年快乐!源儿,听见了吗,我身后正在放烟花呢!


  


  王俊凯的笑声从电话里涌进了王源的耳朵,他带着他们的爱情跨越了大洲,隔着小小的电话温热地传达。


  “王俊凯。”


  “嗯?”


  “王俊凯。”


  “干嘛啊,怎么了?哥哥听着呢!”


  “王俊凯,我想你了。”


  “王俊凯,我好想你。”


  即使身后的人群再吵闹欢呼,王俊凯的心却无比宁静,王源的眼泪透过话筒砸在了他的心上,一滴滴,心揪了一下,“源儿,哭了吗?”


  “···没”


  “傻子,哭什么啊,马上放假我就回来了。”总觉得这段感情虽然是从王源开始,但是在渐渐的相处之间王俊凯已经陷得太深,他刚踏上这片土地就后悔了,他根本就不想追逐什么梦想,根本不想要远离家乡,离开王源这么远。可是他不能走,他要坚持,人不能让自己一直后悔,后悔只能让人原地踏步。


  远距离的恋爱虽然比不上天天见面那种粘腻,但是两个人偶尔的联系还是好好将爱情维持了下来,王源高三的时候王俊凯每天都会在王源的QQ留言板里给王源留言,有时候是祝福的话语,有时候是他自己总结的高考重点,虽然王源很忙不一定有时间回他,但是他就是乐此不疲。他会帮他买限量的球鞋,去看篮球赛的时候帮王源要他喜欢球星的签名,他会写一些出国的小tips日志只分享给王源,他会在每次聊天和留言时报上自己的时间,为了配合王源的时间,常常半夜醒过来泡着一碗泡面等王源上线。


  最疯狂的一件事发生在王源大一的时候。那时王源刚拥有了一台自己的笔记本电脑,每天都在和王俊凯视频,带着耳机有时候在上铺和王俊凯聊着笑起来,下铺的兄弟就会吐槽王源说:“你每天和你对象秀恩爱你腻不腻啊。”王源说:“不腻啊。”本来高三的暑假王俊凯也回国过一次,现在只不过才过了小半年没见面,王源又是想得很,也就是打游戏的时候队友对他线上默默一句:“远距离恋爱都没有好结果的啊。”他就有些委屈地和王俊凯发去聊天信息,“要是你在就好了。”王俊凯当时也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大半夜的直接就去机票网站定了一张回国的机票,由于定的是第二天的机票,所以价格出奇地贵,王俊凯买了个往返几乎就把他将近大半年的生活费都给花了,但他还是没后悔过。第二天翘了两节课打车去了机场,随便带了一件换洗衣服,就和去朋友家过个夜一样简单。上飞机之前,他给王源打了个电话,王源刚刚才下课,接起电话那头传来王俊凯熟悉的声音,却说着一件惊天动地的蠢事:“喂,傻子,我们十二小时后,机场见。”


  ‘啪’的一声王源的手机就掉到了地面,接下去的十二个小时里王源都在傻笑中度过,逢人就说:“我哥哥要回来了,哈哈!”那时候真的好傻,王源还是忍不住笑出来,宿舍的其他几个人眼睁睁地看着王源不吃不睡,在宿舍阳台上边跳边唱飞机场的十点半,这人疯了。


  到达机场的时候王源还觉得自己没醒呢,直到看到王俊凯走出来。王俊凯在飞机上特意将发型整理了一下,衣服ok,裤子ok,鞋子ok,一切ok。两人见面的一瞬间都朝着对方快步跑去,距离在接近,从两个大洲,几万米的高空,到达你的面前。


  王俊凯又高了,穿了一件白色的羽绒服,抱着心里很踏实,王源记得王俊凯穿白色特别好看,大概就是对他第一印象那一身白色的运动服。王俊凯情不自禁,把羽绒服的宽大帽子戴上,搂紧王源在怀里面,王源好像又瘦了一点儿,身高却没怎么改变,与自己的高个儿形成了身高差,王俊凯躲在帽子里偷偷盯住王源的脸,他的眼睛还是那么好看,嘴唇凑了上去,一个轻吻就印在王源的额头上,王源吓得捶了他一下,他笑得一脸猫纹把帽子摘下来,拉住王源的手十指紧扣走出了机场。这次回来王俊凯除了带自己的换洗衣服以外,包里全是给王源买的礼物。王源也把这个月自己的所有生活费贡献了出来,两个人去旅馆开了一个大床房间,王俊凯把钥匙串在手指上转啊转:“哇塞,第一次和我在外面睡啊。”王源在房间门口又捶了王俊凯一下:“别把你在国外的那些不干不净的小思想带回来啊。”王俊凯哈哈一笑,打开了门。


  那天晚上是王俊凯先洗的澡,王源在外面看着电视把声音开得很大,王俊凯在浴室里唱歌,一首接着一首,王源吼了一句:“你只会唱老歌吗?”王俊凯围着浴巾从浴室出来闹了王源一会儿就把王源赶进浴室去了,王源在浴室里看见王俊凯已经把自己的衣服给洗好晾着了就喊了一句:“老王,你等下也帮我把衣服洗了吧。”王俊凯叉着腰走到浴室门口说:“是不是哥哥我好久没教训你,你皮又痒了?”


  虽然是这样说着王源,但是王源出了浴室之后,王俊凯还是走过去把他按坐在床上拿起浴巾仔细帮他擦着头发,王源感觉王俊凯擦他头发的动作特别温柔,这样擦着擦着他都有点困了,却不料王俊凯突然下蹲在他的面前。王源头上搭着浴巾去看王俊凯,王俊凯伸手把他的头揽向自己与自己额头相贴盯着王源的眼睛说了一句:“你能不能不要让我这么心疼。”


  所有的思念在刹那倾泻而出,王源看着他的脸竟然瞬间就红了眼眶,他弯着腰颤抖地吻上王俊凯,眼泪流到了他们相贴的唇齿间,王俊凯尝到了王源的眼泪,有点咸,有点甜。


  “源儿,想我了吗?”


  “想。”


  “多想?”


  “很想。”


  “很想有多想。”


  王源扯掉头上的浴巾,一下子跪坐到地面抱紧王俊凯,在他的耳边说:“很想,想得要发疯”


  “真的吗?”


  王源张嘴在王俊凯的颈窝狠狠咬下一口,王俊凯痛得嘶了一声,“给你盖好章了现在信了吗?”王源边说边解开睡衣领口的纽扣,“那我也要给你盖章。”王俊凯盯着王源看,眼神渐渐变得深邃,王源对他温柔一笑。这笑容是王俊凯最喜欢的,他最可爱的恋人,他不可能还会再为谁疯狂一次。他将王源抱起轻放在床面欺身压上,用手捂住王源的眼睛吻了吻他的鼻尖,“傻子。”这语气真是柔得化成了糖水,愣是把两人变成了冒着粉色气泡的草莓汽水。


  那惊天动地的几天里,他们根本来不及管他人的眼光,就这样牵手穿过大街又小巷,逃离了校园的束缚肆无忌惮地疯狂。不论是分享夜市同一杯的奶茶,还是把游乐园里所有的刺激项目都玩了个遍,或者是去商场买下同款式不同尺寸的外套,王源手上拿着棉花糖咬了一口,把棉花糖伸到王俊凯的面前,王俊凯却迟迟没咬下口,王源嘟起嘴巴说:“干嘛啊,嫌弃我啊?”王俊凯笑着摇头不语,只是伸出指头抹过他的唇角,把他唇角残留的糖屑用指尖传递到自己的舌尖。都在一起这么久了,那天晚上也已经把自己交付于他,但他还是能那么轻易地让自己的心砰砰乱跳。


  王源闭上眼睛,对面的女孩还没结束话题,一片黑暗之中王源又看到了那时候的自己和他,夜市的人群拥挤把他手上的章鱼小丸子都挤掉到了地面上,自己正在懊恼的时候,他却魔术一般地拨开棒棒糖的糖纸将糖塞进自己的嘴里面。


  我们明明那么喜欢,那么爱。


  那一次送王俊凯回德国的时候在机场王源已经变得豁达起来,他和王俊凯约定自己也要去留学,要努力追上他的脚步,他知道自己一定可以做到,他不想再在原地等待王俊凯。


    这一场追逐的过程其实并不短,王源稳步进入雅思考试的前期培训,搜集国外大学的资料,和王俊凯探讨阅读或是写作的问题,王俊凯当时给他的留言也全部都变成了鼓励。王源之前也和妈妈谈了自己对未来的计划,说想要出去闯一闯,爸妈不太同意,他们更希望王源可以留在本地留在家人身边,但是他们愿意给王源一次机会去试试,正当一切都在往王源所盼望的方向发展的时候,却发生了一个小小的意外,王源从来没想过这一次意外竟将自己做的所有努力都粉碎。


  意外说起来也不复杂,王源在和最后一场雅思考试做决斗的时候家人和学校都给他下了最后通牒,如果这次没有考过需要他放弃出国这个念头。王源想找王俊凯说说这个情况,而王俊凯却正处于学校final的期间,不是说他没空理王源,而是他正巧在那个时候被人偷了手机,考试的繁忙让他一时疏忽了要马上买一只新手机和常联系的人讲一声,王源一直在给王俊凯发QQ信息,也播了许多次视频通话给他,可王俊凯却一次也没有回过。可能在别人身上也有可以理解的并不信会这样夸张,而在当下王源的处境里王俊凯确实像是他唯一的救赎,也许王俊凯说一句什么安慰他一下王源就能马上安心起来。考试失败又能算什么,只要王俊凯说没关系我们再努力一次,如果努力不成,我就回国发展也行。


  明明离理想的世界就差一步了,就这一步,那天没能走到,好像永远都到不了了。


  后来王源通过了考试,却没有报名王俊凯周边国家的学校,而是去了另外一个遥远的大洲,远离王俊凯所在的地方也远离中国。虽然王俊凯考完试买了手机及时联系王源解释,也在放假回国时马上就去找他,可是王源就是不想听,王源突然觉得以前游戏上的队友说得很对,有时候真的距离远了爱就淡了,他可能在王俊凯心里再也不是第一位了,既然如此,两个人是不是需要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想想这段感情是否变质了。


  “王俊凯,我们分手吧。”


  以前他们不是没吵过架,有时候吵得凶了甚至还打一架来解决,男孩子之间很少有女孩子那种暗战冷遇,摊开了把一切的不满都说出来也可以,可只有这一次,王源没有再说王俊凯哪里做得让他不开心了,而是说了分手。分手这个词简直就像刀子一般捅进了王俊凯的心脏,但王俊凯也是骄傲的人,他觉得自己没有错就绝对不会低头。


  是第一次在一起的车站也是第一次分手的车站,王源就在那个车站等到了回家的公车,人刚上去站在拥挤的人群里往窗外看,看到王俊凯站在原地没动,忽然他抬手抹了抹眼睛,王源想撇开眼神不看他,但还是在余光中扫到王俊凯哭得像个孩子一般毫无形象然后转身跑开。


  是不是自己太过分了?但自己也有理由,那段日子的委屈涌上心头,找不到王俊凯的日子,自己每天顶着压力快喘不过气,没经历过的人不可能懂,那种为了根本就没有希望的事一直加油努力,因为看不到明天所以选择了放弃。但王源还是在第二天就后悔了,想着空下来的时候就给王俊凯发个道歉撒撒娇哄哄他就好了,却没有想到王俊凯走得那么干净。他删除了自己的一切联系方式包括他QQ空间的所有日志和相册,删除了邮箱,停了手机号,更换了MSN,如同人间蒸发一般。王源满头大汗地跑去王俊凯的家里,开门的是王俊凯的妈妈,她对王源很熟悉也很喜欢,王源每次来家里玩嘴巴都很甜,她经常会做些好吃的送到儿子的房间让儿子请这个孩子吃。这也是第一次她看到这个孩子这么焦急的模样,她给王源倒了一杯水说:“怎么了?小源,你慢慢说。” 


  “阿姨!王俊凯呢?”


  “小凯啊,他说学校有急事,凌晨的时候就坐飞机回去了,怎么了,他没告诉你吗?”


  “······”王源觉得心脏破了好大一个洞,空空地漏冷风。


  王俊凯你好狠。


  后来王源就去留学了,他还依稀记得过去王俊凯给他准备的留学小tips,他终于能够体会到那种一个人在异国的寂寞,也渐渐懂得期末考试前的忙碌,他开始发现自己过去的任性,为什么不愿意去听王俊凯的一句解释,为什么要说出分手。他开始做很多傻事,比如继续给王俊凯删除的邮箱写信,比如在情人节的弹幕网站上跟着许许多多人一起在音乐视频里面给喜欢的人告白。他有点激动,他连续打了三次,王俊凯,我喜欢你,王俊凯我喜欢你,王俊凯我喜欢你。也不知道王俊凯是不是看到了,弹幕会不会被清除了。他开始怀念了,怀念王俊凯以前的小动作,他记得王俊凯有一点点强迫症,每次整理衬衣衣袖的时候都会花费很长时间把袖口的扣子扣好。他还记得王俊凯平时不怎么在意搭配,就像之前他回国的时候背了一个特别不搭衣服的大登山包。他明明有那么多可爱的地方,自己到底是怎么说出口要分手呢。


  王源没有再恋爱了,有兄弟调侃他问他为什么不再交一个女朋友呢,即使不喜欢也可以啊,反正在国外谁又是认真的呢。王源嘴上说着已经不再想念,说只是还没遇到合适的,可心里却早已承认,非他不可。


  若是之后没有相遇的机会,那自己就单身好了,或者,就像是兄弟说的那般随意谈一个,玩玩,谁又不会呢?谁又知道王俊凯是不是也迈入了这股随意恋爱的大潮之中,说不定他现在已经有了新的恋人,像他这么粘人的男友,女孩子应该挺喜欢吧?以前,别人都觉得王俊凯冷,只有王源觉得王俊凯不冷,他忽然就有些心塞了,他真的不想看到王俊凯把这粘人的一面展露给别人,他真的不想。


  故事并没有发生转折,唯一戏剧性的一幕竟然也让王源这种人认了命。那是他在国外待了一年半后第一次回国,正是过年的时候,每个家人都在忙忙碌碌地准备过年的东西。大年初四的那天,家人都出去玩了,妈妈叫了王源一起,王源说过几天还要再飞回去,现在要把回去之前要准备的东西在网上买买,妈妈就没逼他一起出门了。王源在网上逛了没一会儿觉得口渴就去外面倒水,倒水回来房间时不小心把门把往上一提反锁了房门,王源边怪自己不小心边给爸爸打电话询问家里的备用钥匙在哪,爸爸让他到父母卧室的床头柜里找一找,他打开抽屉的瞬间呆住了,抽屉里有一个信封,上面的字他不能更熟悉,那是王俊凯的字。


  他感觉快不能呼吸,手指颤抖着拿出那个信封拆开,里面有一张新年的贺卡,但却不是今年刚寄的,而是去年的,去年他们刚刚分手之后王俊凯寄给他的新年贺卡。而他在那一年里从未回过国一次,这次回国爸爸也是忙得忘记告诉他,这封新年贺卡就一直这么错过着。再看上面的文字,一句简单的新年快乐后面他写了一段话给他。


  他说,【我很想你,但是我又是不得不一个人生活的时候就会想起你是否和我一样,在一起这么久而现在朋友们推荐了另外的人让我依靠,如果是以前我会毫不犹豫的拒绝,但是现在我承认我犹豫了,我看不到我们的未来,但若你有心和我继续走下去请给我回复,不论如何,我想看到你的信心,因为没有这份对你的爱意,我快不能支撑下去。】


  去年新年贺卡上写着的那些字字句句已经来不及回复,两个人这么长时间都没有再联系过一次,王源手里捏着这封新年贺卡心里久久不能平静,他傻傻地把那这张贺卡看了好几遍,眼眶里蓄满泪水的时候好像才知道发生了什么,王俊凯是用着什么心情给他写的字,而现在王俊凯应当早已经做出了抉择吧。


  王源带着这张贺卡重新出发,只想给自己留下最后一个念想,如果当时自己知道有这张贺卡的存在,结果会不会不同。明明是这么喜欢的人,王源也是头一次认命了,老天大概就没打算让他们在一起吧,错过这种事每天每刻每人身上都在发生,但那天王源也没能逃过。


  今年准备回国之前,许久不见的刘志宏给他发来了一条邮件,问他现在过得怎么样,王源说还可以,学习挺忙的,还参加了打工,日子过得很充实。


  “那你···和王俊凯怎么样了?”


  王源这才想到他还没有告诉过别人,他已经和王俊凯分手了,“嗯···很久没联系了。”


  刘志宏在电话那头有点激动:“我告诉你啊,一哥,你知道吗,王俊凯2月会回国一次,还要参加我表哥他们班的同学聚会,我也要去,你来吗?”


  “···不来吧。”


  “为什么啊,就算不联系了,好好道别一下也好啊,我听我表哥说,他这次回国把手续办完以后可能都不回来了。”


  王源又开始纠结了,活这么大,为什么每次都是为了他纠结呢,晚上躺在床上王源拿着贺卡又看了几遍,起身去占卜网站迷信地算了个命,【我该回去吗?】测试结果是【凶】。


  王源嘲笑着自己,对啊,怎么可能是【吉】呢,难道还想和他重修旧好吗?年纪大了,爸妈也开始着急了,给他介绍了一个同事家的小姑娘相亲,王源以前从来都是无视爸妈这种行为,但这一次也答应了,妈妈特别高兴,在他回国前还特意和爸爸一起在商场给王源买了一套休闲西服,就是希望他能相亲成功。


  没什么不对,这个日子也好,餐厅的环境也好,菜也好吃,姑娘人也不错,看得出来父母真是煞费了苦心。王源睁开眼睛对着姑娘说:“明天就是情人节了呢。”


  姑娘又红了脸颊:“啊···对啊。”


  苹果手机的来电铃声响起,但这却让王源想起自己过去用的那只小灵通,好像永远带来的都是那个让自己听无数次都会重复爱上的声音。


  哦,不是他。


  电话那头有些微微醉了的声音是刘志宏的,他对着电话喊着:“一哥你人呢,还不来啊,他都要走了,一哥。”


  “····”


  “一哥,我们在西桥酒店,一哥,你在哪啊,快来吧,打车,兄弟我给你报销,你来吧。”


  王源把手机放回口袋里,站起身从钱包里放下几张钞票,拿起大衣就要往外面冲,姑娘在后面着急地问:“怎么了?”王源转身走了几步,拉住姑娘的手腕,“走!”


  老天啊,你是在和我开玩笑吧,你一定是在和我开玩笑。刘志宏所说的西桥酒店好巧不巧,离他和姑娘相亲的餐厅只差400米的距离,“王源,怎么了吗?”姑娘还不懂王源的目的,王源说:“抱歉,陪我去见一个人。”


  你看,我也相亲了呢,我再也不是一个人了,你看我过得也不错吧,我没有你也可以的,真的。直到走进刘志宏所说的那个包厢里,刘志宏只给他一个人留了位子,全场的同学没有一个是王源认识的,可是故事的主角人却不在,刘志宏站起来走到王源面前:“喂,你不仗义啊,怎么还带姑娘来啊···我们这可没位子啊。”可能是看姑娘站着不好,有大方的同学先让出了座位给姑娘坐然后出去找服务员加位子,王源刚坐下就看到位子前面放了一瓶雪碧,刘志宏有些无奈地瘪了瘪嘴说:“他给你点的。”


  他都记得。连自己喜欢的饮料都记得。


  “他···人呢。”


  “去洗手间了,一会儿回来。”


  场景在重叠,王源好像又坐在了刘志宏的生日聚会KTV里,等一下他一见钟情的少年就会推门而入,王俊凯穿着白色的毛衣,一进门就像当初一样和王源对视上了眼神。


  仿佛这么长时间都化为了虚无,王源还是那个给他天天发短信的小傻子。


  王俊凯坐在了一个女孩的旁边,手腕碰了碰刘志宏的手臂,似乎想让刘志宏说些什么,刘志宏咬了咬下唇似乎在做挣扎,但他还是告诉给王源说:“呃···这是大哥的女朋友,和他一起从德国回来的。”


  王源非常想点点头哦一句,然后介绍自己旁边的姑娘说,“我也有女朋友啊。”可是王源发觉自己做不到,真的是【凶】啊,王源觉得再坐下去一秒,自己可能就要死掉,所以王源强颜欢笑地站起身,随便找了个借口说自己还有事就拉着姑娘跑了出去。到达酒店大厅的时候连走路都走不动了,像是一滩烂泥般倚靠在客厅的沙发上,姑娘小心翼翼地扶着王源却被王源搂住肩膀。


  “···你不会是喜欢那个人吧。”姑娘问他。


  “那么明显吗?”


  “嗯。”


  “只有他一个人看不出来吧,呵。”王源自嘲地笑了下,“等会儿,再等我一会儿,我们就走。”


  “好。”


  王俊凯跟着走出来,走到楼梯的一半看见王源搂着一个姑娘的侧影,停住了脚步,被称作是自己女友的女孩也匆匆跑过来偷偷在他耳边说:“喂···我们这样,会不会太过分了?”


  王俊凯摇摇头:“看到他现在也有归宿就行了,回去吧。”为了让王源彻底相信他交了女朋友,转身上楼的时候他还故意拉住女孩的手,王源转头就看到这一幕,对啊,以前分离之前,王俊凯都会一直回头过来看他,每次都会从没有意外,可是这次王俊凯拉着别人走了却没有回头。王源摇了摇头和相亲的姑娘一起走出了酒店,他们去附近的小吃街吃了很多小吃,路过一个穿孔店,王源走进去让穿孔的师傅给他打了一个耳洞,打耳洞的时候针刺进去有点点疼,可是王源却故意借着这一丁点的疼痛哭了出来,和王俊凯分手之后他都很少哭了,这次哭泣就像是发泄一般,给他打耳洞的师傅还以为自己下手太狠把顾客弄痛了一个劲地和王源道歉,相亲的姑娘赶紧帮他解释:“没事,不是你的问题,是他今天心情不好。”


  走出穿孔店,王源要打车送相亲的姑娘回家,姑娘却及时抓住了他的手臂抬头盯着他说:“王源,回去吧。”


  “······”


  “王源你回去吧,喜欢就回去,虽然我没有恋爱经验教你怎么做,但是我觉得你应该回去,如果就这么走了,我好像都成了罪人一样。”


  王源摇摇头说:“回不去了。”


  “给自己一个机会不可以吗,不管结果怎么样,你自己都不帮自己,还有谁会帮你啊!”姑娘越说越激动,扯着王源的手臂就往回走,王源第一次觉得自己好怂,居然还被一个姑娘逼着给自己机会。在走到西桥酒店的时候,他惊讶地看到坐在酒店门口台阶上低头抽烟的王俊凯,王俊凯刚把烟熄灭抬头就望见了王源。



  “你怎么回来了···”


  “你在这做什么···”


  


  不约而同的异口同声让两个人都忍不住噗嗤笑了出来。王源看见王俊凯那熟悉的小虎牙笑得露出时才觉得心脏终于被叫幸福的东西填满,你确实就是那个‘【凶】’,是我命中的劫煞,你给我带来了许多波折和阻碍,也曾经将我逼向了绝境,可是,我还是爱你。


  


  “那你···还走吗?”


  “不走了,我跟你走。”


  


  王源朝着王俊凯伸出手去,王俊凯回拉住他,手臂一使劲差点把他拉得摔倒在地,王源的脸上的惊恐只持续了一秒就落进了王俊凯熟悉的怀里,“傻子。”


  ---------------------------------------------------------------------


  在陪王源去他留学城市的飞机上,王俊凯在飞机杂志里看到一个问题转头顺口就问了王源一句:“喂,源儿,如果给你一次机会回到五年前,你想和自己说什么?”王源望着王俊凯的眼睛微笑说:“我想告诉王源,那是你认识王俊凯的第二年,请记得告诉他,你真的很喜欢他,无条件相信他。”王俊凯傻笑着用手指刮了刮王源的鼻子:“如果是我,我会回去告诉自己,傻小子,别出国了,就陪着源儿吧,不然他得和别人跑喽。”


  “哎呀都和你说过了,那个女生是我妈给我安排的相亲对象,真不是我找的女朋友,还是她劝我回来找你的呢,真不是,我真的没和她谈恋爱。你咋不说你自己呢,你找的那个女的又是怎么回事啊。”


  “那女生是刘志宏的表妹,配合我演戏给你看的。”


  “好啊!你们合伙骗我!”


  “怎么了,真吓到了吗?是不是很难过啊,哈哈!”


  “亏我还气得去打了个耳洞,都疼死了!”王源指着耳朵上闪亮亮的耳钉,王俊凯凑近了去看,轻轻用嘴唇抿了下王源的耳垂,又让王源的整个耳朵都红透了:“你干嘛啊。”


  “盖章啊。”


  “···你···你不是早就盖过了吗?”


  “我再补一个不行吗?”王俊凯说着从口袋里掏出ipod将一边的耳机塞进王源的耳朵里,一切都没有改变,还是那首飞机场的10:30,王源靠着王俊凯的肩膀小声和王俊凯一起哼唱起来。


  


  Yeah~ 我好爱你哦。


  10:30的飞机快要到了。


  机场还是那么的拥挤。


  我喝来喝去可乐还是要剩一点。


  剩一点给你oh yeah,


  for my baby。


  


  和你的情人节,到了呢。


pic:私奔

评论(47)
热度(1967)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