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Forest

设定:被动物饲养的孩子重回人类世界的故事。




  1


  舒先生下班的时候我正好在开会,只能请秘书先让他坐在会客厅休息,不知不觉开完会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的事了,我自感抱歉想请他吃顿饭作为赔偿,他笑眯眯的倒显得有些纯良几乎看不出他是许多明星口中的狠角色,超完美主义经纪人。


  超完美主义的舒先生在我推荐的西餐店里点了一份牛排,举起刀叉的姿势极为优雅,我忽然想起前几年被他带走接受管教的两个孩子被舒先生简称为‘野人’。


  “他们现在怎么样?”


  “脱离了森林,还不到绅士。”


  舒先生将大块的牛排耐心切成丁一块一块地吞入口中倒显得我的动作有些粗鄙了,但我今天约他见面不是要向他学习礼仪,而是想和他做个交易让他把我几年前捡到的两个孩子还给我。


  舒先生当然不愿意,即使我已经说明了开价,他依然没有松口,那两个孩子是我在野外露营时捡到的,可能小时候给人遗弃在森林里被什么动物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直照顾到现在,他们不会说人类的语言,身上披着不知从哪找来的兽皮,头发乱糟糟,脸上也脏得不像话。舒先生说他可是帮他们洗了两天澡才洗回了人类的模样,甚至头发都是他亲手剪的。两个相依为命的孩子不信任人类的社会,他们只信任彼此和森林,常常能坐着看地理风景杂志看一整天,虽然不会文字但很聪明学习起什么都能马上就会。舒先生给他们分别起了名字,看起来高一些的孩子叫做Karry,另外一个小点的孩子叫做Roy,舒先生每天饭后都会带他们去散步,但前提是他们绝对不会欺负别人遛的狗狗。


  Roy似乎特别喜欢动物,总是在看见各种动物的时候试图和他们交流,说来也奇怪,他对着牧羊犬的耳朵说了些什么,牧羊犬马上便趴到地上翻转过肚子让他抚摸,同样猫咪或者兔子等动物也对Roy言听计从。Karry不像Roy那般活泼,他更喜欢一个人静静坐着思考或发呆,但Roy喜欢闹他,他也只是揉揉他的头毛把他塞进怀里不动。


  舒先生想将他们培养成少年的艺人以后能有自己的节目和歌曲,可我不想,我想将他们接到我的城市送他们进中学念书,一个善于诗词歌赋一个喜好动力原理,舒先生知道我的想法,“你知道他们应该发光应该被人知晓,你这样下去只会消磨他们的锐气使他们不再闪光。”


  “可他们的出生已经惊天动地,要是我没有捡到他们,他们现在还生死未卜,我只希望他们能平凡一些。”


  舒先生放下刀叉已经不想再与我讨论下去,一场不太愉快的晚餐交流真是让人心情糟糕,可我许久没有见到他们了,我恳求舒先生哪怕是带我见他们一面也是好的,舒先生考虑了再三还是答应了我的请求。


  这是我在捡到他们之后第一次再见他们,他们穿着同样款式不同尺码的衣服手拉着手站在我的面前,Roy一下子认出来我,往前冲了一步被Karry拉住,他让他别动,说,“别和陌生人说话。”


  我试着蹲下身子抬头望着他们与他们保持视线上的平衡,Karry的戒备心依然很重,我记得刚捡到他的时候他在山洞里狠狠咬了我一口,我以为他是在护食,却没想到他是在引开我的视线给另外一团小家伙争取逃跑的时间。现在看着他的状态依旧是把Roy往自己身后拦着不让我接近。


  “Karry你好,我是Sam,三年之前我们见过。”我伸出手给他看我手臂上还留有的疤痕,“这是你当时咬伤的,你还记得吗?”


  舒先生从我的背后走过来站在我和他们的中间,“时间不早了,带Roy去睡觉。”他对Karry要求到,Karry抬头看了他一眼有些不服从他的命令,“Roy,让Karry带你走,别让我生气。”舒先生又对Roy命令了一遍,Roy听了小心翼翼拉着Karry的衣角扯了扯,Karry才勉强转身跟他往房间去。


  舒先生对我摆出请的姿势,我想他的忍耐也早已经到极限,我从口袋里掏出一张支票,“这些年你为他们花了多少钱,甚至你为他们出过的力,你可以核算成一个金额给我。”


  “Sam先生是不是我说国语你听不懂,如果你现在不走我会马上报警。”


  “我只是想····”


  “请你马上走。”


  虽然生气但我并没有充分的理由把这两个孩子强行带走,事实上我也不能评判自己是否可以和他们相处得融洽美满,我也没有问过他们自己的意见到底是想成为舞台上闪耀的明星还是平淡如水安安稳稳过一辈子。


  


  2


  Roy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黑暗之中他向窗外望去,外面世界的繁星点点与过去在森林里见过的都不同,Karry教他一个词语是城市,Karry说那窗外的不是星空只是城市,是城市给你造成的幻觉。他能够理解Karry的想法,因为他自己也不明白为什么那年救下他们的那个男人不带他们回家而是把他们送到了一个有许多孤儿的地方。他知道Karry在生气,生气他不要他们。


  Karry注意到Roy翻身的动作睁开眼睛看着他,Roy还不会说太难的句子,只能简单表达自己的想法,“Karry,Sam不爱我们吗?”


  舒先生一直强调着‘爱’的重要性,似乎人类的感情都是用‘爱’来维持,可Roy与Karry分不太清具体,许多感情不懂表达。见Karry不回答,Roy又问,“那舒先生爱我们吗?”


  Karry轻轻捂住他的嘴巴摇摇头,虽然记忆有些模糊,但他还能依稀记起脑海中最后一个分离的画面是被人用布条蒙上眼睛然后和Roy捆在一起丢下了山坡。


  不幸又是幸运,浑身受伤的小小身体被圈进了柔软的毛皮里,Karry睁开眼睛就看见Roy的笑脸,Roy像是一束阳光温暖又明亮,野生的动物们都安静栖息在他们周围,Roy结结巴巴还说不好话,“乖···好乖···好乖···”手指触摸着小鹿的额头,Karry想张口喊他一声却忘记了他叫什么名字,甚至自己的名字也因为摔落时的过度惊吓而忘记。


  但是他们一直都在一起,与森林与动物野兽们共同存活着,直到被Sam捡到重新又送回了人类的世界并赠予了姓名。


  Karry将Roy的肩膀搂紧了一些,“人类的爱都很短暂。”


  “可是我们也是人类啊。”


  “不是。”


  Roy从Karry的眼中看到星光点点,看到茂密的树林,看到清澈的溪流,Karry说:“你从来都不是Roy,我也从来都不是Karry,我们有自己的名字,我们要找到自己的名字。”


  Roy似懂非懂,但他比谁都能理解Karry的想法,所以他点点头不说话,如果Karry不喜欢这个城市不喜欢舒先生也不喜欢Sam,他可以陪着他重新回到森林里。


  3


  舒先生的造星计划似乎比我想象中要启动的快,我忙里偷闲带了巧克力糖果和蛋糕假装是去探望他们结果被他们的保镖拦在了门外,透过大门的缝隙,我能看到他们在室内练习形体,舒先生注意到门口的声音走过来发现是我沉下了笑脸,“你又来做什么?”


  “我来给他们送点东西。”


  “他们不需要,这些东西会使他们的身材走样。”


  在他背后的Karry和Roy练习得满头大汗,但我相信他们的姿态与动作都不会差,因为他们很小的时候就在森林里光着脚爬上爬下。Roy注意到我转头看了看Karry,Karry摇摇头,Roy的表情有些失望,我不怪Karry这样对我,当年我松开他的手他曾经一脸的不可置信气愤伤心,他将他的信任包括Roy的信任都交给我,可我却不是收留他们的人。


  舒先生感觉自己占了上风,因为Karry和Roy并没有选择我,“Sam先生我想你这样已经是无理取闹了,我带走他们是通过正规程序正规手段,如果你在我带走之前反对还有效,现在别再做这种徒劳的事。”


  我被保镖们架着往后退,Karry的手指握紧成拳头,人类不值得相信,我冲着他们喊道,“如果你们愿意,我可以送你们回森林。” Roy听见眼睛亮了一下,“Karry···Karry····”


  然而这两方的选择,一方是回归森林,一方是找寻自己,Karry往前走了一步抓住舒先生的手臂,“可以放Roy走吗?”


  舒先生有些吃惊,Karry实际上更接近人类的个性好被驯化,但同时也更喜欢与他唱反调,“放他走?放他去哪里?回去那个森林里重新当野人?”舒先生扯着Karry的衣领生气的涨红了脸,“他不属于你们的世界。”Karry有些呼吸不顺努力张着嘴表达自己的意思,他的想象和回忆里都是Roy调皮地扯掉身上的披盖纵身跃进湛蓝的湖泊里,他是自由的无拘无束的。


  我推开身边保镖的禁锢想要分开他们,可年幼的Roy已经比我速度更快的冲上去张嘴撕咬着舒先生的手腕,我从来都没有见过Roy发怒的模样,他一直以来都是乖巧可爱,舒先生甩开了手,Roy也被他的动作甩到了地上,Karry红着眼睛用力冲撞向舒先生,他们身体里还残留的野性一点都没有消退,舒先生吓了一跳,他也是从未看过他们发怒的模样,这个样子和人类的小孩比起来简直恐怖多了。


  我将他拉到一旁站着自己去靠近他们,像是第一次见到他们时那样小心翼翼,Karry发出低吼声蹲在Roy的旁边不让人接近,像是一头刚刚长成健壮模样的幼狮蹲守着自己的领地。我半跪在地上尽量调整自己的姿势不让他们感觉到威胁,Karry将Roy扯进怀里对我龇牙,我将手慢慢伸了过去,暴露出我曾被他咬过的伤口,“冷静,Karry,我是Sam,冷静,我不会伤害你们,冷静。”


  舒先生仿佛看见我与两头野兽对峙不敢动一下身体,毕竟大多数人还是恐惧野生动物,他也不例外,可我不明白这么些年他是如何同这两个孩子和平共处在一起,或许是Karry为了某种目的放下了防备的心,又或者是他们已经无奈接受了现状。这些理由得等Karry和Roy自己告诉给我,现在我只能努力取得他们的一点点信任使他们冷静下来。


  Karry没有再主动咬我一次,我掏出手机调出一张翻拍的照片来,那是当年与我一同去露营的朋友帮我和他们拍的照片,照片里的他们还很小,乱糟糟的头发与沾了泥土的脸蛋,仿佛第一次面对镜头有些好奇又有些开心。Roy乖乖伸手想要拿我的手机,Karry快他一步先把我的手机抢下来塞进他的手里,Roy指着屏幕上Karry的小脸咯咯笑了,“Karry,Karry,这是你,这个是我。”Karry望着他宠溺的眼神藏不住微微点头,我指指自己说,“别害怕,孩子们。”


  Roy又看了看Karry,Karry点点头,Roy笑眯眯地拉住我的衣袖,“Sam。”我发誓这是我听过最好听的声音,当年的我在城市里还居无定所,没有能力也没有条件给他们一个好的生活环境,虽然这其中他们对我有不满,我也一直责怪自己,但他们还是善良地原谅了当年的我。


  “我们并不想被人类驯养,也不想属于哪个人类。”Karry的表情很坚定,他在给我做选择题,“我们愿意来到这个地方是为了寻找我们的名字。”但其实我一点也不想让他们知道事实的残酷,你们为什么会被丢弃在森林里,为什么会忘记自己的姓名。


  我当然有找过整个事件的源头,就在他们被我带出森林的后一年,调查的事件终于有了线索,一起丧心病狂的绑架案直接导致了4个成年人的死亡与两个孩童的失踪,犯罪记录上写着绑架犯残忍至极的作案经过,他说已经把两个孩子丢下山去喂老虎了。到现在为止依然没有人找到这两个孩子的下落,但我总在冥冥之中感觉绑匪所透露的外观描述就是Karry和Roy,而那两个失踪的孩子也有姓名,一个叫王俊凯一个叫王源,他们的父母是共同合作的生意伙伴。


  可我还不敢告诉他们这件事,因为我害怕人一旦失去了追逐或者想要达到的目标就会变得萎靡不振,现在所谓的名字就是Karry和Roy还想要坚持或是支撑他们在城市生存的理由。


  Roy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又拽了拽我的衣袖,“Sam,你有心事。”


  “对不起。”


  我很抱歉,但我不能说,等你们再强大一些可以保护对方依靠对方在城市里站稳脚跟的时候,我会告诉你们。


  Karry从后面揉了揉Roy柔软的头发,“Roy,把手机还他。”


  Roy轻轻将手机还到我的手心里,对我露出甜甜的一笑,Karry缓缓扶着Roy站起来忽然轻轻对我说了声,“谢谢。” 


  这一回合舒先生和我满盘皆输。


pic:私奔

评论(30)
热度(579)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