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芝麻酥糖

 背景:民国

 人设:司令X青衣    

pic:全村的狗都叫了


---------------古董车噼里啪啦碰艾瑞巴滴黑喂狗---------------



      这司令要是脱了军服去到那戏院里见他的小情人,还不是穿得跟那些愣头的学生似的。


  周两边七嘴八舌的人多了去了,说的主子可没一个在意的,就说这凯司令吧,年纪轻轻总是被谣传着他家老爷子与蒋公有些关系来头,也不清不楚爬了这么多级,那是啊,嚼舌根的哪能同别人一起上战场呢,是没见过别人胸口上缝针脑门上有疤。凯司令倒是不介意,该往戏园子里跑的他一天都没落下。


  早先老爷子就热衷于听这些,他也就随着老爷子的性子总是陪同一起, 那日上台来个小青衣,条子可顺,眉目清秀如画,歌美声甜,凯司令看一眼就喜欢得紧。后来老爷子不来他却是成了常客,反正那青衣在的场子他都在,偶尔一两次因为公务抽不出身也要命手下的人送去芙蓉楼的糕点。


  这一来二去虽说彼此在心里都有个数儿,但当面靠近坐一块儿还是第一次,这天晚上看完戏凯司令坐在车里听闻手下说小青衣被戏园老板带出来要谢谢他,点头开了车门就坐那等着。小青衣换去戏服抹净口脂老远跑过来凯司令还一下没认出来,声儿倒是没变,甜得司令耳朵嗡嗡响头也晕乎乎的。


  “多谢司令赏识

  “不谢不谢。”凯司令见他戴了一副眼镜更添书卷气,只是鼻梁下的粉唇轻启勾得凯司令移不开眼神,他招招手让他坐进来,车门一关上拥挤密闭的空间里就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


  凯司令闻得他身上很香,不像一般唱戏的多多少少有些脂粉气,他的味道更似芝麻酥糖让人迫不及待就想尝尝味道,司令是这么想的也是这么干的,他一向做事的风格就是不拖泥带水想到什么对策马上就要实施,虽有些年轻鲁莽,但也不失为一个好将领。


  差不多小半年的时间他哪里都不去就指着这位清秀的少年唱上两嗓子,什么权势勾心斗角,战场上嗜血无情,周遭的一切不痛快全部都痛快了,他家老爷子看他这样不是没提醒过,要他别搞那些梨园的糟乱玩意儿,再过一两年他还得找个门当户对的大小姐成亲呢。


  凯司令完全没把父亲的话放在心上,他那套理论用来对付对付乱世中的平民还差不多,自己少年时就被送去了德国军校,学成归来马不停蹄入了国军,儿女之事一直无心去管,好不容易碰见个倾心的哪里还管得着老爷子那套思想。


  两手一捂,揣进怀里,司令见得小青衣眼角都羞得泛红耳朵更是烫得不行,他没那么多细心和耐心,老板送人来道谢的意图明显得很,就是求个太平安稳,求他帮着忙在上面讲点好话,别什么日本人叛国贼都是主子模样见哪个逼哪个,那他这生意还做不做。


  “叫什么名?”


  “回司令,小的名叫王源。”


  “王源?”司令挑了挑眉毛,“你这车上了可再也下不成了。”


  小青衣表情并无慌张,他自小在戏园子里跟着师兄们练功唱戏,若是说以后还能想的多远多长他还真没有个想法,本来乱世之下人人都是只想活着,别人都以为他是跟了个金主,他却默默欣喜。唱戏的时候总在台下看见司令,棉布褂子金边眼镜,常常手边还放着一杯沏好的茶但从来不喝,就这么普普通通搁人群里却仍然是过目不忘。


  他忽然想,这前半辈子的日子他也过够了,他也想上战场,以笔为枪,像是梦中的父亲那样为了国家献出自己的力量,他也清楚父亲送他到戏园把他托付给老板到底是什么原因,那是已经走投无路,王源给自己选的栖身之所。


  “父亲若是还能活着回来,源儿就在这里等。”


  一转眼六七年过去,父亲再也没能回来。


    司令送王源去大学深造再托朋友让他进入报社已经是后话了,而此时司令与王源靠坐在一起难得失去了沉稳变成了一个青涩的毛头小子。


  小手焐热了又把人儿搂着进怀里,“你就轻声给我哼个小曲儿。”


  王源张嘴轻哼,声音仿佛黄鹂鸟一般在凯司令的心尖上飞舞跳跃,他几乎是手指颤抖的摘下了自己的眼镜又伸手扶住王源的眼镜往上轻推,靠近了脸蛋仔细地瞧,王源的歌声停住了,眼眸里映着凯司令的脸。司令的脸庞英气俊朗,虽不像一般军人那般粗犷,但略显精致的桃花眼深情款款无人能逃。


  “闭上眼睛。”司令命令到。


  王源将眼睛慢慢合上只感觉到唇瓣一热被什么柔软的东西包裹,滑腻的舌头顶开贝齿攻城略地,他惊讶地睁开眼睛却被眼前的人逼得背靠在车门上无法动弹,毫无经验而谈的吻技让司令迫不及待又错误连连,最后还是王源轻轻咬了他一口他才罢休。


  但哪里能够,一想到明日自己还要被派去燕京回来都不知过多久了,现在心里头人就在自己旁边哪能说收就收?司令摇下窗给手下使了个眼色,接了钥匙安抚下后面那小人儿一两句开着车就往远处的江边赶。


  四下寂静,一轮明月照着江面,天空中还飘着小雪。凯司令拿了副驾的毛毯下车走到后门一手拉开车门一手将毯子甩开盖到王源的身上,王源还来不及坐正道谢就已经被跨上车的司令欺身压在身下。


  “司···”


  “叫我凯,现在再叫我司令是不是太生疏了。”


  “···我····”


  “我的名字是王俊凯,你可给我记住了。”


  王源努力撑起自己去看他,暗光之下只有他的眼睛熠熠生辉,这场看似不齿的交易却没在心里有什么膈应,他们年轻的身体紧紧贴合在一起,像是最纯粹的互相取暖。


  王俊凯将毛毯掀起一半找到王源衣裳的边角探入进去爱抚他赤丨裸的胸口,听着他发出低低的呻吟,嘴巴靠近他领口的纽扣扯咬着解开露出光滑细嫩的脖颈轻轻啃噬,太甜了,就像自己幻想的一样比芝麻酥糖更香甜。


  司令啃咬了几分钟分开了些距离欣赏,半掩在棕色毛毯下的身体上面那些红色印记都是自己刚刚种下的果实,没有开窍到开窍后的一发不可收拾司令仅仅花了一个晚上就了如指掌,西方人说的极乐世界感官的天堂也就不过如此了。


  被西裤包裹的双腿笔直修长,学洋人学的不到位,王俊凯看见王源的粗布底裤有些心疼又有些好笑,以后他得把这些都换成丝绸的,看不见的地方得保养齐了,不过这粗布底裤也有它的好,凯司令随随便便就能把手从大腿的裤缝里给窜进去,摸到那话儿捏了两下惹得王源一阵低呼,他的那话儿摸起来还幼嫩的没有成熟,顶端没能忍住早已经濡湿,司令俯下身子让他抱住自己的后背,他纤细的手臂与自己宽厚的背看起来既有差距却又和谐。凯司令的手指在王源的裤子里上下动作越来越快,未经人事的少年哪里能撑住,没多久就败在了他的手上。


  “呼····呼”,王源喘着气就要伸手去抓王俊凯的,王俊凯摇摇头将他的西裤连同底裤一起剥下到膝盖,稍微分开了些他的大腿然后把自己早就硬得发疼的那话儿插入他的肉感的双腿间。王源有些疑惑的看着王俊凯,王俊凯低头在他的额眉间亲了一口把他的大腿并拢对着那柔软的缝隙挺动起来,王源捂着脸不敢看凯司令的脸,只得感觉到司令那话儿渐渐变大变烫。


  “嗯···嗯疼···”王源红着脸说道,他只觉得两腿间摩擦的硬物快要把他的大腿磨破,他能清清楚楚的看清司令的那话儿和他的完全不同,那欲望勃发的器官充满了成熟的姿态,配合着平时一本正经来听戏的俊脸意外的有些反差,这等羞于启齿的情事早已超过了他偶尔听客人们提起的房中秘事,现在是他自己在感知而不是仅凭想象,更何况他平日里清清白白除了唱戏寡淡如水。


  待司令事情办妥,天边早已泛出鱼肚白,王源害羞的蜷缩着身子,凯司令主动帮他穿好了裤子和衣裳。王源摸了摸自己的脸蛋发现少了什么,“···眼镜···”刚刚被司令做这做那,眼镜早就被压在身下给压坏了,说起来他也不是眼睛有问题,只是老板说像司令这种人还是对知识分子多有好感,他也就顺着老板的意,随意戴了一副眼镜佯装‘知识分子’。凯司令哈哈一笑,笑容竟是少年般爽朗,“这有什么,我这副给你罢了,若你不喜欢,我再叫人带你去配。”


  “···那车子···”王源红了脸,“脏了。”


  “这车也给你,反正也不想谁再上我们的车。”


  果真是金主,得来什么不容易,但王源心里有些堵着,他不想司令就把他当作交易一样,“我不要。”


  “不要什么?”王俊凯开了车门下去回到驾驶座,拿了一边的军服外套扔到了后面,“穿上。”


  虽然声音听着没多少留念,但脸上的表情却出卖了他,王源接过外套披上,那外套上是他的味道,心中叹了口气,罢了罢了就当做了场梨园春梦。


  凯司令却突然回头过来,“眼镜在外套胸前的口袋里,可得给我收好了,等我从燕京回来,我要你完整无缺的还给我。”


  王源看着他捂嘴轻笑,只见他撇过头也难掩笑意,父亲那年与自己分别时的话语回荡在脑海里,“源儿,唯愿你一生平安喜乐,长命无忧。”现在自己同样也想把这句话送给司令。



  


  


  


  


  


评论(84)
热度(1352)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