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我好想你

背景:都市  

人设:年下


一连睡到第二天的下午,若不是被窗外的蝉鸣声吵醒,王源想自己应该会一直睡下去,他已经记不得自己过了多久这样不分日夜的日子,额头上满是汗水,脑袋也还没有完全的清醒,一直回想着刚刚做的那场梦,梦中的场景也像现在一般是一个盛夏光年,他躺在一个人的怀间,那人吻着他后颈的肌肤声音低沉温柔呼唤他,“源儿。”

 

王源将浴缸的水放满整个身子都浸进去屏住呼吸,从耳边传来若有似无的话语,“别泡太久,水会凉的。”王源猛地睁开眼睛,空荡荡的浴室里确实只有他一个人,也对,那都是好几年以前的事了,没想到居然过了这么久,想到这里,王源坐起身捂住脸笑了起来,笑着笑着眼泪却顺着脸颊滴进了浴缸里。

 

曾几何时王源无数次想要试图去改变什么,但到最后他什么也没能做。

 

摊开手心,王源叫人算过他们的命,算命的人说他们有缘无分,他问那个人,“假如有一天我们分开,你想过是什么原因吗?”

 

因为时间?因为距离?还是因为我不再爱你了? 那个人只是淡淡一笑,"什么都有可能发生,不过最起码陪你的这段路我会全力以赴。"

 

对于王源来说,那个人就如同夏日吹过的凉风,算不上一见钟情,但却值得念念不忘,王源会不断想起他们每一次的对白都比上一次更加暧昧就忍不住由衷的喜悦。

 

"请问您需要喝些什么?"

"一杯冰拿铁不加糖。"

"带走还是在这里喝呢?"

"带走。"

"您的名字是?"

"Roy。"

"好的。"

 

这份回忆充满了咖啡的香气,王源记起自己总是非常任性,为了在下班之后喝到一口满意的咖啡,他甚至愿意舍弃公司附近的所有咖啡馆而开半个小时的车到另外一个区去买一杯咖啡。王源一向不喜喝热的饮品,他喜欢冰凉彻底带着淡苦味的口感,仿佛发泄一般以此释放自己的压力,但一开始他不过就是一个冰咖啡的热衷者后来他给自己找的理由千奇百怪却难掩真相,他喜欢上了在这个咖啡店做兼职的咖啡师。

 

因为年纪偏大又一直没谈过恋爱,王源对于这方面的事情一直保持着一种中立抗拒的姿态,他自认为一个人也可以过得很好,却忍不住将眼神紧紧黏在那位咖啡师的身上。那位咖啡师高挑俊朗,笑起来露出两边的虎牙看着稚气未脱,小朋友就是小朋友,平时看看也就算了,王源也还真没冲动出手,但小朋友却意外的在一天下班之后扯着双肩包的背带,结结巴巴地在店门口对王源邀约。

 

“那个···可以一起吃个饭吗?”

 

王源吓了一跳,不会是玩大冒险之类的吧,站在原地半天没反应,小朋友笑着抓抓自己后脑勺的头发,“抱歉,吓到你了?”

 

“···没。”

 

“其实我观察Roy先生很久了,如果Roy先生实在是觉得不太妥当,拒绝我也是可以的。”

 

“···你可以···可以叫我王源。”

 

什么年龄差,什么原则,统统都抛弃了,王源觉得自己突然像变回了刚上大学的小男生,就这么随随便便沦陷了下去。

 

老实说,王源其实并不太喜欢自己现在的这份工作,父母一起创立了家族企业,他是唯一的儿子,继承家业的事情落到他的身上让他有些负担,大学毕业以后直接就去了自家的公司从最底层做起,别人谈恋爱的时候他都在工作,别人工作的时候,他又周旋在商业大佬各种的人际关系网当中。家人也给他介绍过几个对象,相亲时候饭吃过几次,来的姑娘要不就成了朋友,要不就是直接了当跟他说,“敷衍的话还不如不要开始。”

 

王源经历过这些后开始思考自己到底想和什么样的人交往,或者说自己交往的对象应该是什么模样,最少也是知书达理温柔体贴,不用长得特别惹眼,看着干净舒服就行。明明要求也没有很高,但看了这么多年已经朝着三十岁奔跑都还没个有眼缘的。

 

试着答应了小朋友的邀约,面前的男孩脱下了店里的制服换上了简单的帽衫和牛仔裤,满身的年轻朝气,王源不经低头看了看自己笔挺的西装第一次感觉自己真的老了。

 

“Roy先生想吃点什么?”

“你不用···这么生疏,随意点,叫我中文名字就行。”

“嗯,王源儿,你不说就我决定啦。”

“···我忘记问你的名字了。”

“Karry呀,每天胸章上都标着呢。”

“诶?”

“嘿嘿,开个玩笑啦,我叫王俊凯,你可以叫我小凯或者凯哥。”

“我年纪比你大。”

“是吗?没感觉到,王源儿你明明就是一张娃娃脸。”

 

完全没有生疏和距离感,仿佛两个人早就是朋友一般,也确实,王源都算是这家咖啡店的老顾客了,王俊凯抱怨说今天再不告白过两天兼职就结束了,到时候人海茫茫要再相遇也难了。

 

明明是这样独立的王源,第一次有了想要和别人撒娇的心情,他想一股脑把自己在工作上生活上不开心的事都告诉王俊凯,王俊凯一定可以为他排忧解难,一定可以张开双臂将自己抱紧任由自己撒娇,仅仅是想想而已,王源就已经忍不住嘴角上扬。

 

简直太意外了,王俊凯就像是老天爷送他的一个礼物,之前长久的孤独都不值得一提。他难得活泼话多,在晚餐上滔滔不绝说着自己身边一些有趣的事,并且在将王俊凯送到小区门口的时候凑上去附赠了一个拙劣的初吻,王俊凯没有憋住笑出来,捧住王源的脸颊仔细看了看又郑重其事地吻上去,“第一个吻要给真心喜欢的人。”

 

王源红透了脸,他被这个小自己好几岁的男孩撩到,摸着酥麻的嘴唇回味刚才,发现自己是真的很喜欢王俊凯。

 

在一起时间长了也有偶尔看不顺眼的地方,但常常是王俊凯一个细微的小动作都能让他开心一整天,他发觉时间开始不够用,除了工作以外甚至于工作的时间他都在想着王俊凯,为了能和王俊凯看起来更般配一些,他甚至给自己买了几套时髦休闲的学生装扮故意一到下班就换上,王俊凯每次都会搂着他的肩膀贴在他的耳边轻声说,“我还是喜欢你穿西服的样子,就像是偷穿了长辈衣服的小孩,特别可爱。”

“不许再说我可爱了···都这么大岁数了···”

“那就说你萌。”王俊凯每次说话都能勾得王源的心痒痒的。

 

王源让王俊凯把学校的宿舍退掉到自己家来住,帮着王俊凯去学校收拾行李的时候好几个室友都问王俊凯什么时候有这么豪的朋友了,王俊凯笑而不语手上忙活着跟王源理东西,等把宿舍的行李全都搬回家里摆放整齐已经到了半夜。

 

王源故意拿了王俊凯的一件衬衣当作睡衣,王俊凯人看着比他壮实许多,衬衣在他身上也是松松垮垮正好盖住了臀部,他甩了甩袖子往王俊凯怀里钻,王俊凯一把搂住他的腰就往沙发里带,他坐在王俊凯的腿上听见王俊凯笑呵呵地说,“我们家的儿子真是好任性。”

  

"儿子会对你做这个么?"搂着王俊凯的脖子,王源往他嘴角轻轻咬了一口被他抱起来放到床上压在上头, 王源看见王俊凯的脸越发靠近,两个人的瞳孔里近到只容得下对方,王俊凯弓下腰与王源耳鬓厮磨,"源儿,我喜欢你,从第一次见到你就忘不了。"

 

感觉太过幸福,所以胆小,王源有点不敢想,不敢想王俊凯会陪他到老。 

 

两个人交往到王俊凯大学毕业,王源本来想用自己的人脉帮王俊凯找个工作,但是王俊凯没有接受,一直以来他都很受王源的照顾,现在出了校园他应该像个真正的男人一样成为王源的依靠,虽然王俊凯拒绝了王源的好意,但王源还是想在私下默默的能帮王俊凯一把就是一把,因为王源希望王俊凯在未来的计划中会有自己。 

 

可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王俊凯对他许诺过的约定还历历在目,“王源儿,我会全力以赴为了我们的将来去努力。” 

 

王源就当自己是一只贪吃的小熊,永远永远都把头埋在蜜罐子里,他甚至已经和王俊凯说好,等王俊凯一有空他马上就空出假期两个人好好去旅行一次。

 

王俊凯打算创业开一家咖啡店,一个人从原豆到烘焙,店铺的选址设计,产品的亮点全部包揽,“源儿,猜猜我的咖啡店叫什么名字?”

“嗯···猜不到,你说吧。”

“Karroy,用来代表你和我。”

“这样好吗?”

“我们第一次相遇就是在咖啡店啊,以后你不用跑那么远,我就开在你们公司的附近,随时等着你。”

 

王源从浴缸里站了起来,水已经凉了,他抽了浴巾盖在头上,浴室里安静得吓人,只有还未擦干的发丝落着水珠跌落到地面溅出一朵水花。

 

王源的脑袋里有些吵,那一年的夏天他在机场的等候座位上闲得无聊又把行李箱拉开检查了一遍,手表显示距离登机的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他不想让王俊凯觉得他多事,但还是不放心地又给王俊凯打了个电话。王俊凯哪能不知道他那些小九九,这次旅行本来王俊凯是没空去的因为要忙着准备开业的事,但王源美其名曰说带王俊凯看看国外那些咖啡店都是什么样的取取经,实际上是想和王俊凯在拉斯维加斯把关系确定了,没想到王俊凯居然还迟到。

 

王俊凯在电话里的声音有些焦急,但还是习惯性地先安慰了下王源,“源儿,别急,就快到了,路上有点小堵车。”

 

“都让你别回去讨东西你偏要去,明明记性又不好找还找半天,什么东西不能去了拉斯维加斯再买吗?”

 

"是很重要的东西哦。"

 

"到底什么东西啊。"

 

"秘密。"

 

距离登机还有半个小时,王源已经生气的去帮王俊凯查看有没有当天晚上的下一班飞往拉斯维加斯的航班,打了电话过去给王俊凯,一直无人接听,再打,无人接听。

 

还有二十分钟的时候王源进入了王俊凯的语音信箱,“喂喂,过分了哦,你如果真的不来,我就退票了。”

 

还有十分钟的时候王源再次拨打王俊凯的电话进入了语音留言信箱,“我真的退票了,王俊凯,你到底怎么回事啊,你接电话啊!”

 

五分钟,“混蛋,好了去不成了,看你这家伙怎么补偿我的损失。”无人接听。

 

一分钟。王源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王源被吓了一跳,接起来正准备责怪王俊凯的迟到,却意外听见对面传来其他人的声音。

 

“您好,请问您是王源先生吗?” 

“你是谁?”

“请问这是您的手机吗?”

 “哈?”

 “您似乎把您的随身包丢在咖啡店了,我是咖啡店的店员,如果您有空请回来领取一下可以吗?”

 

王源一脸郁闷的回到停车场将行李塞回车子的后备箱,怎么回事?他一路开着车往公司附近的咖啡店去,下车刚抬头打量了下蓝绿色的霓虹灯招牌不由地被吓得靠在了车门上。 

 

Karroy,用来代表你和我。

 

咖啡店招牌上清清楚楚印着的几个英文字母正是Karroy.

 

早在前台等待的店员透过落地窗看见王源回来立刻跑出店铺将一个随身包交到了王源的手里,王源手指颤抖着打开包,内心里不断安慰着自己没事的没事的,眼前出现的是一本笔记本还有一部手机。

 

那是一本手札日记,王源仔细的阅读过每一字每一行.

 

[我终于下定了决心重新生活,你的店我转让给了别人,我让他把店铺的名字换掉,他却不愿意。]

 

[医生说我的症状需要自己缓解,否则吃多少药都没有用。止疼药无效果,吃了正常的剂量可是心脏还是很疼。我去把你的手机修好了,话费也重新充值了,哎,不仅是你傻,我也成傻子了,你哪里还有可能再打给我。]

 

[这篇日记是不是重复了,会不会是我的症状又严重了?小凯,已经几年了?你真傻,那天如果我们没有要去拉斯维加斯,如果你带我一起回去,如果···]

 

身上未擦干的水珠印湿了王俊凯的衬衣,这么多年了他一直没有更换一款洗衣液,王俊凯的衣服到现在还是保持有相同的味道,王源有些愣愣地坐在床上,仿佛噩梦初醒。

 

王源永远不会忘记某一天自己在车里哭得撕心裂肺,那是王俊凯事发两年之后自己最严重的一次发病,自己完全沉浸在了回忆中不可自拔,甚至在回到现实的时候也无法得到解脱。手指冰凉僵硬,左手无名指上的婚戒就是王俊凯口口声声说的那个重要的‘秘密’。傻子。王源傻傻看着手指上的戒指,“真傻。”

 

几年前机场外发生的特大交通事故几乎成了王源的梦魇,没日没夜噩梦一个接着一个,崩溃只是迟早的事。王源被家人送到了精神疗养院,换上病服他每天在小小的病房里写日记给自己,每当分不清梦境与现实的时候他就一页一页翻日记。症状好些后,他被家人带回家,但却依然被医生警告重新发作的可能。

 

王源停止了工作,将自己这几年存下的钱开了一家咖啡店,没开多久他受不了内心与梦魇的双重折磨把店转手给了别人,而两年之前的病症发作也是王源最后最严重的一次发作,他离家出走,开着车四处游荡,这是一段幻想中的重逢,持续时间之久让王源自己也没预料到。他确实需要一次释放来发泄喧嚣痛苦,这是唯一的契机。他给现实里的自己留下了回来的线索,日记的记录让他从长久的病发幻想中回来,过程无比痛苦,却是真正意义上的告别,与梦魇也与王俊凯告别。

 

翻开日记,王源提起笔想了一会在本子上写下。

 

[我试图骗自己,但我发现我无论如何都骗不了自己的心。王俊凯,那一次的旅行我打算一个人再去,你啊总是记性不好,怕你又忘了什么东西没带还是我来整理行李吧。你最喜欢的那件衬衣我会帮你烫好,你不用总是担心我,我也好久没对你撒娇了。



王俊凯,我好想你。]


当年事故之后的几天,警察局打电话让他到局里认领东西,王源从警察手里接过一个深蓝色绒面的首饰盒,侧面沾着的点点血迹也已经干了发黑。王源打开盒子看见一枚戒指静静躺在里面,戒圈中间套着一张卷起的小小字条,王源想如果是买下这枚戒指的主人亲手交给他那该有多浪漫。


纸条上用钢笔简简单单的写了几个字,不是什么甜言蜜语,却能让人感觉无比幸福.

 

[和我结婚好不好?]

 

pic:Nora

==========end===========

 


评论(112)
热度(1156)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