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24Days (完结)

凯源两人间跨越三十年的穿越恋爱物语,小清新日剧式描写。歌手X歌迷 ,越过时光只为与你相见。

Chapter9


Chapter10 24Days

 

  火车的汽鸣声响彻在整个车站里面,王俊凯找到座位坐下朝着窗外望去时眼神已经变得坚定而勇敢,隔壁座位的男孩转头问他说,“你好,你也是去比赛的吗?”

 

  “嗯。”

 

  “你好,我叫夏常安,诶?这是你准备的曲子吗?”

 

  王俊凯将手上被雨水沾湿的乐谱递给夏常安,“你好,我叫王俊凯。”

 

  男孩接过他的乐普翻开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好棒的旋律,这曲子有名字吗?”

 

  王俊凯摇摇头忽然问男孩,“今天几号?”

 

  “8月23号。”

 

  王俊凯若有所思在心里默默数了数,“这首曲子叫24Days。”

 

  “24天?有什么意义吗?”

 

  王俊凯笑了笑,“这是我24天的爱情故事。”

 

  火车开了几个小时终于到达目的地,王俊凯却并没有同夏常安一起往比赛的场地赶,他刚刚在火车上思考了许久,决定放弃这场比赛,他将乐谱再一次放进夏常安的怀里,“这个给你吧。”

 

  “王俊凯?”

 

  “比赛我不参加了,这首歌借给你演唱,如果你获得了冠军就算欠我一个人情,下次见面你要帮我一个忙。”

 

  “为什么?”

 

  “比起歌手我更想写歌。”王俊凯撒了谎,“祝你成功。”王俊凯和夏常安打了声招呼便匆匆回到车站里买了回程的火车票,心想若是快一点回去还能再见到王源,但当他风尘仆仆转回到出发的地方,迎接他的不是王源喜极而泣的拥抱而是电车脱轨事故的噩耗。

 

  这一场事故几乎无人幸免,人群与消防车将电车车站围得水泄不通,王俊凯一瞬间愣在了车站外面,等反应过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冲进了人群像是疯子般到处寻找,只要与王源有那么一丁点相似他都会抓住别人让别人转过头来,错了错了,全部都错了,远处的消防队员过来维持秩序,他挤过去揪住消防员的衣服大声质问,“还有多少人在里面?”

 

  消防员扯开他的手,“这次事故比较严重,还请各位家属不要激动配合我们尽快将里面的伤者救出。”

 

  “他叫王源,我求求你,求你们帮我找找他。”

 

  然而并没有出现一个人可以帮他找到王源,等待消息的整个晚上王俊凯都没有合眼,从清晨就一直拨打着事故的搜寻热线,没有,什么都没有。所有购买过车票的人已经全部统计结束,电车内能找到的伤者和尸体也都全部登记在册,新闻里面重复定点播放着搜寻的进度,王俊凯转了好几个台,每个人的名字都仔细看过,就是没有王源。王源像是凭空消失在了这个世界,王俊凯突然想起什么跑进卧室搜索王源带来的东西,王源来时穿的T恤裤子还有那件黄色的雨衣和蓝色的雨鞋,全部都不见了,他像是从未来过这个世界。

 

  王俊凯不相信,他骑着车去打工的书店询问店主爷爷,店主爷爷想了许久说,“记不清了,好像是有这么一个孩子,但是名字和长相都记不得了。”

 

除了店主爷爷之外,王俊凯把这段时间他们一起遇过的人几乎都问了个遍,没有人记得王源的长相和名字,甚至去王源的外婆家里问,连他的外公外婆也记不得他,王俊凯握着脚踏把手的手指在剧烈颤抖,王源的外公看见他一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有些心疼,请他到房子里坐下,王俊凯又认真问了一遍,“叔叔您真的记不得了?”

 

  “也不是说不记得,只是那日你确实同一个孩子来过我家,那个孩子好像与你同姓是你的表弟,还说和我一样喜欢种花,可我对他的长相却没得一点印象真是奇怪,那个孩子是发生了什么事吗?”

 

  “……他回去他老家了。”王俊凯强颜欢笑,心里差不多也猜得到一二了,将口袋里的一包紫阳花种子递给外公,“这是他走之前让我带给您的种子。”

 

  “太有心了。”

 

  王俊凯这才终于明白为何那天分离,他后悔了上去拉王源的手,王源转身过来竟是一脸的泪水,怕是王源早就已经知道自己将要回去那个所谓的‘未来’。王俊凯不敢想象王源是抱着怎样的决心才将自己送向了火车站,明明知道再也不能相见,为什么不阻止自己去比赛,为什么不两个人老老实实待在家哪里也不去,很多个假设充斥着王俊凯的脑袋,几天未歇加上又犯了低血糖,身子早已经扛不住,回到家里倒在床上就发起了低烧。

 

  王俊凯做了一个冗长的梦,梦中的自己顺利参加了那场原创歌曲的比赛,一曲成名,随之而来的是无数的关注和邀约,举办比赛的部门领导甚至阻止了他回去的行程,王俊凯不得不更改了回程的日期跟着其他几位选手一直奔波于各种小型的见面会。只是电视上炸开的新闻让他心有余悸,他看到电视画面当中出事电车的惨状立刻打电话询问伤者和死者当中有没有一位叫王源的人,所有人都信誓旦旦地告诉他,没有,他给王源写了很多信,等自己到家的时候才发现不是王源不回他信,而是王源根本就不在,他的信件将自己家门口的邮筒塞满。王源走了,什么都没有给他留下,没有人记得王源,只有他一直傻傻抱着执念以为自己开了演唱会就一定可以在未来遇见王源。

 

  他顺利的按照未来王源所说的那般踏上了星途,他的歌播放在大街小巷,世上像是无人不爱他,他的每一张专辑和每一场演唱会的门票都被抢购一空,他满世界的到处飞,满世界的寻找,毫不避讳的承认他唯一的一段恋情,然而他一无所获。没有人能懂他失望后的绝望,他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越发的老去,似乎离王源越来越远,他不知道还要等待多久,不知道会不会再也找不到。

 

  他花了十年将近一半的人生都耗费在一场根本无果的追逐上,开始有人质疑他的执着,有人指责他的执念,他们都认为他疯了,他也觉得自己疯了,疯了所以才在演唱会上看见幻影,他追着幻影一直奔跑冲出人群冲出会场踏上一辆刚行驶过来的电车,他在电车一片爆炸的火光中摇晃晕厥,再一睁开眼睛,王俊凯浑身是汗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刚才的梦太过真实,他好像重活了一遍,不,不是一遍,而是无数遍,他终于想起这十年的时光他活了无数遍,从18岁到28岁,为什么28岁之后的自己没有遇见王源,那是因为他28岁的身体早就已经在那次的电车事故中消亡,这是他最无法接受的一种结果,而他的灵魂与意识却重生回到了1989年的7月,他需要靠着这一次次回溯过程来增固灵魂的记忆。

 

  王源一直都在骗他,他们根本就没有所谓的未来。

 

  并不只是他而已,王俊凯拿来了笔在纸上写写画画理清头绪,如果说自己是因为肉体的消亡而灵魂重生到了18岁,那么王源为什么又会无数次与他重逢在这个时代呢,王俊凯不敢再往下想,这个结果实在太过残忍,笔尖将纸面划破,所有线索的箭头都在指向一个答案,王源永远停在了他的17岁。

 

  王俊凯的判断没有错,那一天王源打工结束的晚上,他执意要在暴雨中乘电车回家,电车开到一半突然发生了严重的事故,电车内将近一半的乘客全部遇难身亡,清点死亡人数的时候却始终少了一个人,搜救队连夜搜寻到第二天将近24个小时后才终于找到那名死者王源。

 

  王源死前强烈的求生欲让他有幸穿越到了王俊凯的时代,然而在与王俊凯度过24天之后,未来空间的搜索时间也已经接近24个小时。不同于王俊凯的是,王俊凯的记忆会越来越完整,而王源的记忆却在不断的时光回溯中渐渐消失。

 

  从一开始遇见王俊凯,王源只是本能的朝着王俊凯求救,他还那么年轻他不想死,王俊凯仿佛成为了他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然而每一次回到1989年,他忘记的东西就会越来越多,到后来他连找王俊凯求救的事情也忘记了。最初王源不断更改着自己的某些行为希望可以改变历史,可他无论做出多少改变,回到未来依旧还是死亡的结局。他开始喜欢王俊凯,他想活过自己的17岁,想在未来遇见长成真正大人的王俊凯。

 

  渐渐的,他们两个人回溯的意义都早已不同,王源依赖着这个叫王俊凯的男孩,这个男孩已经陪他走过无数次生命最后的时光,他发现自己早就爱上了王俊凯,他变得单纯了许多,放弃了自救做改变只想成为这个男孩最简单的歌迷。王俊凯何尝不是同他一样,最初的最初,王源在妈妈房间里听的那首24Days还不叫这个名字也并不是一首情歌,虽然曲子的旋律相同,但歌词并不是在写他和王俊凯24天的恋情,之所以这首歌会成为24Days,那是因为王俊凯也在不断的回溯中爱上了他,是王俊凯一次又一次慢慢将歌曲改写成了他们的24天。

 

  他们后来都不再害怕死亡,如果每一次回到原点都无法改变结局,那我情愿就在不断重复的时光里遇见你。

 

  被救起后所有的故事都是新发生的,是从未在王源的记忆中存在过的,刚回来的几天王源常常会做噩梦,梦见那天晚上电车的火光将自己吞噬。王源打开床头的台灯坐起来望着对面的白墙发呆,每一次梦的结尾都停在了事故当中,这是否在暗示着他什么?

 

  王俊凯之前从未改变过故事的轨迹,然而这一次,他全部都想起来的这一次,他将自己的人生彻底更改。

 

  王俊凯没有一曲成名,没有大红大紫,他看见电视上所播放的比赛节目,那个叫夏常安的男孩抱着奖杯走上了颁奖台,他说我要感谢一个陌生的朋友,谢谢你帮我实现了我的梦想。

 

夏常安是冠军,似乎梦里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事都全部转移到了夏常安的身上。王俊凯戴着帽子假装是夏常安的歌迷混迹在见面会当中,现在想要见夏常安一面实在太难了,夏常安注意到面前的人,“王……”名字还没说完就看见王俊凯摇了摇头,夏常安吩咐经纪人带他到后台等他,王俊凯来到后台透过未关上的门看到外面的世界,那个色彩斑斓让人眼花缭乱的世界,那曾是王源多少次送他去的地方。

 

  夏常安匆匆回到后台,经纪人已经在催促他,王俊凯将包里的一本诗集拿出来递给夏常安,“这是什么?”夏常安有些不解,王俊凯说,“只有你可以帮我这个忙,请你在之后的每一天都将这本诗集带在身上,假如未来有一个人找到你问起我的名字,你就把这本诗集还给他。”

 

  “你的忙我一定会帮,如果没有你的那首歌我根本就不可能获得冠军也不可能有这样出道的机会,我夏常安是一个知恩图报的人,只是你说的这个人能否大致与我形容一下我怕万一会给错了人。”

 

  “他大约17岁少年的模样,很瘦很白,笑起来特别甜。”

 

  “可是你怎么知道他在未来是17岁?”

 

  “一定是17岁,如果未来有机会说不定还能再遇见我,那时候我再跟你解释。”

 

  夏常安将诗集抱在怀里望着王俊凯远去的背影。

 

  未来?

 

  王俊凯像是一个解不开的谜团,他写的歌,歌里的词,没有人知道是什么意思,以后会不会真的有他说的那个人出现,什么时候才会出现呢,夏常安一点头绪都没有,但王俊凯将他送上了星光大道,于情于理他都应该遵守这个约定。

 

  夏常安想起晚上在后海海滩边遇见的那位少年,王俊凯过去跟他说过的话在脑子里回响,“大约17岁的模样,很瘦很白笑起来很甜。”夏常安看见少年手捧诗集笑着流泪,应该就是这个人了吧,终于物归原主,他与王俊凯的约定也算是完成了。

 

  找这本诗集王俊凯花了很大的力气,他几乎是翻遍了家里的所有抽屉和柜子,最后却在自己平时背的书包里找到,他不知道王源是什么时候趁他不注意将诗集放在了自己的包里,由于诗集是这个时代的东西,所以并未消失,他翻开每一页查看想要找到王源是否给他留下了寻找他的线索,可惜没有看到他想看到的线索却意外发现了王源给自己认真的告白。

 

  * 我喜欢一位叫王俊凯的歌手。*

 

  王俊凯捂住嘴再也控制不住哭了出来,眼泪滴在书页上将诗句的字迹都模糊,这个小调皮还用了他的钢笔给他写情话,他举起钢笔轻轻一吻,在王源的告白后面写下。

 

* 想见你,我依然不会停息。*

 

  正如他写给王源的话,他没有停止脚步,即使看不见未来不能预测结果他依旧还是要在这孤独的路上寻找王源的身影,如果不能唱歌,那就作曲改或编曲子将自己的才华留在世上,他知道他的每一首歌未来的王源都听过,总会有一段熟悉的旋律带领着未来的王源找到他。

 

  他更换了无数的笔名成为了娱乐圈中最为神秘的作曲编曲大师,多少人都有幸唱过他改编的歌,多少人因为他的歌曲红极一时。他长大了,从一个男孩终于长成了一个成熟的男人,这么多年里他也看到了夏常安的成长,夏常安满世界的飞,到处开演唱会宣传专辑和新歌,就像梦中的他一样。

 

  转眼间已经到了1999年,十年的时间眨眼而过,王俊凯知道快到了,夏常安把巡回演唱会的最后一站开在了故乡的凯旋大舞台,那一天去的大部分歌迷都来自于附近的小镇,王俊凯刚进会场就看到一个眼熟的人,女孩梳着两条长长的麻花辫,一脸兴奋地在和身边的青年说着什么,青年看上去眉清目秀,眉眼之间倒是和王源还有些相似,王俊凯没有上前打招呼,这场演唱会应该是他这段人生的一个节点,但他最少知道了,原来以前自己开演唱会的时候,歌迷当中居然还有王源的父母。

 

演唱会进行到中段,会场里响起24Days的前奏,夏常安刚举起话筒还没唱两句就被突然下起的暴雨淋成了落汤鸡,这一切都在王俊凯的梦中出现过,如果现在舞台上的人还是王俊凯,那么现在台上的人应该快到要冲下台的时间了。

 

王俊凯的头发被雨水打湿,他现在不是歌手了,他终于可以在歌迷的人群中抬起头张望。这一日的空间将会与14岁王源所处的时空重叠,他转过身清清楚楚看见了那个穿着黄色雨衣的王源,14岁的王源比起17岁的王源看上去更加稚气,可爱的脸庞是王俊凯这十年以来一直心心念念想再看见的,隔着两个时空的距离,多年漫长的等待,只为了换得这一秒钟的对视。不是名人的王俊凯,无人知晓他的姓名,再也没有人可以阻拦他的脚步,他追着那渐渐淡去消散在空气中的柠檬黄,用力地喊出:“王源!我喜欢你!”

 

  我喜欢你,我想见到你,我想你想到快要疯了。

 

  当他一路追到电车站踏上那列最先到达的电车时,他的内心早已不再彷徨,这一次他会带着完整的记忆回到过去。

 

  王源,我们就要见面了呢。

 

  电车开到中途外面的雨更大了,雷鸣夹杂着闪电就像是世界末日,电车头脱轨整个直面撞击到隧道边缘,被灼伤的痛感伴随着浓烈的烟雾将他呛得不能呼吸,回去了,王俊凯,他听见有人在叫他,声音像是从很远很远的地方传来,是啊,该回去了,他不知道自己昏迷了多久,只是伴随着剧烈的咳嗽声醒过来,电车里的装潢一如十年前那般,他知道,这是1989年的7月30日。

 

  不出意外他就能在7月31日晚上8点20的电车里遇见17岁的王源。

 

  他装作什么也没有发生,依旧进行着他18岁时的日常生活,结束了夜校的课程后他走到电车站等待电车的到来,罢了,24天又何尝不可,但是无论如何这一次他一定要救下王源,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王源停在17岁。

 

  电车从远处的隧道中驶来,轰隆轰隆,迎面而来的微风将王俊凯额前的刘海吹乱,他等待电车停下,进去车厢内准确找到了当初熟悉的位置坐下,即使已经过了这么多年,他关于王源的每个细节却都记得清清楚楚。

 

  耳机里充斥着摇滚乐,他的心跳一点一点加快。

 

  Tik Tok

 

  王俊凯耳机里的摇滚乐乍然停止,钟表的滴答声替换了音乐在王俊凯的脑袋里回荡不停。

 

  发生了什么?王俊凯将吉他在身侧放好,忽然之间电车上的灯全部了暗下来,这和之前发生的完全不一样,王俊凯站起身喊了几句,“有人吗?”没有人回答他,车轮碾压铁轨的声音越发的清晰了起来,他感觉到电车在加速,整个人站不稳连忙握住扶手防止自己摔倒,外面的雷声似乎在离电车很近的地方爆炸开来,他能透过车窗看见外面的天空被闪电的白光劈开,他有些害怕,他不知道这段新的记忆出自于哪也不知道自己到底会去哪里,会不会死。

 

  他跌跌撞撞在急速飞驰的电车中奔跑,“有人吗?有没有人?”

 

  明明刚才除了最后一节车厢电车里面还有许多乘客,那些乘客呢都去了哪里?王俊凯等了几分钟感觉到电车骤然停止了运行,四下里一片寂静,连外面的雨声和雷电声都戛然而止,一阵强光照进车厢里,刺得他睁不开眼睛,他抬起手遮挡住眼前的强光,背后却猛地被人撞了一下,“抱歉。”他几乎是下意识说出了口,将手放下竟发现自己站在了人群中间。

 

电车被人塞得水泄不通,王俊凯在混乱中偶尔听到有人提起夏常安,似乎这趟电车上有一大部分人都是夏常安的歌迷,他们身着装饰夸张的T恤和连衣裙,王俊凯的一身古朴装扮倒是显得有些格格不入。他挤出人群朝着反方向的车厢走去,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还没有来得及理清,从口袋中掏出随身听发现已经坏掉无法使用,更别说带上电车的吉他早就已经不知去向。

 

  王俊凯有些失落地望向电车的窗外,那是一片蔚蓝色的海,这片海域与他故乡的很像,只是过去的电车还修不到海滩的边上。跨越过海岸的电车缓缓驶过,王源把夏常安还给他的那本诗集放在膝盖上,其实他还有很多问题想问夏常安也想听夏常安说说他和王俊凯之间是怎么认识的。可是夏常安毕竟还是个明星,这一次离开明海,许多歌迷都坐着电车要去追他的下一个行程,王源想自己再跟一站,如果夏常安愿意,希望他能抽空和自己聊聊。妈妈打来电话数落他问他为什么不回家又到哪里去了,王源说今天的日程结束晚些时候自己就会回家,妈妈还是不放心絮絮叨叨地在电话里嘱咐他让他也该收收心了,马上都是要上大学的人了,王源一边应着一边看向对面电车窗外那被午后阳光照得闪闪发亮的海面。

 

      忽然有一个人挡住了他的视线。

 

  他抬起头,手机没拿稳摔在了地面上,妈妈在电话的那头询问他发生了什么,挡住他视线的人蹲下身帮他拣起地上的手机,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只觉得腿脚发软坐都坐不住一下子跪倒在地面发出‘咚’的一声,可又控制不住双手死死拽住面前的这个人。

 

  比离开时哭得更像个傻瓜。

 

  吹进电车内的海风将落在一边的诗集翻页,王源折叠过的那一面停在最上面。

 

  他听见一句温柔的呼唤,像是等待了无数个世纪般遥远。

 

  “王源,我找到你了。好久不见。”

 

  电车上的人太多,王俊凯慢慢朝着最后一节车厢走去,他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好好理清一下思绪,然而当他刚走进那节车厢就听见了一个熟悉的声音,不会错的,这是他的执念,是他花了将近一半人生在追寻的人,王源。

 

  他努力装作镇定不想要惊到面前的人,但当王源抬起头时两个人的眼神交织在一起不由地同时红了眼眶,这段旅程太艰辛漫长,不管怎么改变都无法更正的未来让他们差一点就放弃了,他们甚至不再期待未来只想重回原点再相聚。

 

  王源紧紧抱住王俊凯,一遍一遍叫着他的名字,这感觉太过于患得患失以至于积在心中的问题他都来不及去问,王俊凯紧紧贴着王源的脸颊,“我很想你。”

 

  十年的孤寂终要结束,王源终于跨过了他的17岁。

 

  电车到站,乘客和歌迷们一起蜂拥着下车,王俊凯与王源走在最后十指紧扣。

 

  谢谢,18岁的你。谢谢你遇见了17岁的我。

 

  夏常安的小型歌友会把舞台搭建在远处的海滩边上,他们仿佛那天重新回到秘密的紫阳花庭院,未来世界的一切对于王俊凯而言都太过新鲜,不过没关系,他还有很多时间让王源给他慢慢介绍。

 

  王俊凯摸到王源手指上的戒痕似乎是猜到那枚戒指可能也早在时空不断变换中消失,只有这痕迹还跟着王源没有褪去,王源似乎想起了什么抱住王俊凯的脖子用手轻抚他肩膀上的皮肤,果然顺利摸到了一个伤疤,王俊凯笑着说,“是你留下的吧,当时咬得可疼了。”王源轻轻捶了捶王俊凯的胸口,王俊凯只觉得心中一片感慨,稍稍弯腰侧头吻上了王源的双唇,时间为美丽的画面定格,仿佛在街道上拉起了结界,只有被透亮阳光照到映出的影子在偷看他们。

 

  王俊凯趁王源不注意将他手中的诗集抢过当着他面嬉笑着翻开,王源仿佛秘密被人拆穿般心跳加快,他听见王俊凯问他说,“里面写了什么?”

 

  真是明知故问啊。

 

  他看着面前的男孩,还是那么的俊朗清爽,一如多少次回溯到过去第一次在电车里遇见他,自己穿着狼狈的雨衣雨鞋站在他的面前,他抬头的时候自己也正好低头。

 

  “Karry,我找到你了。”

 

  而如今却是他找到了自己。

 

  他们在时光中互相寻找,时间的断层终于被王俊凯修复,王俊凯为了改变未来甚至放弃了梦想,因为他们约定了,要活着再见一面。王源踮起脚尖伸出双手捧住王俊凯的脸颊将自己的嘴唇再一次贴了上去,借着亲吻的间隙,笑得很甜很甜。

 

“是我写给你的情书。”

  《24Days》

 

  原曲:未知的以后-蔡淳佳

 

  全是你的都想听,

 

  那天落雨遇见你,

 

  电车上人潮拥挤,

 

  却推着你向我行。

 

  是否眼睛摇动心灵,

 

  由呼吸来呼应,

 

  当无需要说话听,

 

  你却明白我的心。

 

  盛夏灼热的诗篇,

 

  记过爱恋哪一页,

 

  单车骑过的七月,

 

  脚印湿透连成线,

 

  曾经恍惚中迷恋,

 

  光影下纯真的脸,

 

  就让我见证一遍,

 

  是你感性的一面。

 

  或永远请约定

 

  莫要一再的叹息,

 

  想见你我依然不会停息。

 

  牵了手跟我走

 

  人来人往都匆匆

 

  害羞的你藏身后

 

  钩钩我的小指头

 

  你谎话太美妙

 

  在怀间眉开眼笑,

 

  很爱青春会犯傻,

 

  乐或悲都写脸上。

 

  我年岁悄悄增长,

 

  你依旧少年模样,

 

  你想流浪在远方,

 

  我想留在你身旁。

 

  现世初夏紫阳开,

 

  愿你回到庭院来。

 

  这时代不断更迭,

 

  我只当是梦一遍。

 

  或永远请约定

 

  莫要一再的叹息,

 

  想见你我依然不会停息。

 

  回首当时年纪小,

 

  吻过眉梢与唇角。

 

  指缝中凝望着脸,

 

  痴心怎舍得告别。

 

  重复再回这原点,

 

  想陪你走到终点。

 

  只为片刻的澄明,

 

  用尽半生去虔诚。

 

  或永远请约定

 

  莫要一再的叹息,

 

  想见你我依然不会停息。

 

  是否吗?爱过他。

 

  后来你们遇见吗?

 

  开口说,第一句话。

 

  好久不见。



pic: @SAKYA.C 


《24Days》再贩调印,调印收藏点我

调印说明:因大批读者老爷私信留言询问24Days是否会再贩,我征集了大家的需求寻问了原印厂,印厂给出答复说由于印刷工艺复杂印量最低接受300本起。现请确认购买24天再贩的读者老爷添加收藏,收藏数满三百将出再贩。

评论(178)
热度(1500)
  1. Pine神明仙贝 转载了此文字
    我找到你了😭😭😭😭😭😭😭 神明仙贝: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