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24Days

*人设 歌手X歌迷

在暑假去老家陪伴外婆的期间王源不小心喜欢上了二十多年前一位歌手,由于一次电车意外他穿越回那个歌手还没出道前的某一天,一场暴雨一首叫24days的歌曲开启了王源与这位歌手的奇妙相遇。


Chpater8点这里


Chapter 9 回到未来

 

  王俊凯真的走了,王源在原地站了许久直到被来往的行人撞到才反应过来,他这一去将不再回,可王源还抱有一丝丝侥幸心理,是不是自己不搭乘回去的电车就可以一直留在这个地方?然而回去的道路没有地图也没有指南针毫无方向,王源觉得这样的自己实在有些好笑,他比以前更相信命运这个词语,所有的一切都由上天安排,人怎么可能逆杵天地的决定。

 

  他根本就没有那么坚强的心脏可以抵御王俊凯离去的忧伤,在回程的电车上他哭得就像个傻子,不管电车上多少乘客在看他,他都不在乎,眼看着火车站离他越来越远,王俊凯的时代好像也在渐渐远去,刚刚被雨淋湿的衣服还黏在身上冰凉冰凉,8月即将要结束的夏季,这个初次爱上的男孩,这段无果的恋情,明明还没来得及温存就已经消失不见。

 

  与当初来时并无多少差别,电车在进入了隧道之后突然一阵猛烈地摇晃,王源的耳畔充斥着乘客的尖叫和嘶吼,他几乎能看见不远处从车头窜过来的火焰快速将整个车厢包围,电车上的警报被拉响,整趟电车似乎与什么东西撞击上,王源没有坐稳随着前面倾倒的人群被狠狠摔在地面上,后脑勺一阵剧烈的疼痛,脑子里面天旋地转。

 

  滴答滴答,雨滴落在脸颊,王源慢慢张开眼睛,眼前一群穿着白色救护服的人将他抬到了担架上,有人握住他的手,他看到许久不见的妈妈满脸紧张跟着他坐进了同一辆救护车。

 

  原来自己已经回来了。

 

  电车事故中王源只是受了些轻伤,但妈妈不放心还是让他多在医院多观察了几天。王源靠在病床上有些好奇自己离开的这段时间未来的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妈妈告诉他那天他打工回来乘坐的电车发生了严重的脱轨事故,搜救队在现场找了他24个小时才终于找到他,能活着已经是奇迹。妈妈让他以后别再去那么远的镇子上打工,王源捂住额头,原来那个时代的24天对应的正好是这个时代的24小时,这两个世界并未出现时间的空白。

 

  那么王俊凯呢?他现在还好吗?王源抬起左手,左手上的戒指已经消失只留下一圈深深的戒痕,真是傻子,干嘛给我买小一号的戒指,这下手指上都有印子了,怎么都消不掉,他心里怪着王俊凯,鼻子发酸,红着眼睛试探性地问了妈妈一句,“妈,你还记得Karry吗?就是唱24Days的那个歌手。”

 

  妈妈摸了摸他的头回答说,“我看你真的得多在医院多待几天了,这是把脑子都给撞傻了。”

 

  “妈,你快说啊。”

 

  “什么Karry,唱24Days的是夏常安啊,你以前不是还喜欢过一个选秀歌手,就那个叫什么隋玉的不是还翻唱24Days红了,你还跟着你同学去看过他的演唱会,这都不记得了?”

 

  “那王俊凯呢?”

 

  “王俊凯是谁?”

 

  妈妈的话听起来不像是说谎,王源惊讶地睁大眼睛,他不要再住院,求着妈妈让他赶紧出院,他等不及了,妈妈说的夏常安是谁,他怎么会唱24Days,这首歌明明是王俊凯写的。妈妈看着王源觉得他简直是疯了,从他醒过来就有些奇怪,王源也不知是哪根筋搭错张口就质问妈妈,“妈,你不记得你15岁的时候给舅舅去送饭,有两个男孩到你家来看花,外公还和他们聊得很开心,你好像还喜欢其中一个高个的,你当时看了他还会脸红,记得吗?”

 

  妈妈被他的话吓了一跳,这种事王源怎么会知道,难道是王源的外婆告诉他的?

 

  “你说什么呢。”

 

  “外公还和我说了好多好多你的事,王俊凯就是其中一个男孩的孩子。”反正妈妈现在也认不出王俊凯了,王源干脆就编了一个缘由想让妈妈多提供一些线索,“他和我一起在隔壁镇子上打工,我们当时一起坐了电车,现在他人也不知道在哪里,我得去找他。”妈妈被他唬得一愣一愣的,还真的为这个叫王俊凯的孩子担心了起来,因为这些事她从来没有告诉过别人,除了当事人她和外公外婆,别人根本不会晓得。

 

  拗不过王源的坚持,妈妈只有无奈先放王源出院,爸爸开车来接他回家,顺便把王源之前坏掉的手机拿去手机店修好还给他,王源坐在车里看到大街小巷到处都是这位叫夏常安的海报和广告,顺口问了爸爸一句,“他有这么红吗?”就连一向对娱乐圈没多大兴趣的爸爸也不经提起说:“他红的时候你还没出生呢,说起来我跟你妈也是在他的演唱会上认识的。”

 

  然而海报上有些沧桑的英俊男人却不是王俊凯,手机里即刻下载了歌曲播放,曲子还是原来的曲子,歌词也并未有多大改变,只是唱歌的人换了再也不是那个眉目清秀的男孩。除了24Days以外,夏常安其他的歌都与Karry不同,Karry的其他歌曲在网上也查询不到。

 

  暑假还有一段时间才会结束,这两天妈妈带着王源去商场购置了一些上学要用的东西,几乎每个商场都在播放夏常安的歌曲,王源也在周末抽出一些时间去网上的百科里对夏常安做下了功课。夏常安出道了28年,最开始是因为参加了原创歌曲大赛获得了冠军从而走上了正式歌手的道路,至今已经发行过30张专辑,开过几百场演唱会,在华人歌手中占有重要的地位,曾被封为华语乐坛的情歌天王。

 

  如果王俊凯现在还在的话,那么他的地位应该也与这位叫夏常安的歌手无差,那一场原创歌曲的比赛明明王俊凯也去参加了,为什么却没有唱自己的歌反而把自己的歌给了夏常安来唱?王源怎么样都想不通,要是可以,他真想要当面去质问那位夏常安,王俊凯在哪里,你凭什么唱王俊凯的歌。

 

  王源想回去伏光小镇的外婆家里,或许能在那找到一些线索,可是经过电车事故之后妈妈不再愿意他再回外婆家,而且更坚定了决心要把外婆从小镇接过来住,王源只有打电话求外婆跟妈妈说说软话,外婆竟然在无形中帮了他一把,硬是说如果不把王源送回小镇来,她是绝对不可能到城里来住的,妈妈警告王源别再去打工,王源嘴上答应着,心里却想着第二天得赶紧去音像店。

 

  伏光小镇早已更名和过去时代不同,毕竟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原来住在这里的人有搬走的也有租给其他人住的,王源搭着公车去往隔壁的明海镇上,老远就看见音像店的店长大叔翘着腿坐在店门口吃盒饭,店长大叔注意到他激动地站起来,“小源!”

 

  王源也有事情要和店长大叔核实,见到店长大叔的第一句就是赶紧问他是不是很久之前这个店曾经是一间书店,店长大叔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的?”王源又继续问他是不是和当年那位店主爷爷的孙女结了婚,店长大叔更是被他吓了一跳,“我记得你也不是我们镇子上的人怎么会知道这些事,我太太已经去世一年了,之前这家店是她爷爷留给她的,她说要开花店,后来她去世之后我又不太会照顾花,所以就把这里改成了音像店。”

 

  大叔说起这个正要问王源,“你之前那次电车事故没事吧,我在新闻里看到,吓都吓死了,还好有电视台拍到你被救出,我还想着要来城里看你却不知道具体是哪家医院。”

 

  “没事没事,我就一点小伤。”

 

  “挺严重的哦,我看不少人都被送到医院了还有几个都死了。哎,怎么会出这种事,还好你命大。”

 

  差点给店长把话题带偏,王源还有很多事没来得及问,忽然有人来店里买CD,王源见店长手上的盒饭还没吃完直接就进门先帮他招待了起来,来的阿姨说要找一张夏常安的精选集,王源一听来了兴致,给阿姨在试听区里翻了许久才翻到一张精选集CD,真是怀念啊,他还曾在这个地方听过Karry的歌,阿姨笑着说王源年纪轻轻的还挺能做事,王源动作麻利的收完钱,看见店长回到店里,“大叔,你听说过Karry吗?”

 

  “没有,怎么了?新人?”

 

  “嗯……那你记得你以前有帮我录过一张CD。”

 

  “你说夏常安的24天?有好多人翻录那张磁带,怎么你有朋友也想要?”

 

  “没有没有,夏常安好有名啊。”

 

  “那当然啊,像我们或者你妈那个年纪的,谁不知道他啊。”

 

  “当年和他一起参加比赛的另外几个人呢?”

 

  “也当歌手了吧,没听说过,怎么了?怎么突然对这个感兴趣?”

 

  “没有没有,随便问问的。”

 

  看起来现在这个时代的所有人都已经记不得王俊凯了,“那隋玉呢?”

 

  “这小子的碟挺好卖的,最近几年刚刚才火,听说夏常安还帮他写过歌。”

 

  店长大叔所说的这些事他闻所未闻,甚至还打了电话给以前一起看演唱会的同学询问,“我们以前一起看的是隋玉的演唱会吗?”同学笑他说,“你是不是小小年纪就得了老年痴呆。”确实不一样了,连同过去历史全部被篡改,只是这样的历史中王俊凯竟然没有一丝踪迹,就连他留下的那些歌也消失不见,王源只觉得心里委屈酸楚得不像话,王俊凯,你不是让我来找你吗?你要我去哪里找你,你应该大红大紫在这个世界里,我随处都可以看见你的身影听见你的歌声,可是这世界这么大,我却根本无法听见你的声音。

 

  夏常安好像是这整件事唯一的突破口,王源想要去见夏常安,然而这几乎比登天还难,以夏常安的出名度,不管是机场还是各种见面会表演全部都是人群爆满,想要和他面对面那得需要越过粉丝躲过保镖和经纪人,太困难了,不管去哪里都无法真正的见到夏常安本人。

 

  很绝望,王源没有一点头绪,他不知道该怎么办,八月即将要过完,他躺靠在外婆家客厅的沙发上发着呆,外婆给他煮了绿豆汤冰好端到他面前,王源手里接过一勺一勺喂进嘴里,突然鼻子一酸哭了出来,外婆坐到他旁边给他递过来一条手绢,“源源啊,这是怎么了,怎么还哭了。”

 

  “没事,外婆,我就是突然想到一个人。”

 

  “你外公从前就喜欢折腾,听说我喜欢栀子花,他就去种些栀子花,然后搬到了这里,家后面有个小水塘,我说吧,这里养养荷花也是蛮好呀,他还真的开始在塘里养荷花,后来你妈年纪还小,镇子上有人新搬来,也是两个男孩子,都喜欢种花听歌的,你外公和他们互相不熟也能聊上几个钟头,之后其中有个孩子还送来了些种子给你外公,喏,就后院现在种的那些,养了好多年了。”

 

  外婆拉着王源往后院里走去,满满一院的紫阳花色彩斑斓簇拥成花墙,王源的眼泪是停不住了,王俊凯怎么这么好啊,到底是什么时候又过来了一趟还给外公送了紫阳花的种子。外婆拍了拍王源的后背,“傻孩子,你外婆我成天就想,要是跟着你妈跟着你回去城里也能生活上照顾点,可惜你外公万一哪天回来我不在他可又得急喽,我还得帮他看着他的花不是吗?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我们源源这么好命,想的人一定会来,要耐心点等。”王源抱着外婆点点头,这后院里的风景不仅是外公留给外婆的礼物也是王俊凯留给他的礼物。

 

  虽然不算正式给音像店的大叔打工,但王源还是会经常过去帮帮忙,他问店长大叔,“怎么才可以见到夏常安啊。”店长大叔笑话他和那些追星的小屁孩一样还没长大,“要不你就给他写信,一直写一直写,我听说有时候他们公司会把歌迷的信给他看。”那世界上有这么多人给他写信,他要看到猴年马月才能看到我的信啊,这个提议并不现实但也不算不可行,王源一边给夏常安写信一边打听着他有没有什么可以见面的行程。

 

  但果然写信这种事的难度还是很大,几乎没有可能寄到夏常安的手里,眼看着暑假将要结束,王源也要收拾行李准备回到城里,外婆没什么特别好的东西给他,就自己做了两件棉麻的衬衣让他带去学校穿,王源在大门口和外婆站着聊了许久才恋恋不舍地上了爸爸的车,外婆真的老了,以后他上了大学再回来见外婆的机会就更少了。王源扒着车窗往后望,一直到外婆的身影小成一个黑点才靠回座椅上,爸爸问他这段时间过得怎么样,他说挺好的,短短没几天的时间,爸爸觉得他比以前成熟了许多,王源打开许久不用的手机,看见老同学给他发来的短信,‘最近在论坛看到夏常安要来明海镇北部的后海拍MV听说隋玉也在,你想去吗?’

 

  王源刚看见短信立马回了同学一个电话,同学告诉他了具体地址,明海镇北部的后海海滩离楠枰镇不远,坐电车2个小时就到了,”爸,我要去明海。”

 

  “去那里干嘛?”

 

  “有事。”

 

  “什么事?”

 

  “很重要的事,我和同学约好了,爸,你让我去吧,去完我会自己回家的。”

 

  “不行,什么事那么重要,你妈还在家里等着你呢。”

 

  “爸,如果不去,我会后悔一辈子的。”王源解开安全带作势要开门,爸爸被他吓了一跳赶紧在路边刹车,他迅速打开车门冲了出去,爸爸把车熄火跟在他身后要追,正好交警看到过来开罚单,爸爸没办法只好又重新坐回车里,王源就趁着这几分钟已经搭上了开往车站的公车。

 

王源一路上难掩紧张和激动,直到坐上开往海滩的电车他才终于松了一口气,电车外的风景还是和多年前一样。那一天他和王俊凯坐着电车到处迷路,那一天他和王俊凯坐着电车到伏光小镇,那一天他送王俊凯去火车站,一幕幕画面展现在眼前,电车到站他第一个冲下去奔往同学所说的地点,是不是真实可信是不是真的能见到他已经不在乎了,他就像过去的王俊凯,为着一个执念步履不停。

  果然以夏常安的人气,后海景区附近到处都有人知道他的行踪,王源按照路人的指示寻找到海滩边,看见夏常安拍MV的剧组摄影棚正搭在远方的沙滩上,王源突然不敢往前走了,他有些害怕,他怕这一切到最后都是一场空,他怕夏常安不能给他他想听到的答案,他怕一切都只是自己虚幻出来的梦境,也许这世上根本就没有那24天,也许这一切都是他在发生在电车事故时做的一场梦。

 

  已经接近傍晚的天空被夕阳染成了温暖的橙色,王源站在原地一动不动,这幅景象好熟悉,他想起来了,是他与王俊凯去伏光小镇的那天,他和王俊凯站在小镇的街道上看着夕阳落下。远处剧组的人都坐上了保姆车打算回酒店休息,王源愣愣地看着剧组的车与他擦肩而过,算了,本就是不可能的事,“王俊凯,我应该去哪里才能找到你。”他独自走到了沙滩,一个人在沙滩上坐了很久很久,一直到天色全部暗下来,沙滩上的人全部都离开。

 

  盛夏灼热的诗篇,记过爱恋哪一页。单车骑过的七月,脚印湿透连成线。曾经恍惚中迷恋,光影下纯真的脸,就让我见证一遍,是你感性的一面。

 

  哼唱着王俊凯写给他的歌,想起王俊凯抱着吉他靠在洒满阳光的阳台上,那幅画面好美,即便是现在,每个细节也还是那么清晰的印在他的脑海里。忽然耳畔传来嬉笑打闹的声音,他朝着左前方望过去,一个男人拽着另外一个男人的手臂硬是不顾另一个男人的推拒将他扛到了背上,男人扛着背上的人迈步向海面脚踩着浪花,附近好像还有一两个人在帮他们拿着衣服和鞋子。王源惊讶地站起来,“夏……”一个字还没说完,就已经被冲上来的经纪人助理拦住。

 

“你是常安的歌迷吗?他只是想在这里看看海,可以不要打扰他吗?”

 

  王源打断助理的话,“我不是他的歌迷,但我有很重要的事要问他。”

 

  “每个人都说自己有重要的事要跟他讲。”

 

  “是真的……我……”

 

  夏常安注意到这边的骚动,放下背上的男人朝这边走过来,“歌迷吗?算了,放开他吧。”

 

  “可是……”助理转过头递给夏常安一条浴巾,夏常安看见呆愣住的王源,“你是要签名吗?”

 

  他身后刚刚被他背着的男人也跑了过来,王源认出了他,那是店长大叔在杂志上指给他看过的隋玉,他们确实是一起拍MV来着,夏常安回头安慰隋玉说,“没事,一个小歌迷。”

 

  “我是……”王源的大脑突然空白了几秒钟,夏常安盯着他的脸看,“嗯?”

 

  “你……知道王俊凯吗?”

 

  这下轮到夏常安呆住,他反应了好几分钟才开口问,“你是……?”

 

  隋玉和经纪人都有些不太能理解他们之间的对话,“你们认识吗?”

 

  “王俊凯……他是我的恩人。”

 

  这个故事好长好长,经纪人害怕有狗仔队在附近偷拍便伸手拉住夏常安的手臂让他快点回保姆车去,夏常安对经纪人摆了摆手让他将自己随身的包拿过来,王源看见他从包里掏出一本书,那本书看起来很旧很旧,封面都褪色了,但王源只用看一眼就知道,那是一本泰戈尔的诗集。

 

  岁月倒回到那天,他在店主爷爷的书店里看见这本诗集还用打工的薪水抵扣买下。

 

  王源接过夏常安递过来的书熟练地翻到自己最熟悉的那一页,自己曾在喜欢的诗句后面写过那么几个字。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久了。}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 我喜欢一位叫王俊凯的歌手。*

 

  现在这个句子后除了自己写的这几个字以外,还有一行笔记,字迹出自另外一个人的手,王源见过他写的音符和歌词,不会错的,即便过了这么多年,书页都已经泛黄,但有些东西永不会改变。

 

  你曾经来过我的世界。

 

  那行笔记书写着王俊凯满满的爱意。

 

  * 想见你我依然不会停息。*

 


PIC;KR1019

  

完结篇

  

评论(83)
热度(818)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