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24Days

chapter 7

Chapter 8 再见,十八岁的你

 

  电车在轨道上缓缓行驶着,坐在一起的两人想必已经有些头绪了,他不是第一次来到这个地方,而他也不是第一次在这里等他。

 

  王源清楚自己根本没有办法解答王俊凯的问题,他站起身走到电车左侧的门边,落日的余晖透过门上的窗洒在他脸上,王俊凯抬起头看见王源的背影,无数次在梦里走马观灯的景象终于连成了一个完整的故事,伸出手想要抓住他的衣摆,恍惚间竟看见自己的手背布满了皱纹,吓得缩回了手,原来是幻觉。

 

  他们在时光里寻找彼此,试图通过某一种方式一直不断回到当初相见的地点,七月的最后一天,暴雨,晚上8点20分的电车,冥冥之中时间与天气组成了暗号,第一次没有想起没有关系,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第无数次,一定有一次可以想起。

 

  王源的话在王俊凯的脑子里重复了许多遍,如果自己不在王源的未来里,如果他们在未来根本没有重逢,那噩梦中的演唱会上他看见的那个身穿黄色雨衣的人会是谁?

 

  仿佛揪着最后一丁点的希望,王俊凯自欺欺人的又问了王源一遍,“我在演唱会上见到的人是不是你。”

 

  唯有这个,请你不要否定。

 

  王源的眼泪簌簌落下,就像是演唱会那天的大雨淋湿了王俊凯的衣裳,“是我,是14岁的我。”可你却永远无法真正的来到我的14岁,“因为时空重叠的缘故……”

 

  “这就够了。”王俊凯笑着打断了王源的话,原来自己从来都没有变啊,这个无数次回溯到原点的王俊凯每次都会做出同样的选择,就算是这一次,他想他应该也会同过去一样,为了未来某一天在时光的重叠中再见到王源而步履不停。

 

  时间太长,次数太多,重复不停的相遇分离,到后来那种情感已经不再是喜欢,甚至于不再是王源,超脱了一切成为自己长久以来的执念,即使知道是谎言也会死心塌地的相信,如果没有这24天的执念,他几乎不知道该怎么过下去。

 

  未来那一场时空重叠的演唱会似乎便是他的终点了,在见到观众席里的王源后,王俊凯的世界就会应声坍塌毁灭,他将吉他梦想和歌迷全部丢下去追逐一个明知道是海市蜃楼的幻影。他一直跑,挣脱了娱乐圈的枷锁,冲出了保安的阻拦,冒着闪电和暴雨搭上一列最先到达的电车,电车在行驶的中途撞击烧毁,无人幸存。

 

  当年他的尸骨早就在火海中化为灰烬根本无法确定死者的身份,所以经济公司对外则宣称他失踪下落不明并且封锁了他的一切消息,没有人知道他已经死了,或者说没有人相信他已经死了,大家都盼望着他能在大家都不知道的世界里好好生活。

 

  而他自己却只像是做了一场梦,再次醒来,人已经在1989年7月30日的末班电车上。

 

  18岁将要结束的这个暑假里,他每天都要去打工还有练习吉他,晚上去夜校上完课他会搭乘最后一班电车回家。7月31日晚上的8点20分,他特意看了下自己手表上的日期,是七月的最后一天。电车的闪光从隧道里面传来,伴随轰轰的响声和迎面而来的微风,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电车稳稳停在他的面前,门打开,他走进去,习惯性地来到最后一节车厢找了个位子坐下,这时候的他正钟爱摇滚,连晚上坐电车也要听随身听。

 

  电车在中途突然一阵剧烈的摇晃,他低头睁开眼睛看到一双水蓝色的雨靴,雨靴的主人穿了一件柠檬黄色的雨衣外套,他们一个低头一个抬头四目相对。少年的头发丝上还沾着雨滴,而耳机里面的音乐正唱响到高潮部分,少年摘下他左边的耳机在右耳的摇滚喧嚣中对着他的左耳说,“Karry,我找到你了。”

 

  心疼的感觉弥漫过心脏,一直到触碰上他微凉的手指,忘记了那么多的事,执念也已然崩塌只有当初见面那一刻的爱永远都在,喜爱这个人,从过去一直到未来。

 

  王俊凯看了看现在在自己身边的王源,轻轻抱住他微笑着说,“那我之后不要再写歌,不去做什么歌手,就一直在这里等你,如果不在家里我就去书店待着,你总会在未来找到我的。”

 

  “不可以!”王源摇摇头,“你一定要红,一定要很红很红,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你,让全世界的人都听到你的歌,这样我回去的时候,你的歌就会出现在大街小巷,哪里都有你的身影。”如果你没有写歌,如果没有24Days这首歌,我们就没有理由再相遇了。

 

  “我恐怕那时太老你会认不出。”

 

  “不管你变成什么模样我都会认出你。”

 

  “如果我重新回到这里怎么办?”

 

  王源愣了一下轻轻对着王俊凯的侧脸吻了过去,“没关系,17岁的我一定也会重回这里与你相见。”

 

  1989年,夏。

 

  雨季似乎刚刚来临,王源用一只手就能数出剩下的时日,王俊凯早前就有收到吉他教室老师的邀请希望他去参加城里举办的第一届原创音乐大赛,这次比赛的冠军可以获得出道的资格,王俊凯虽然有些心动但还是不太相信自己的能力,有了王源在身边鼓励后,他重新又把那封邀请函拿了出来,想趁着王源还在身边的时候把歌曲写完送给他。

 

  王源靠在阳台的落地窗边朝屋内看,王俊凯抱着吉他光脚坐在地毯上右手偶尔在面前的乐谱上写写画画,王源知道他在写他的第一首歌,有关他们的歌,24Days。这首歌曲现在还不叫这个名字,王源在脑海中回想起完整的曲子,优美的旋律正一点一点的融进王俊凯现在的轻哼里,王俊凯哼着歌脸上有浅浅的笑,可能一丁点细微的小动作就会改变后来的历史,王源凑近去看王俊凯在乐谱上书写的潦草歌词,竟发现有几句歌词已然和未来自己记着的不同。

 

  全是你的都想听,

 

  那天落雨遇见你,

 

  电车上人潮拥挤,

 

  却推着你向我行。

 

  是不是每一次歌词都会有所改变,这一次的你对我是不是也拥有了新的定义,你的歌曲最能反映你当时的心境和情绪,你不断的回溯,不断的忘记再爱上。

 

  王源从背后抱住王俊凯的腰,将下巴搭在他的肩膀上撒娇,王俊凯转过脸来对着王源的鼻尖亲了一口,“就快要写完了。”

 

  “小凯,你说如果以后我们再见面的时候,你对我说第一句话会是什么?”

 

  “好久不见。”

 

后来的几天都一直下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王俊凯和王源的生活一如往常的忙碌起来。早晨王源陪着王俊凯一起去书店打工,书店的店主爷爷笑眯眯地问王源之前拿回去的泰戈尔诗集有没有看完,王源点头说有,其实他两三天就看完还抄写了几句最爱的诗句在王俊凯的书桌上。偶尔和店主爷爷聊起这个书店以后会是什么模样,店主爷爷说以后要把这间书店留给孙女,随便她是继续开书店也好或者是开花店也行。

 

聊天到一半来了一群小学生模样的男孩子,笑着闹着就挤进来熟门熟路找到漫画区聚在一起翻看。店主爷爷有些生气的要赶走他们走,“喂,小鬼,不买就不要看。”随后店主爷爷的孙女也背着书包跑过来,“爷爷,他们是我同学。”王源望着他们感觉有些好笑,小时候的自己何尝不是这副模样,突然他发现某个额头长了块圆形胎记的孩子看着有些眼熟,不太确定地问了他一句,“那个……你是叫苏成吗。”

 

  “诶?哥哥,你认识我吗?”

 

  王源捂住嘴忍不住笑出声,王俊凯听到他笑过来问他发生了什么,他偷偷在王俊凯耳边说了句话把王俊凯也给逗乐了。苏成还没理解他们为什么笑,只是小伙伴们拉他去看漫画最新一章节的结局,他连续回了两三次头还是不太懂他们为什么这样,店主爷爷的孙女把口袋里的几颗糖偷偷塞进苏成的校服口袋里,两个人的脸都红扑扑的。

 

  “这小子是未来我打工的音像店的老板。”

 

  “真的吗?”

 

  “原来以后店主爷爷的孙女嫁给了他。”

 

  说起来缘分这东西真是妙不可言,王俊凯以前还不信的,现在也不得不去相信了,下午去吉他教室练习,老师一看见他就告诉他已经帮他和其他一起参赛的学生定好了车票,王源顺口问了下日期,老师说这个月23号。

 

  王源呆立在原地没有动将手指捏成了拳头,可惜王俊凯不知道,8月23日那一天正是他们在一起的第24天。

 

  他的曲子已经慢慢完整,歌词反复修改填充,只有曲子的名字还没取,王俊凯让王源帮他想一个,王源握住他的手说,你很快就可以想出这首歌的名字了。”

 

  王俊凯翘了夜校好几天的课想用来好好陪王源到处走走。

 

  两个人一起在破旧的电影院看过电影,电影院坐无缺席,他们坐在最当中的位置,即使面前的画面再老套无趣却依然还是会被周围的观众感染或喜或悲。

 

  两个人一起去逛过周末晚上的夜市,王俊凯想给王源买个东西留作纪念,选来选去给他选了个绿松石的老古董戒指,可是尺寸戴小拇指太大,戴中指又太小,只有无名指可以勉勉强强套上,虽然戒指不算很贵但对于当时的王俊凯来说还是需要咬咬牙才可以买得起,王源不想王俊凯破费,拼命要把戒指给摘下来,但戒指似乎真的小了一号卡在手指上怎么也摘不下。

 

  王俊凯拍拍他的手背摇摇头,没给他更多的时间和戒指斗争直接付了钱拉着他离开店铺。

 

  “王俊凯。”

 

  “更贵的我现在买不起,所以先送你这个吧,等以后我成为你说的那种大明星我再帮你买。”

 

  两个人甚至还在凌晨时分去紫阳花庭院附近的山坡上等过日出,那一天的空气湿得几乎可以摸到水汽,王俊凯骑着脚踏车带王源穿梭在天亮前的街道,一路骑到山坡下两人的头发上都挂满晶莹的小水珠儿。往山顶的台阶全被青苔覆盖着,王俊凯紧紧握住王源的手,互相扶持着慢慢一步一步到达山坡的顶端,一直等到看见太阳升起才离开。

 

他们甚至会漫无目的的搭上一辆电车,漫无目的的下车,在陌生的小镇迷路,然后再上错车,下错车。看起来像是浪费时间的举动却是两个人都心照不宣的最后相聚。

  8月23日那天王源陪着王俊凯搭上开往火车站的电车,一路上并没有怎么开口说话,只是王源让王俊凯把他第一次在电车上遇见自己时听的那首摇滚乐再放来听一次,王俊凯递过去一只耳机,王源戴上的瞬间便感觉到自己的耳膜被这金属的节拍敲打得疼痛,就要说再见了,亲爱的18岁的你。

 

  王俊凯在车站外紧紧抱住王源的身体,他说,“等我回来,”

 

  王源点点头在他耳边小声说,“你未来的歌迷和恋人和你保证,你一定会得冠军的。”

 

  “谢谢。”王俊凯松开他拣起起地上的背包转过身,不知道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拥抱好像是最后一次,扭过头往后看,王源已经背向他走远,王俊凯记不得之前每次都是怎么和王源道的别,但他现在只想扔下包发疯一样地追上去。乐谱从包里掉出来散落了一地,远处传来轰轰的雷鸣声,不一会儿天空就乌云密布,王俊凯想伸手抓住王源,这是一个新的回忆,是梦里走马观灯时从未看见过的。

 

  “源儿!”

 

  他拽住王源的手臂强迫他转过身来,竟没想到却看见了王源哭得像孩子一般的脸。大雨从天而降淋湿了他们的衣裳也淋湿了地上散落的乐谱,有那么一瞬王俊凯好像看见了14岁的王源与17岁的王源重叠,他忍不住大声喊道:“我喜欢你!”

 

王源的眼眸里藏着14岁那年的回忆,王俊凯就在这一双盛满泪水的眼底找见了他的小小少年,14岁的王源在座位上弯下腰捂住了耳朵,却当听到这一声响亮的告白后放下手朝着王俊凯的方向望了一眼。

 

  王俊凯用双手捧住王源的脸帮他擦去脸上的泪水和雨水,“源儿,去找我,去未来找我。”王源咬住下唇认真地点头,王俊凯闭上眼睛深深吻在他的额头,接着转身捡起地上的乐谱和背包然后头也不回地走进了车站。


chapter9

评论(39)
热度(729)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