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最佳损友(完结)

(中)点这里


(下)

王源下班之前被同事通知要去开会,台里领导挺急的说是今天派出采访的电视台汽车遭遇了追尾事故,王源坐在会议厅里听着同事们八卦着事故的原因,说着好好的不知是谁先起了头,说,哎,你们知道吗,今天那个明星王俊凯也在,好像在接什么人,刚刚小刘给我打电话说,他一个人好凶,突然冲过来骂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

 

王源听得一愣,不清楚他们到底在说什么,王俊凯怎么了,怎么好好的会在他们电视台汽车出事的地方,越想越怕,难道是他们的车追尾了电视台的车?还是撞到了什么人?王源也等不了,低头就给王俊凯发了条信息,可王俊凯给他告白的话还在上头呢,王源想无视都无视不了。

 

当天晚上会议领导说了下事故的事顺便告知大家以后出外景一定要注意安全,别为了抢时间违反交通秩序。

 

王俊凯始终没有回短信来,王源不放心,晚上下班给王俊凯打了个电话也是关机的,快到九点的时候王源突然接到刘志宏的电话,刘志宏对着王源喊道,“快看微博。”

 

自从自己退出组合以后,王源基本三个月才会发一次微博,虽然转发量还是很高,只是和从前当明星的时候比要少了许多。也对,粉丝这种说长情也长情,说无情也无情,若是消失得太久了,确实会有些不一样。王源有些害怕,但是刘志宏不会无缘无故让他上微博,他点开软件进到热门首页,被顶到第一条的微博已经转了十几万,发微博的媒体用标签打着‘王俊凯机场接女友耍大牌爆粗口’,王源点开评论,评论区早已不堪入目,吵架的维护的看笑话的,那点开的视频里面是王俊凯生气又失魂落魄的推开人群,嘴里怒吼着,“滚!”“滚开!”最后好像还用家乡话叫了句什么,像是在喊名字,但几乎没人听清。

 

王源将塞在耳朵里的耳机拽下,蹲在地上捂住了嘴巴,眼泪从眼眶汹涌而出砸落在地面上,王俊凯喊的名字对于他来说太过熟悉。

 

“源儿。”

 

原来他以为自己在那场交通事故里。

 

王源从来没有像今天一样觉得媒体竟然是如此的恶意,王俊凯就被这样的诬陷推到了风口浪尖。他几乎很少发脾气的,总是又懂事又温柔,偶尔几次语气凶了点也是因为担心歌迷的安全。他是第一次这么失控,就像是失去了全部的理智。

 

公司还在帮他做公关,告诫他待在酒店的房间里哪里都不要去,他点点头,陈小涵站在一旁想安慰几句,王俊凯把她拉进屋让她坐在沙发上。

 

“王俊凯。”

 

“对不起,吓到你了吗?”

 

“没有,没关系的,就算真的发生了什么,我也会陪着你。”

 

“谢谢。”

 

“会过去的,你别怕。”陈小涵站起身想抱抱王俊凯,王俊凯半倚着桌子看起来格外清瘦。

 

这次王俊凯没有阻止她的动作,以前他们在一起也根本不曾牵过手,因为他说怕被人拍到。陈小涵抱着王俊凯希望面前的这个男孩可以放下坚强依靠她一下,但王俊凯始终没有把头低下来。

 

“小涵。”

 

“嗯。”

 

“你生日那天,其实我发了一条信息给你,我在里面写说,我喜欢你,我们正式交往吧。”

 

陈小涵抬起头有些不太相信自己听到的话。

 

“可是我发错了人。”

 

“你···你发给了谁。”

 

王俊凯脸上带着笑容突然感觉轻松了许多,说出来就好了,反正事情已经发展到这一步,“发给了我小时候最喜欢的人。”如果说是私奔那么在这个世界上他也只想和那一个人私奔。

 

陈小涵松开了手臂用手捋了捋头发,“这是你的答案吗?”

 

“什么?”

 

“你花了这么长时间还是没能说服自己的心。”

 

“对不起。”

 

陈小涵也笑了笑,“还好我这边你也没有越界,我也拿不了什么来留下你,这几年我也想了挺多,一个人生病的时候还是想要有人来送药送水,一个人摔跤的时候还是想要人来帮忙给伤口消毒,一个人想哭的时候还是想要人把自己抱紧,可是那些时候你都不在,你可能也在做这些事,但都不是为我。”

 

“对不起。”

 

“王俊凯。”陈小涵盯着王俊凯的眼睛,“你没有对不起谁,你是对不起你自己。”

 

旁人都有所察觉,但是自己却始终跨不过这道坎,今天在车里看见前面发生事故的车竟然是电视台的,恐惧的心情一下子就布满了全身,不敢做任何的想象,几乎快要窒息,如果那辆车子里面有坐着王源,如果他受了伤,如果他出事自己该怎么办?

 

那个无论发生什么都会在自己身边的小孩,他心里面最柔软最柔软的地方。王俊凯偶尔就会这样发呆发很久,想过去的事,然而过去的事却全是那个孩子。第一次站在舞台上的紧张感被安抚,第一次用心准备生日礼物,第一次把自己的梦想交在他的手上。

 

所以分开的那一天他竟像是被抽干了所有力气,休息了整整一个月才重新开始工作,然后听说他在其他的地方也过得很好才终于放心,但是关注的目光却从来都没有停止。

 

“一定要走吗?”

 

“我有自己的想法,这里不适合我。”

 

“这里有我还不够吗?”

 

太理所当然的觉得身边的位置王源可以站一辈子。

 

王源把帽衫的帽子戴上口罩戴上,多久没有这样全副武装的走在路上,发动汽车前往一切他能想起的王俊凯可能会在的地方。

 

十八岁的时候,我就应该告诉你,我不愿意,我不要你有什么女朋友。你怎么那么傻,你为什么就没有发现我喜欢你呢,为什么笑我不恋爱呢,那都是为了等你啊,等你到二十五岁。

 

那些地方都没有王俊凯,最后车子停在他们过去长租过的酒店,王源看到一个女孩从酒店的大门走出来,是陈小涵,她剪短了头发看着和自己更是有些相似,她来这里干嘛,王俊凯呢,他们刚才都在一起吗?

 

刚刚的勇气到现在又化为了虚无,王源只敢熄火关上车灯把自己锁在车里当个隐形人。

 

就在这里陪你一夜吧,还记得退出组合的风波也是像今天这样汹涌,媒体争先涌上前用话筒对准自己,恶意的猜测,成员不和,奴隶合同,公司跳槽,而王俊凯挡在了最前面,“我作为这个组合的队长我会对我的每一位成员负责,请大家不要恶意猜测他们退出的理由,我想他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想法有都有自己的梦想,希望大家以后还能继续支持他们。”却不知道,最难过的人是谁,下了场就低血糖瘫倒在地被送去医院。王源一路跟着,想牵住他的手却碍于镜头,始终没有伸出手。

 

王俊凯消失了一个月独自去旅行,王源以为他会记仇,但他没有,每去一个景点他还是会把拍的照片分享给他,他还是会偶尔提醒要注意多休息好好吃饭。

 

就是因为这样的关心,在帖子博客里看到别人提到他有在关注着自己的消息,很多很多的小事最后堆积成山,时间根本就无法冲淡往事的一幕幕。

 

所以王源还抱有一丝希望,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在期待什么。

 

趴在方向盘上闭着眼睛,王源在想很多从前的事,几乎大部分的分镜里都有王俊凯,忽然手机来电,他伸手去接,一个未知固话号码。

 

“喂?”

 

他居然放松了警惕就这样接听一个陌生号码,对面打电话的人也是长久的沉默。

 

当呼吸透过话筒传进耳朵里,对面的像是欲言又止。

 

最后他终于决定挂断电话的时候,对面的人才开口。

 

“你好吗?”

 

声音好熟悉,好喜欢。

 

“嗯。”

 

为什么给我打电话。

 

“短信看了吗?”

 

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问这个干吗?

 

“嗯,发给女朋友的吧,怎么发错给我了,这么傻。”

 

混蛋。

 

“不是。”对面的人顿了一下,“没有发错。”

 

骗子。

 

“什么?”

 

“我发给了一个我小时候就喜欢的人。”

 

多少次采访,多少次被人问起你是不是组合里最喜欢哭的人,每次否认都被他揭穿,他说,王源啊,就我中考那会儿,见不到我,就哭了。“才没有!”是啊,因为想你想见你,那么年幼的自己不会表达这种感情,到认清的时候居然发现早就开始喜欢了。

 

真的太久没有和他闹脾气,真的太久不曾和他拌嘴,“不是有女朋友了吗?小时候就认识吗?还小时候喜欢的人呢。”

 

“不是她。我发的人是你。”王俊凯笑了笑,“很恶心吗?被我喜欢了这么久,太自私了,因为喜欢你,所以不让你和别人恋爱。”

 

“你在哪?”

 

“什么?”

 

“在哪!”

 

“在酒店,我们经常住的那间房。”

 

“等着。”

 

瞬间回到十五六岁躲记者躲歌迷跑起来像兔子一样飞快的自己,那会儿王俊凯还总担心他在马路上这么跑会被撞到,天天提心吊胆的。

 

砰砰砰!

 

王俊凯挂上房间的电话走到门口,刚打开门就被人死死抱住,那人用力把背后的门踹得关上,踮脚搂住王俊凯的脖子抬头贴上嘴唇,激烈的牙齿都碰撞在一起。迟到了六年的吻,迟到了六年的告白。王俊凯抱着王源腿快步走到床边,把他放到床面,俯下身继续这个亲吻。吻了多久他们都没计算,只感觉嘴唇都痛了,好像一次吻够了几年的份。明明都是初回,但两个人却太过急切,解不开皮带的王俊凯急得脸都红了,王源噗嗤笑出来,“到底谁是傻子啊。”伸手去帮他解,王俊凯用手捧着王源的脸乱亲一通,“我现在是疯子不是傻子。”王俊凯一口咬在王源的左肩。

 

以前他们经常会睡在一起,王源也会窝在王俊凯的怀里,但他一向正人君子从来不对他打什么主意,看着现在他的动作,王源忍不住逗他,“你是早就想对我下手吧。”

 

可王俊凯只是一遍遍告诉他,“我喜欢你。好喜欢你。真的好喜欢你。”

 

比他当年写黄教主婚礼时候的日记还肉麻矫情,一点都不有趣。

 

可是王源喜欢,全部喜欢。

 

酒店外的世界还在天翻地覆风口浪尖,而他们却终于结合在一起睡得格外安心。

 

就算是天塌下来,王俊凯也不怕了,因为王源又回来了回到了他的身边,这次他们终于可以坦诚的相待,可以无所顾忌的喜欢,只要你陪着我就没有什么困难是过不去的。

 

后来王源动用了自己在新闻台的人脉关系,让权威记者写了一篇澄清报道,‘王俊凯发飙只为担心前队友’,那还是王源加入新闻台后第一次接受媒体的采访,他和王俊凯坐在沙发上,看起来都很放松精神也不错。两个人说话的时候偶尔会看对方,气氛和谐,采访他们的问王俊凯当时到底怎么了,王俊凯说当时以为是王源当时在车子里所以一时着急才会生气。视频也在节目里被播放,播到王俊凯叫王源名字的时候,特意重复放了三次,确定他是在叫“源儿。”王源说,我一听我就知道肯定是他误会了,没想到别人新闻都已经写出来,但是不想大家误会还是想澄清,今天就决定和他一起上节目了。

 

“那新闻说您是去接女朋友,您有什么可以解释的吗?”

 

王源主动先帮王俊凯回答了,“那不是他女朋友,就是我们一个同学,大家都认识的朋友,我和王俊凯所有的歌迷保证,你们的偶像还没有女朋友,他说了二十五岁以后谈恋爱,肯定就是二十五岁以后,我认识他这么久,他一向说话算话。”不过王源没告诉别人,他和王俊凯连生命大和谐都完成了,王俊凯倒是想说什么,王源怕他一时冲动就出柜了,所以不让他说。

 

可王俊凯还是说了。

 

“我很小的时候就有很多人问我长大会和什么样的人结婚,我的答案到现在还是没有变,我想结婚的人一定是个爱我的,我也非常爱的,可以在一起生活一生的人。不瞒大家,其实我也有几次差点就违背了约定,但却没有勇气往前一步,明年就是我的二十五岁,我想我应该为爱勇敢一回,把某个人好好介绍给你们。”

 

澄清的效果很好,舆论导向又开始偏向王俊凯这一方,同时王俊凯明年要介绍的那位神秘人也成为了大众茶余饭后热衷讨论的话题。

 

以前喜欢他和王源组成配对的人开始兴奋地在网上派发红包到处说终于等到了,凯源终圆满。也有和他们争锋相对的人冷嘲热讽说肯定还是之前在机场的那个女生。

 

说起陈小涵,陈小涵在国内短暂休息之后返回了国外,最近一次联系王俊凯聊天,王俊凯还是有些抱歉,但她说自己已经找到了那个需要就会在身边的恋人,王俊凯真心为她高兴。

 

“是王源吧?”陈小涵其实早就确定。

 

“嗯。”

 

“你们俩可真够傻的。”

 

“是啊。”

 

“你二十五岁的生日会门票送我两张,当是对我的补偿吧。”

 

“没问题。”

 

时间过得很快,这期间王源从电视台的宿舍搬了出去,王俊凯也托朋友帮忙买了一套小房子,两个人虽然王俊凯经常要在外地表演有时候不能回家睡觉,但每次回家的时候,王源都会和小时候一样开门迎接他。

 

这就是王俊凯期望的幸福。

 

只有王源渗透了他的生活,走进了他的生活,成为了他想一生一起生活的人。

 

二零二四年,王俊凯二十五岁的生日会,终于可以恋爱的这一天,他兑现了自己的约定,向歌迷们介绍了一个人,他的最佳损友他的最佳好友。

 

“是我想结婚的人,王源。”

 

 

pic:BeginningOftheStory




评论(93)
热度(1864)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