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最佳损友

(上)点这里


(中)


王俊凯发现自己发错短信已经是第二天了,那几分钟他正好站在机场的大厅准备给陈小涵发个信息问她到哪了,竟看到自己短信首页排位第一的名字。

 

-傻子-

 

很多人都忘记了这些典故,只有他把全部记得,每一个细节甚至那个人哪一天说了哪句话他都知道。

 

像是习惯,习惯于关注着那个人的一举一动,喜欢看着他,即使只是傻傻发呆。

 

回忆像洪流在几秒钟冲击而过,最后王俊凯的脑子里只暂停了一幅画面,那是十八岁的王源,漂亮纤细修长,走到哪里都是一处风景,他只是静静站着就足够赏心悦目。十八岁的王源在听到自己骗他说已经有女朋友后,投来的眼神非常复杂。


认识他这么多年,他眼珠子转一转,王俊凯都知道他在想什么,然而那一次,王俊凯看到了不甘心,不相信,不舍得。

 

还只是逗逗他呢,不过想看他懊恼抱怨说“啊我也想要女朋友。”或者生气宣誓“你看我也能马上找一个。”因为他每次这样跳脚炸毛都很可爱。

 

说没准备好吧可内心早已翻涌,说害怕吧可又忍不住欢呼雀跃,就当自己没种吧,没有拉住他的手跟他说一句,“我刚才是逗你的。”

 

看他仓促离开,后来又红着眼眶出来,王俊凯真的是头一次这么心酸。

 

太久了,他的最佳好友最佳损友,王源知道他几乎所有的糗事,他们常常会拌嘴,王源说,“你现在偶像包袱太重了,你想想我啥没见过,吃喝拉撒,挖鼻孔打嗝放屁,睡觉磨牙咬人说梦话,每天特傻逼还觉得自己能拯救地球呢,我要是把你这些东西说出去,你的偶像气质也就崩塌了。”

 

王俊凯总会把王源的脖子勾到怀里来揉乱他的发型,“那你呢,你能好到哪里去,一到晚上就跟个老鼠样的吃那么多垃圾食品,每次到饭店都要乱丢内裤,你···”

 

“行行行,哥不跟你争,谁让哥有气度。”

 

“王源你信不信我放学拿个麻袋我···”

 

“装得下去你就来,反正源哥我吃你的睡你的还花你的。”

 

可能再也没有了,也回不到过去了。

 

可能就是在这样自暴自弃又自我蒙骗的情况下收下了第一封女生写的情书。

 

“可我有和公司还有歌迷说过,我二十五岁以后才会谈恋爱。”

 

明明一直劝说一直嘲讽着某人,你怎么可能,你哪里会,你不要早恋,自己却没当好代表,还总拿恋爱的事笑他。

 

“你是不能被曝光的,你懂的,很危险。”

 

因为他们都会发现你有多像他。

 

“你有多喜欢我?”

 

为什么他没有喜欢我。

 

人是有感情的动物,即使当初和陈小涵说得多么见外,但毕竟这么多年下来,陈小涵对自己的好也并不是虚的。王源在越走越远,可王俊凯却始终停步不前。前段时间陈小涵在国外生病,给王俊凯打了语音电话说很想他,说她等不下去了,说她想安定了,想结婚了。

 

打着‘恋爱’的名号,王俊凯却只当她是普通朋友。

 

就像他和王源,打着‘兄弟’的名号,却都不愿捅破那层窗户纸。

 

总有人要长大,总有人要生活要家庭,都说了小时候是懵懵懂懂最不理智的阶段,然而王俊凯和王源任何一个人都没有让自己失去理智。

 

王俊凯放弃了,他放下了一些执念,为以后的事业,为父母也为家庭,而且真的让陈小涵等太久了,怎么说也该给个交代。

 

陈小涵去国外念书前对王俊凯说过一句话,“其实你早就有喜欢的人了吧?”

 

“没有。”

 

“那你能说服你自己的心吗?”

 

“啊?”

 

“我希望我毕业回来的时候你已经说服了你自己。”

 

王俊凯!

 

女生甜美的嗓音让王俊凯回过神来,他像是掩饰着什么把手机快速塞进了裤兜,然后表面微笑着和陈小涵打招呼。“欢迎回来。”

 

他和陈小涵在保姆车后排坐着,陈小涵不停说着自己在飞机上的见闻,而王俊凯的手放在中间偶尔不经意地会碰触到陈小涵的手,陈小涵转过脸看他,却发现他表情失神地看向前方,他在看哪里,他在想什么?

 

王俊凯?

 

陈小涵顺着他的眼神往前看去,那是一辆电视台的汽车,好像在前方发生了追尾事故,一大群人都围在马路中间。

 

“把车门打开。”还很冷静。

 

司机师傅动作有些慢,“小事故,一会儿警察会来的,不会堵太久。”

 

“把车门打开!”用力踹了踹车门。

 

吓坏了陈小涵和司机师傅,助理转过身来安慰,“小凯你别激动。”

 

司机师傅哆哆嗦嗦地打开车门,王俊凯直接冲了下去,助理跟上他想把他拉回来,刚刚一些社会新闻的记者都在旁边,这个节奏并不好。咔擦咔擦,四处响起了拍照声,“滚!”

 

王俊凯一边嚷着一边拨开人群,“滚开!”

 

他以前明明那么有礼貌,谦逊又温顺。助理赶紧给经纪人打电话,完了,完了,明天的热门消息不要太精彩,她几乎都能想到是什么新闻标题,而且陈小涵还坐在车里,如果有人刚刚在机场看到他们,如果···这么一想象,王俊凯估计也快告别娱乐圈了。

 

“源儿!”

 

王俊凯终于挤进了人群,看清被120抬出的人,没有王源,全部是一些他不认识的工作人员。

 

刚刚他还在想要不要和王源解释一下,该怎么解释才会显得自己不那么刻意,只是自己好像不管怎么说都只会越解释越解释不清楚。他也不知道自己避着陈小涵收起手机是出于什么理由,只是下意识这样做了,明明他手机的开机密码,王源都是一清二楚。

 

王俊凯站在原地突然很想找个人靠一下,他小时候一直是这样,虽然经常很强硬但也有黏人柔软的一面,什么都可以不用想,什么都不用顾虑,在十九岁之前,只要他感觉疲乏,感觉撑不下去,王源都在他的旁边,可以给他靠一下抱一下。

 

然而现在并没有他。

 

只有苦笑着被助理用运动服的外套盖住头匆匆带回车里,为什么喜欢我的人不是你,为什么不是你,为什么给我递情书的不是你而是陈小涵是千千万万个说喜欢我的粉丝歌迷。

 

如果当时十八岁的你嘟起嘴骂我一句,“切,违反校规第十条的垃圾。”,或者在体育馆门口拉住我的书包问我是不是骗你的,我都会开心得疯掉,怎么可能还交什么女朋友,因为我喜欢的是你啊。


(下)点这里

评论(70)
热度(1308)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