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24Days

*人设 歌手X歌迷

在暑假去老家陪伴外婆的期间王源不小心喜欢上了二十多年前一位歌手,由于一次电车意外他穿越回那个歌手还没出道前的某一天,一场暴雨一首叫24days的歌曲开启了王源与这位歌手的奇妙相遇。



chapter 4


Chapter 5 他来听我的演唱会

 

  王源没有正面回答王俊凯的话,当下也没仔细思考过王俊凯为什么会有这样异常的表现,然而世上每件事都是有因有果,即使是这样奇幻的一次旅程,他为什么会来,他来的意义在哪里,许多真相似乎慢慢开始浮出水面。

 

  回到家后,王源先去了浴室洗澡,当整个身体都浸入放满热水的浴缸时,他终于感觉放松了下来,闭着眼睛耳朵旁边是滴答的水声,王俊凯在厨房里忙活着切菜打蛋,食物的香味不时从浴室的门缝钻进,王源浅浅入眠,似乎回到了很小很小的时候。

 

  那些年他就在小镇上念小学,每回暑假他总是会和同学们在小镇里到处疯玩,有时候会去糖果店买便宜又好看的零食,有时候蹲在小店门口捞金鱼都能捞一个下午,那时的快乐很简单,疯累了就回到外婆家里躺在铺着凉席的沙发上,外婆和外公的聊天声偶尔从厨房传来,外公会端着切好的西瓜过来陪着他吃完。

 

  也许久没有见到外公了,外公多才多艺是个帅老头,说话永远那么风趣,王源一直以为外公可以陪着他很久很久,到以后他长大结婚了,有了孩子,外公还能和他的孩子一起说笑聊天,只是外公走的太过匆忙,当时王源还没来得急反应过来,就已经被哭泣的母亲拉着来到葬礼现场,他在葬礼后独自一人流泪了很久很久,这是他第一次体会离开一个人,一个那么熟悉又那么喜欢的人。

 

  想着往事不由地眼眶泛红将自己的脸沉入水里屏住呼吸,他记起初二的暑假,自己被几个要好的同学叫着一起去参加一个小明星的演唱会,他那时甚至不知道那个明星的成名曲是什么,纯粹是因为在家无聊所以才陪同学买了最便宜的山顶票,可演唱会看了一半忽然下起了大雨,他索性溜到后门买了几件一次性的雨衣回来分给同学们穿上,对于歌手继续在雨中演唱的举动他并不能理解,只不过这是他第一次看演唱会,连回忆都是湿漉漉的。

 

  王源猛地在水里睁开眼睛坐了起来用力大口喘着气,王俊凯在庙宇里对他说的话像是刀子一般刺进了他的心脏,他真是太聪明了,如果他稍微笨一点,到合适的时间就安静离开,干干净净像没有来过这个时代,何必给自己找那么多麻烦。可是王俊凯问他,你第一次遇见我是在哪里,他回答他,是在你的演唱会上,而王俊凯居然会说出“所以我追到你了对吧。”这样的话,王源被吓到了,他急忙抽了条浴巾围着冲出了浴室,王俊凯从厨房里探头看见他潮湿的头发,嘴里念叨着这样会感冒的,一边走过来帮他拿干毛巾,王源上前一步抓住王俊凯的手臂,“你在哪里看见我的?”

 

  “什么?”

 

  “在哪里在哪,你做了什么?!”

 

  “源儿,你在说什么?”

 

  “你说你在你的演唱会上看见我?”

 

  王俊凯愣了下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嗯,可能只是幻觉吧,只是一瞬间在我的脑子里看见一个影像,你穿着和在电车上遇见我时一样,也是黄色的雨衣,在观众席里站着,然后我好像去追你去了。”

 

  当年铺天盖地的娱乐新闻撼动了整个娱乐圈,即使时过境迁,想要知晓当年的大事记还是比较容易,遥远的小镇没有城市发达的网络,但口口相传的所谓八卦流言却是当年那些歌迷真正亲身体会到的难以接受。

 

  店长大叔曾经一句不经意的透露却让此刻的王源感受到了窒息般的心痛,他看完金曲档案后打电话问过店长大叔,Karry当时最后一场演唱会在哪开的,店长大叔告诉他,“这个嘛,他们当年一票人都在凯旋大舞台开的演唱会,后来舞台就拆了重建嘛,应该在你们城里还挺有名,挺多现在的明星开演唱会都在那里,叫什么山水文化中心。”

 

  线索终于都串在了一起,似乎慢慢理清了头绪,这世上的巧合也真的太多了,他初二暑假陪同学看的演唱会是他人生中唯一看过的一场演唱会,那次举办演唱会的地点就是Karry开最后一场巡回演唱会的凯旋大舞台,只不过在王源的时代这个舞台早就拆掉重建改了名字。

 

  他清楚地记得演唱会中途的大雨间隔了舞台与观众席,14岁的他穿过层层的人群在一位老奶奶手里买了好几件一次性的雨衣,回到座位的时候那个明星正好唱到歌曲的高潮部分带动了全场的大合唱,只有他不会唱这个明星的歌所以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耳边的歌声吵闹,他努力踮着脚想要看清楚那个站在雨里傻唱的倒霉明星,可不管他怎么看都看不清,索性干脆坐回座位上闭着眼睛捂住了耳朵。

 

  周围的热闹都与他无关,他的内心无比平静。

 

  “源儿?”

 

  是王俊凯的声音把他从回忆的泥沼里救出来,“你这样会感冒的,赶紧把衣服穿上。”

 

  “嗯。”

 

  “一会儿要吃饭了,冰箱里没什么菜我就随便做了几个,你将就着吃吧。”

 

  “嗯。”

 

  “小脑袋瓜一天到晚在想什么呢?”

 

  “想你。”

 

  王俊凯听到瞬间脸就红了,对于王源的直白和主动他还是有点害羞,不过今天发生的许多事都将他和王源往前推动了一大步,他确实非常开心。他并没有王源想的那样多,可事情毕竟是两方面的,王源能够回忆起来的片段,他偶尔也能感应到,只是他还不清楚应该怎样串联,他不想看到王源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明明见到他的印象都是笑得特别甜又特别阳光灿烂的。

 

  晚上王源躺在他的怀里像是一只撒娇的小猫,一直抱着他的腰左蹭右蹭,他又年轻对王源又喜欢,差点难以克制自己的生理冲动,只敢亲亲王源软软的脸蛋,想要珍惜这个人,想要和他在一起的时间多一点再多一点。

 

  王俊凯做了一个冗长的噩梦,这个梦贯穿了他在庙宇里所触发的瞬间景象,他几乎可以听见欢呼声,但他的小腿发软脚趾酸胀,扑通,身子一歪就掉进了一片黑暗里,那里像是一片夜海,一直下沉一直在下沉。王俊凯以前每次梦见自己掉进水里醒来都会发烧,这次也不意外。王源感觉到王俊凯的身子发着烫急忙打开灯坐起来查看王俊凯的情况,王俊凯的额头冒汗,嘴唇发白,喉咙里发出痛苦的低吟。

 

  “王俊凯?”

 

  王源用自己微凉的手心贴上王俊凯发烫的额头。

 

  “不要走。”

 

  王源刚准备起身帮他去倒水就被他揪紧衣角,“不要走,别走。”

 

  “我不走。”王源低下头在他的耳边说,然而他不知道王俊凯在噩梦之间奔跑。

 

  噩梦中的大舞台到了即将歌曲高潮的部分,王俊凯看见远处的观众席上有一个消瘦且穿着黄色雨衣的人,很远很远,他看不清他的脸,但是他知道是他,是王源,一定是王源,所以他扔掉吉他,扔掉话筒,像个疯子一样冲下舞台。所有的歌迷都在惊声尖叫,他们所热爱的那个男人,那个唱起歌像是梦一般美好的男人居然会在演唱会的现场失控,他们从台下拥挤上来想要抓住这个男人的衣服想要抓他的头发丝,现场派出的保安也涌上舞台管理秩序,但仅凭十几名保安的力量根本拦不住数百位疯狂的歌迷。

 

  王俊凯眼睁睁看着歌迷的人群一波接着一波在他的面前阻挡他前行的道路,现场的广播不断播放疏散歌迷的广播要求后排的歌迷快速离场,他伸出手对着王源的方向却什么也握不住。

 

  别走。

 

  别走,不要走。

 

  “下面这首歌我想唱给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相信大家也都听说过我有一位24天的恋人,我希望在今天可以见到他,因为他曾经说过,他第一次遇见我,就是在我的演唱会上。”一段毫无逻辑的开场,却是每一次演唱会都会说的话,他第一次遇见我,就是在我的演唱会上。虽然不知道是哪一场演唱会,但是你一定会来的对吧?

 

  这些似乎来自于循环或者轮回的句子,一点一点全部挤进王俊凯的脑海,这不是第一次,这是很多次,失忆想起,继续失忆再想起。

 

  王源看见了王俊凯眼角的泪水,王俊凯张着嘴想要说什么,他俯下身去听,“他第一次……第一次遇见我是在我的演唱会……他来了……”

 

  王源没有想过自己的一句谎话居然会成为王俊凯的执念,执念支撑着这个人度过了漫长又孤独的时光,王源几乎可以断定自己初二去看的那场演唱会与王俊凯的最后一场巡回演唱会在时空上重叠了几秒,由于演唱会是在相同的地点或许也是相同的时间段和天气所以王俊凯当年说不定看见的真的是14岁的自己。

 

  如果两个人把一切都想起来,是不是可以改变历史。

 

  王俊凯终于被人群淹没,那个穿着黄色雨衣的少年已经消失得无隐无踪,或许他根本就没有出现过,一切都只是他的幻觉,他应该回去拣起他的吉他和话筒继续唱歌,期盼着下一次是否可以再相遇。

 

  可噩梦里的王俊凯显然等得太久了,像是骗局,像是遥遥无期,他不知道王源来的那个未来离他有多远,他不知道这么多年过去王源会不会改变,王源给他勾勒的未来太美好太美好,他有些不敢相信了。

 

  王源抱着王俊凯的身子帮他把被子压得严实,夏天发烧起来可不是小事,王源轻拍着王俊凯的后背想要给他一点点安慰,王俊凯忽然睁开眼睛猛地用手握住王源的两只手腕,王源柔声问他,“做恶梦了?”王俊凯不说话从下往上将王源穿着的背心扯到领口翻过身伏在王源的上头,汗水从他的下巴滴落在王源裸露的胸口,他张开嘴唇便对着那柔嫩白皙的肌肤咬了下去,任何一寸地方都不放过。因为发烧,他的嘴唇与舌头都发着烫,王源知道他生病所以不敢挣扎,把头偏向一边任凭王俊凯对他索取。

 

  跟这个人在一起全部都是第一次,第一次亲吻,第一次躺在一个人怀里,第一次为一个人这样心疼。

 

  王俊凯将他的大腿抬起细密地轻吻,他的动作渐渐放得温柔,像是对待自己心尖上的宝物,王源感觉到他松开了自己的手腕便主动抱住他的脖子,确实在这个时代,在这么短的相遇时间里,他除了身体没有什么可以给王俊凯,除了对未来空虚的幻想还有执念。

 

  王俊凯应该能够在这么清晰的梦境里发现,他好像不是第一次遇见王源,而是遇见过他很多次,他似乎通过某一种方式一直回到这里,回到1989年的7月,在18岁这年的7月31日,他搭乘晚上8点20分的电车等待一位穿黄色雨衣和蓝色雨靴的少年。

 

  他好像每一次都会忘记遇见少年后发生的事但潜意识里保存的爱恋不会消失,他爱着少年,即使忘了人也忘不了爱这个人的感觉,可他发现得太迟了,而且他还有很多很多事都没能想起来,这一次似乎也是第一次,在梦里痛失少年后,醒过来只想将少年快些占为己有。

 

  痛感和快感一起侵袭感官,身体是会保存记忆的,王源用力一口咬在王俊凯的肩膀直到咬出血才松开牙齿,那个伤口以后会愈合会结痂会留疤,如果还有下一次,下一次再遇见我,“你告诉王源,那是他留下的。”


pic:Nora无比废话


chapter 6

评论(85)
热度(1118)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