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中篇丨完结] 哥歌


 

pic:私奔

 

听这首歌突然有的脑洞,故事很长,慢慢看。

 


 

【1】

 

当所有的轰鸣声褪去之后,耳畔边只传来一阵阵孩童的嬉笑,可爱的声调不断地重复,“我长大以后要和哥哥结婚。”有阳光的感觉将肌肤包裹,刺痛的感觉从胸前窜入后背,我想睁开眼睛,微风轻轻吹过,那是他的味道,淡淡的柚子香气。

 

 

 

哥哥。

 

 

 

谁在为我播放记录影片,屏幕中的那个我走进一扇礼堂的大门,哥哥穿着白色的西服与一个女孩转身过来,他们都在对我微笑,两旁边的座位上都坐满了亲戚朋友,拉小提琴的少年们排成排,“哥,结婚快乐。” 新娘子手里的花球用力地抛出,掉在了我的怀里,好多人,认识的不认识的都簇拥上来祝贺我,“恭喜啊恭喜,下一个就是你结婚啦。” 结婚啊?那,我的恋人呢,怎么没有和我一起来?

 

 

 

哥哥走到我身边递给我一个酒杯,里面的香槟酒散发着甜甜的香气,哥哥的声音还是那么温柔,哥哥说:“源儿,喝了这杯酒之后,就把一切都忘记吧。”哥哥说的话好奇怪,让我忘记,忘记什么?

 

 

 

【2】

 

我的四周一个人也没有,想要问问谁到底发生了什么,眼前的屏幕画面一转,哥哥背对着镜头穿着黑色的外套,他将双手往上抬好像抱着一个人,他慢慢转过身来,我吓了一跳,他抱着的人居然是我。哥哥笑得那么开心,把我轻放在床铺的中间,俯下身亲吻我的脸颊,哥哥说:“源儿,源儿我们终于在一起了。”银幕上的我和哥哥把身体交叠在一起,昏暗的房间里全部都是浓情蜜意。我愣愣地坐在房间的地板上,我和哥哥···我们··· 

 


 

画面又开始变化,那是我在校门口,对面一个长发的女孩递给我一封信然后红着脸跑开,哥哥骑着车停在我面前,一把抢走我手上的信封揉成团丢进了旁边的垃圾桶里。“你能不能不要管我?!”画面中的我和哥哥出现了争执,哥哥狠狠拉住我的手臂说:“我不管你还有谁来管你?你都是我养大的!我说不许早恋就不许!” 画面中的我把哥哥大力推开拔腿就跑,哥哥骑着车在后面追,追上我之后低着头,我仿佛发泄一般地冲哥哥大喊:“你不许我喜欢你,那你有什么资格管别人喜欢我?!”哥哥一句话也不说就听着我一句句无理取闹,最后哥哥伸手过来揉了揉我的头发:“那我允许你喜欢我。”我看见画面中的那个我惊讶的表情,他跳起来扑到哥哥的身上红着脸留下轻轻一吻。

 


 

屏幕上的场景再次变化,那是小时候的我,手上拿着油腻腻的鸡腿卖力地啃着,哥哥捧着一包薯条,一边帮我擦着嘴上的油渍:“不要急,慢慢吃,薯条我不吃,都给你吃。”可是哥哥盯着食物的样子明明看起来也很饿,“哥哥,全世界对源源最好的就是哥哥了。”纪录片播放到最后那一幕,是哥哥和我窝在沙发上,有背影模糊的大人开玩笑的问我,“源源啊,你长大想和谁结婚?”我转过身口水滴答地在哥哥的侧脸亲了一下,笑得甜甜地说:“哥哥!”

 

 

 

【3】

 

那年的留守儿童队伍里又新添了一个成员,王源。那一年王源才刚刚六岁,父母去城里打工已经两年未归,王源是被奶奶带大的,可惜六岁生日才没过多久,本来身子骨硬朗的奶奶患上了病,不过才一两个月,病情突然急速恶化,没撑过一个星期就走了。当时村委书记打算将王源暂时先送到福利院,等他的父母打工回来再将他接回。王源穿着破旧的小棉袄,红彤彤着一张小脸,一副天真可爱的样子,仿佛根本不知道自己来的地方是哪里也不知道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办完了手续之后,带他来的村委书记就回去了,剩下王源一个人乖乖的坐在长椅上,来了个小老师问他说:“小朋友,跟我去活动室看看吧。”王源摇摇头:“我在等一个爷爷。”小老师摇摇头,以为王源还没适应环境,就放着他在长椅上坐着,自己先去工作了,走廊上面有很多小朋友都跑来跑去,王源好奇地盯着他们的动作,就是在这个时候,他遇到了哥哥,哥哥是第一次见他,蹲在地上往他的脸上看去,“你在干什么呀?”

 

“我在等一个老爷爷。” 

 

“你等他干嘛?”

 

“他说会带我回家的。”王源把来时村委书记塞给他的一块巧克力从怀里拿出来掰开一半递给哥哥:“这个给你吃。”哥哥接过巧克力站起来伸手摸了摸王源的头发:“他不会来了。”

 

“为什么呀。”

 

“来这里的小朋友都没有爸爸妈妈。”

 

“我爸爸妈妈在很远的地方捏。”

 

“他们骗你的。”

 

可惜王源当时还不懂哥哥的意思,以为爸爸妈妈不要他了,突然鼻子一酸就成了个小哭包,哥哥一边吃着巧克力一边看着他哭,“爸爸妈妈为什么不要我?奶奶上次睡觉之后,我叫她,她一直不起来。”王源哭得更委屈了:“奶奶说我只要乖乖的,爸爸妈妈肯定会很快回来的。”哥哥抿了抿嘴唇,把咬了一半的巧克力塞进王源的嘴里,甜甜的味道瞬间充满了口腔,哥哥半蹲下来笑眯眯地对王源说:“别哭了,不然我当你哥哥怎么样。”

 

王源抽泣着止住了眼泪:“真···真的吗?”

 

“嗯,我当你的哥哥,所以你不要哭了,以后我带你去找爸爸妈妈。”哥哥小小的承诺仿佛风一吹就散了,可王源就那么傻傻相信了,哥哥,因为有了哥哥从此之后他再也不是一个人了,“那我乖乖的,哥哥就会一直和我在一起吗?”王源还有些不放心,在得到哥哥用力的一个点头之后终于破涕而笑。

 

 

 

时间过得好快好快,他在福利院的这一年里,每天和哥哥在一起,虽然见不到爸爸妈妈,也常常想念奶奶,但还算开心,哥哥和他同一个姓氏,哥哥的名字是王俊凯,除了会写爸爸妈妈奶奶哥哥之外,王源第一次会写的其他人的名字就是王俊凯。他兴奋地跑着跳到哥哥的面前:“哥哥,你看,这是我写的。”

 

“什么啊,难看死了。”

 

“可是可是,这是哥哥的名字啊。”

 

哥哥还是笑了,嘴里虽然说他字不好看,但心里却特别开心,王源像哥哥的小尾巴,每天跟在哥哥屁股后面跑来跑去,那天他们疯玩过后累得窝在活动室墙角的小沙发上面,有来参与志愿的大哥哥大姐姐觉得他们可爱就逗他们问,“源源,长大要和谁结婚呀?”王源笑呵呵地问:“什么是结婚呀?”

 

“结婚就是和你喜欢的人永远在一起。”

 

“所以源源长大要和谁结婚呀?”

 

哥哥在旁边偷看,似乎也在期待王源的答案,王源仰着脸笑得甜甜地说:“哥哥!”

 

 

 

在儿童福利院的这段时光,苦难而幸福,王源八岁的生日前,村委书记带着两大塑料袋的零食来看他,依然还是走廊的长椅上,王源光着脚不安地踢着地面,哥哥就躲在不远的地方等他,书记问王源过得怎么样,王源说挺好的,书记说:“那源源,如果接你去爷爷家住,你愿意吗?”

 

“我的爸爸妈妈呢?”

 

书记摸摸王源的头叹了口气,可怜的孩子,“他们不会回来了。”

 

“为什么啊?”

 

“跟爷爷回去吧,爷爷会把你当自己的孙子对待的。”书记边说边站起来拉住王源的手,哥哥从躲着的门口跑出来,用小手拉住王源空着的另一只手,“哥哥!”王源看到王俊凯瞬间就哭了,“哥哥,哥哥你说你要带我去找爸爸妈妈的对吗?”

 

书记也没料到王源在福利院交到了好朋友,他蹲下和王俊凯讲道理,可是王俊凯都不听,只是一个劲地把王源往他小小的怀里扯。

 

“源源,跟爷爷回去吧。”书记还在挽留,王源摇摇头甩开书记的手躲到王俊凯的身后:“爷爷,我要和哥哥在一起。哥哥去哪,我就去哪。“书记摇摇头走出走廊,他还是希望王源能有个好的归宿,特意和福利院的院长说明了来意,希望他能帮王源安排一户家庭条件好一点的人家领养他。

 

“哥哥,你什么时候带我去找爸爸妈妈呀?”

 

“很快,很快。”王俊凯和王源互相拉着小手渐渐沉睡在梦境里。王源做了一个很美很美的梦,他梦见爸爸妈妈在大大的房子里面对他张开双手,他奔跑着过去扑进爸爸妈妈的怀里,转头过来还看到哥哥对他笑得特别开心。

 


 

【4】

 

确定了王源是孤儿的身份之后就可以安排领养家庭了,福利社很快就帮王源找了一对年轻的夫妻,他们从城里开车过来,看到王源的第一眼就喜欢上,王源生的干净漂亮,两只大眼睛圆溜溜的特别可爱,年轻的妻子对王源伸开手臂,院长推了推王源的后背:“过去吧,源源。”王源回头着急地寻找,年轻的丈夫绕过妻子往前走了几步把王源抱起来,王源看见站在最角落里的王俊凯,大声地嘶吼一遍遍喊着“哥哥,哥哥!”王俊凯听着王源的叫声,用手臂抹了抹刚刚溢出眼眶的眼泪,转身就要跑,他在这个福利院待的时间特别长,每天都有小朋友被人领养走,和他玩的孩子来来去去,只有王源傻乎乎地因为还未具备领养条件,所以才能和他玩这么长时间,现在王源也要走了,他一下子真的有点舍不得,那个整天跟在自己身后的小哭包弟弟,以后见不到他,天天都会哭的吧。

 

王源在年轻丈夫的怀里又踢又打,“哥哥!我要和我哥哥在一起!哥哥!哥哥你不要我了吗!”年轻的丈夫遭不住王源这般闹腾,刚把王源放下,王源就跌跌撞撞地冲着王俊凯跑去。

 

“他还有个哥哥?”

 

院长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是他的小伙伴,一起玩了好久 ,小孩子舍不得吧。”

 

“那让他的哥哥过来看看。”年轻的妻子温柔地拉住丈夫的手臂:“我们这样拆散一对小兄弟太残忍了,如果哥哥年纪也小,我们有条件就都领养吧。”丈夫拍拍妻子的手背点点头。

 


 

王俊凯拉着哭得脸都花了的王源怯生生地走到年轻夫妻的面前,王俊凯已经九岁了,到现在还没有人领养他,不是他本身不听话不可爱,而是因为他原本的亲生父亲是一个被处决的囚犯,很多领养人介意就没有领养王俊凯,这次的年轻夫妻都是大城市读过书的人,没有村子里人的那种迷信,看王俊凯和王源两个孩子都可怜可爱就一起领养了,那是他们第一次坐长途的汽车,王俊凯和王源紧握着小手,将前往他们的新家。

 

 

 

王俊凯和王源被安排在了同一个小学,不同的年级班级,但每天下课王俊凯都要来找王源玩,随时叮嘱他这个那个,王源年纪太小,年轻夫妻没有给王源零花钱,而给王俊凯的零花钱,王俊凯都一分钱不花全部省着,因为他想着要带王源去街上开的肯德基吃饭,王源每次在街上路过肯德基的门口都要把头转过去看店里的吃东西的小朋友,王俊凯心里一直记得,那天他攒够了买儿童套餐的钱,一放学就急匆匆地拉着王源往街上跑,“哥哥,你带我去哪啊?”

 

“去吃肯德基。”

 

王俊凯让王源坐在一边的位子上等他,把买来的儿童套餐像宝物似的一件件放好在桌子上,王俊凯看见王源的眼睛里面亮的像有小星星,说是一起吃肯德基,可是王俊凯根本都舍不得吃,把装着鸡腿的盒子打开,王俊凯第一个就递给了王源,王源拿着鸡腿小口小口的啃:“哥哥,唔,你不吃吗?”

 

“哥哥不饿,源源吃。”王俊凯又把装薯条的纸盒捧在了手里凑到王源的面前,一边用纸巾帮王源擦去嘴角边的油渍:“不要急,慢慢吃,薯条我不吃,都给你吃。”闻着食物的香味,还没吃饭的王俊凯肚子饿的咕咕乱叫,他忍不住咽了几口口水,强忍住饥饿,他最宠爱的弟弟抬起头笑得那么甜:“哥哥,全世界对源源最好的就是哥哥了。”只要听到这个,王俊凯觉得为王源做什么都可以。

 


 

越长大的时候王源也就不再整天吵闹着要找爸爸妈妈了,他开始渐渐懂事,明白了自己小时候的经历,明白了当年书记为什么要领养他,也明白了很多事情其实很无奈,他本来应该觉得自己命运多舛很可怜,为什么老天对自己如此残忍,在自己那么小的时候夺走了那么多对他重要的人,可他同时又感谢老天爷将哥哥送到他的身边,感谢老天爷给他了一个能领养他和哥哥两个人的家庭。初中的暑假,他和哥哥再次回到了福利院看望院长,带了好多特产给院长,院长很开心他们都已经好好的长大,“没想到你们两个感情还是这么好,真是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他俩都腼腆的笑,走之前,王俊凯有些介意地去问院长王源亲生父母的事,院长叹了口气说,他的父亲在建筑工地出了事故,母亲就在城市改嫁了,都是不容易,也不必再打扰,哥哥点点头,他自己本身也是从苦难中度过来的,他很能理解院长和书记的做法,只是王源太可怜,王俊凯想还好自己做了王源的哥哥,既然是哥哥,那就要一辈子都照顾他。

 


 

【5】

 

也许青春期的叛逆来的有些早,王源姣好的面容很快就让他在学校里面出名了起来,思春期的少女少年们争先恐后地去看王源,去对他表示好感,每天和王源在一起玩的人都很多,王俊凯为他感觉高兴的同时,心里也稍微有些落寞,好像本来只属于自己的王源,变成了大家的王源。王源去打篮球的篮球场坐满了人,王俊凯难得去看一次,王源在球场上挥洒着汗水,抬高手臂用力地投篮,笑着和队友们碰撞在一起,这些王源的样子都是王俊凯没有见过的,他的印象里王源还永远是跟着自己屁股后面的那个小哭包,王俊凯微笑着望向王源,王源在球场上对他挥手,这一幕王俊凯一直记得在心里,他的小哭包啊,终于长大了。其实他自己又何尝不是在长大呢,个子从中考的那一年开始猛地拔高,声音也开始变低变粗,手臂上长出肌肉,喝水的时候喉结滚动,作为哥哥,他发育的还是比王源快一些,有时候低头看王源,王源总要跳着按住他的肩膀说:“你看吧,我以后肯定长的比你高!”王俊凯也不争辩,就是笑笑摸摸他的头发。青春期和恋爱有着密不可分却又难以言喻的联系,王俊凯本身就长得帅气,平时性格也善良温柔,自然喜欢他的女生实在太多,拒绝了一个又会再来一个,高中不在一个学校,王源偶尔会来王俊凯的学校找他。有一天午休去找他,看见他和一个女孩站在走廊上,那个女孩伸手把他紧紧抱住,他仿佛愣了一下,但也就一会儿,他便温柔的笑笑用手轻拍了拍女孩的头。王源站在一边看着,像是被一桶冰水从头顶浇下,他往后退了几步然后逃走了,他不懂为什么自己会有这样的感觉,明明很会跑步,而这次跑步却像心脏被撕裂了那般的疼,疼得他好像不能呼吸了。

 


 

过去一直听养父母和哥哥说不能早恋,他从来都没想过恋爱的问题,看到哥哥和女生抱在一起,他有些自暴自弃地在学校收了很多情书,谁似乎说“能和我交往吗”他都能和这个人交往,反正不过是一起放学牵手,偶尔在校门口的奶茶店买下双份的奶茶,无所谓了,无所谓了,王源自暴自弃,是因为,没有哥哥,一切都无所谓了。

 

 

 

这天他刚出学校门口,就有一个漂亮的长发女生把他堵住,红着脸递给他一封情书然后马上就跑开了,王源突然还有点觉得这个女孩可爱,可下一秒,手上的情书就被人抢下揉成团丢进垃圾桶,哥哥骑着车生气的模样也那么好看,可是王源没有心思去欣赏哥哥的表情,他心里气得很,就准许你自己早恋,不许我早恋,有没有这么不公平的,他吼着:“你能不能不要管我?!”王俊凯皱着眉毛狠狠拉住王源的手臂,他也是受够了,最近一直都听别人说,还记得我们初中的那个王源吗,对,就是特别好看的那个,听说他现在整天换女朋友,两三天就换一个,啧啧。王俊凯根本不相信,差点要和这些说弟弟坏话的人打架,可人家说,那你不信你自己去看啊,本来就是这样啊。没想到他今天刚刚到王源的校门口,就看见了人家口中的事,真是气疯了他,说话都口不择言了:“我不管你还有谁来管你?你都是我养大的!我说不许早恋就不许!” 说完才发现自己说的话有多么不合理,王源已经把他推开跑走,王俊凯赶紧骑着车在后面追,他根本知道自己如果追上了王源该说什么,让他不要早恋,可自己是以什么立场来说的呢,哥哥?又不是真的哥哥。王俊凯把车停在王源的面前挡住他去路,他低着头,两颗尖锐的虎牙几乎要把自己的嘴唇戳破,他很想拉住王源的手,就像小时候一样和他好好说话,而王源突然发泄一般地冲自己大喊:“你不许我喜欢你,那你有什么资格管别人喜欢我?!”王俊凯惊得站住动也动不了,王源把那句憋在心里话终于脱口而出,他不甘心,不甘心把哥哥让给其他人,这么多年的感情终于爆发在这刹,“我不要再与你做兄弟,因为兄弟没资格无时无刻在你身边,你能不能,能不能不要喜欢别人,能不能只看着我,只抱着我,只对我笑,只对我温柔,你能不能是我一个人的,我要的不多,我只要你一个。”也许这个隐秘的爱意他们都有,只是王源先说出口,王俊凯终于才来面对自己对王源的心情

 


 

他一句话也不说就听着王源一句句无理取闹,等王源说得累了才伸手过去揉了揉他的头发:“那我允许你喜欢我。”一方激烈的爱情终于被另一方温柔的爱意回应,王源跳起来扑到王俊凯的身上,搂住他的脖子抬头毫无经验地亲吻,他的眼中水光洌滟,这种眼神也是王俊凯第一次看见的,他还是笑得那么甜美,他说:“哥哥,这是我的初吻啊。”

 

 

 

【6】

 

偷偷的交往恋爱,两个人的相处方式其实并没有多少改变,只是比兄弟更亲密一些,能分享的秘密也更多一些,还有对于肢体的接触要更频繁一些,王俊凯说等他们都上大学的时候就考到一个城市去,那样他们可以一起住。时间过得飞快,为了那一个小小的愿望,王源努力跟上王俊凯的脚步,一步也不落下。终于他们躺在了一起租住的小屋里,王源侧过身望着王俊凯问他:“哥,我很久以前去你们学校看你,看到你和一个女生抱在一起,她···是不是你的初恋?我这么多年一直想问,但是一直没问出口,今天刚刚搬到这里,我还是想问问你。”王俊凯坐起来大笑的又倒回床上,:“哈哈哈,你不会哈哈哈哈,你不会小时候是因为这个才故意乱收情书吧?”

 

“····”

 

“你怎么早不问我,那也不用那次我去你学校看你生气了。”

 

“我···我怕是啊,如果真的是,那···我不就失去你了?”

 

王俊凯把王源捞进怀里紧紧抱住:“傻子,当然不是,那是我之前的同桌,她爸妈要送她去国外念书,她临时到学校跟我们告别的,每个同学她都抱了,只是我刚好那天值日刚刚从洗手间搓了抹布回班撞到她了,就剩我一个没抱,她抱着我的时候一下没控制住哭了,我就安慰了她一下,然后傍晚的时候她便回家赶晚上的飞机了,没想到正好会被你看到,早知道你在,我就不抱了,怕你不开心。”

 

“那···”王源心上的绳结被解开,他红着脸有些害羞地钩钩王俊凯的手指:“那···现在,哥哥···抱抱我。”说完就用双手把脸捂住,王俊凯笑着一脸的拿他没办法,把他抱着站起来在小屋子里来回走了好几遍才把他重新又放回到床上,今天会是特殊的一天。王俊凯俯下身在王源的耳边轻声说,语气温柔得快把王源融化,“源源,成为哥哥的人吧。”王源呆呆的望着王俊凯的眼睛,认真地点点头,那一晚上王源把自己的所有都交付于他,他以为他小时候梦中的幸福生活就要到来了,每一天都满是期待。

 

 

 

【7】

 

日子还是平稳的过,王俊凯先毕业去找了一份工作,下班不忙的时候还会帮王源把晚饭做好,王源最后一年,一直在为找什么工作而苦恼,王俊凯就劝他把起点降得低一点,王源突发奇想地告诉王俊凯,他想要开一家儿童福利院,帮助那些失去父母的可怜孩子,王俊凯觉得他的想法很好,也支持,王源一毕业就在着手创办福利院的事宜,王俊凯的工作做得很不错,老板看好他,给他连升了好几级。生活似乎是在往好的方面发展,但他们的感情却出现了一些问题。也许是真的两个人在一起太久了,适当的时候需要分开独自冷静冷静,王俊凯去出差的时候,王源创办福利社的事业也正巧碰到瓶颈,王源一度想要放弃,而他发现王俊凯越来越忙,从以前还会关心他的工作进度,到回家累得倒头就睡,王源觉得心里的不愉快在积压,一时冲动他便去了山里支教。王俊凯出差回来看见王源人也没了,当下生气就没理他,过几天情绪稳定后放下工作去王源支教的地方找王源想带他回来,王源耍性子不回,王俊凯也就任他选择了,虽然表面上说着不管,但暗地里他的各种状态王俊凯都偷偷地观察在心里。在王源支教的这两年里城市里发生了很多的事,王俊凯跳槽换了工作,养父母把老家的房子卖了打算到他们生活的城市来住。

 


 

高中时出国的女同学回国结婚,拜托王俊凯给她和她老公当伴郎,说王俊凯这长相够撑大场面,眼看着同学婚礼越来越近,王源支教的日子也将要结束,王俊凯写了信告诉王源,‘再不回来,我可和别人结婚了啊,你就后悔去吧。’还把女同学的婚纱照翻拍了一张给王源看,本来这只是个小小的玩笑,他料想王源也不会信顶多回他一封信调侃他‘你有本事你就结啊。’他太了解王源,但是王源不在的这些日子里,他也自己想了很多很多,等到王源重新回来的时候,他们要继续好好生活,然后帮着王源一起把儿童福利院办起来。

 

 

 

同学婚礼的那天,王俊凯穿了一身白色的西装,一出场几乎把新娘的风采也给抢走,婚礼会场的很多女士都想试图从新娘那要到这位伴郎的信息,他那么英俊,是不是单身呢,新娘笑着说等会儿就知道啦,然后让全场单身的人士都过来等着抢捧花。新娘在台上背对着台下用力一抛,捧花稳稳地掉落在王俊凯的怀里,王俊凯在周围认识或不认识的人群中间笑得有些腼腆,可爱的虎牙刚露出来就引得很多女士的尖叫,原来你是单身吗?王俊凯摇摇头:“我确实有打算明年结婚,不过我应该和我的对象去海外旅行结婚吧。”

 


 

到处都是羡慕的声音,谁能嫁给这个男人真是好福气啊。王俊凯低头看了看手表,已经不早了,明天王源就该坐大巴往回赶了,他的小哭包可真是任性,就因为自己出差没顾得上他居然就舍得离开他两年,王俊凯和全场的宾客告别然后开车回家想把家里打扫打扫等王源回来看到也开心,一路上他都在给王源打电话,每次拨打都被提示对方不在服务区,王俊凯想王源这个家伙去的地方连信号都没有,给他写信也不回,非要亲自去找他才行。车内的路况广播又在讨论这个梅雨季节,‘大家都要注意安全,车速放慢,不喝酒不疲劳驾驶。’王俊凯打算关掉广播换CD来听,‘插播一条新闻,今日晚间7点,渝谷发生7.0级地震,截至目前地震已造成100人遇难、21人失踪、6000人受伤.’渝谷正是王源支教的地方,王俊凯当下就把车停在了路边疯狂地给王源打去电话,电话那头永远都是不在服务区,王俊凯也什么都不管了,直接把车重新启动往高速公路的方向开,他要去渝谷,他要去找王源,渝谷离这里有四个小时的路程,王俊凯不休不食,靠着意志力一直开到渝谷。因为地震渝谷的路都被封锁了,能进去的只有救援队员,王俊凯刚刚见到救援队员就跪下了,说自己要进去救人,救援队员说没有受过训练的不能进,让王俊凯等消息,王俊凯几乎像要发疯一样,救援队长看王俊凯情绪不对,怕他出事就让下面一个队员带着他,让他暂时做后勤,他们在渝谷的废墟里连续工作了一整夜,到天光的时候还顾不得喝上一口水,王俊凯的十个指头全部挖破出血,他像是没有痛觉了一般,队长给他分了件队里的外套让他保暖,他晚上是直接从婚礼会场赶过来的,西服裤子都被残垣断壁割破。

 

“找到了吗?”

 

“没有。”

 

“你要找的人叫什么?在哪工作?”

 

“叫王源,在渝谷小学当支教教师。”

 

“小学?那你等天亮了,跟那边的队去东边,小学不在这里。”队长手一指,王俊凯点点头,一个劲地鞠躬感谢,他昨天一边挖一边嘴里喊着源源,哥哥在,喊得嗓子都哑了,在灾难面前,人性的善良与坚韧都容易爆发出来,他们并不知道王俊凯和他要找的人是什么关系,只是猜测,那个人一定很是重要。

 

王俊凯跟着新的救援队出发前往渝谷小学,因为小学是当年政府捐赠的,房屋质量相比一般的居民房要好,学校的操场已经破烂不堪,教学楼坍塌了一半,最前面有几个学生的尸体,王俊凯看到更是触目惊心,救援队员在检查学校的人数,王俊凯先他们一步绕到坍塌的教学楼里面,有救援队员在王俊凯身后喊他:“危险,快回来,这里随时可能发生余震,教学楼会再次坍塌,回来!”王俊凯已经一句话也听不进去,伤口刚结痂又破开,指尖的鲜血将教学楼废墟的墙壁水泥染红,“源源,源源。哥哥来接你了,源源,你在就回哥哥一声。哥哥来带你回家了。”

 

“哥哥答应了你的,说要带你去找爸爸妈妈,还记得吗?”

 

“源源,你只要喊哥哥一声,哥哥就知道你在哪了,源源。”

 

“源源,哥哥来接你了,源源,你知道吗?哥哥昨天接到了捧花,他们说,哥哥很快就要结婚了。”

 

“源源,哥哥来接你了,回去,我们就结婚好不好?源源,你回哥哥一声好不好?”

 

四下一片寂静,王俊凯跪倒在石子渣铺满的地面上,肉体钻心的疼也疼不过心脏被一次次绞紧,眼泪砸在这破败的废墟里,一会儿就蒸发了。阳光这么明媚,昨天还是雷雨地震,今天就放晴了,世界是这么残忍,上一秒的美好下一秒就能毁了洒在你的面前。

 

“源源,哥哥来接你了,源源,你记得吗,你很小的时候别人问你,你以后长大想和谁结婚,你说···”

 

 

 

王俊凯忽然听见一个沙哑微弱的声音,不可能会听错,那是他的小哭包在喊他。“哥···哥。”

 

 

 

【8】

 

渝谷小学大部分学生都已经逃出去,志愿教师王源为了让学生先走不幸最后一个离开教学楼,被坍塌的教学楼困住,还好王源被困的地方被一块石板覆盖,抵住了掉落的水泥砖块,但因为被困一夜,体能消耗殆尽,身体因石板压迫而受了点轻伤,现已被救援队送往附近的医院医治。

 

 

 

王俊凯坐在王源的病床前帮他削一只苹果,王源睁开眼睛看到哥哥被窗外温暖的阳光包围,仿佛自己还在梦中没有清醒过来,哥哥注意到他醒过来,开心地笑得露出两颗虎牙:“源儿,醒了?”

 

“哥···”

 

“嗯,哥哥在这。”

 

“哥···昨天。”

 

“昨天的事不要再想,过去就过去了,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知道吗?”

 

“不是···”王源努力扯起一个微笑:“我···我梦见你结婚了。”

 

“我是要结婚了。”王俊凯转过身拿了什么又转回来。

 

“哥···幸福就行了。”王源望着王俊凯,一秒钟都不想移开眼睛。

 

“有个人小时候说长大要和我结婚呢,我当时就答应他了,现在我也只想和那个人结婚。”王俊凯把一小束玫瑰放到王源的手里。

 

“哥····”王源的眼眶红了。

 

“你瘦了好多。”

 

“哥你手怎么了?”

 

“没事,找你的时候太急了。”

 

“哥哥。”

 


 

【9】

 

千言万语说不清,字字句句都化在了这声哥哥里。在这世界上,再也没有人能像你这般对我,哥哥啊,哥哥。

 

哥哥呀,哥哥

 

爱与你一起

 

游戏旅行看戏

 

天光到天黑满布的惊喜

 

是最简单最美

 

不敢太坏,不爱太乖

 

手挽手

 

就算惹祸也不赖

 

哥哥呀哥哥

 

爱与你一起

 

劳气不失赞美

 

天光到天黑仍乐此不疲

 

朋友和伴侣

 

最好是你

 

不敢太坏,不爱太乖

 

请你原谅我已习惯倚赖

 

假使有日,纠结中没法开怀

 

仍相亲相爱记得和谐

 

天空再大,相约小街

 

手挽手就算雪落也不大

 

终於有日,在寻觅踏破天涯

 

回头是不褪色的门牌

 

哥哥呀哥哥

 

爱与你一起 

 

傻笑发梦顽皮

 

天光到天黑仍乐此不疲 

 

朋友和伴侣,最好是你

 

是你最爱的,爱的是你

 

 

 

【10】

 

一年后,王俊凯和王源在海外旅行结婚,回国后两人一起积极加入了渝谷的重建修复工作中。两年后,王俊凯和王源共同在渝谷和老家投资开设了儿童福利社,用来帮助那些留守儿童和在地震中失去亲人的孩子。

 


评论(63)
热度(1332)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