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明仙贝

我的香港女朋友叫我斋卤味(文不授权,有事私信)

24 Days

本文为我的旧梗连载,日式复古穿越风,跨越二十多年的恋爱的物语。歌手与歌迷的约定,有一个人越过时光只为与你相见。

 


pic:NOTAUNT

 

  

Chapter1 边际电车

 

  王源闭着眼睛在电车上小憩,妈妈把一瓶水递到他手边碰了碰说:“源源,别睡了,等下就到了。”王源睁开眼睛点点头接过水喝了一口。这次和妈妈回到小镇是因为妈妈想劝外婆回城里住,外婆很倔强,在电话里说要陪着外公,怎么都不愿意过来,妈妈知道外婆从小就疼王源,希望王源能帮着说说。

 

王源小时候都是住在外婆家里,后来父母去外地工作,他才跟着父母转学到了城市,现在望见电车外一片绿油油的田地,王源突然有点儿怀念了。小镇上的空气很好,每家房子都各有特色,王源拿着相机一路拍过来发现很多人都在和妈妈打招呼特别的亲切。

  到外婆家时刚好是下午,天气很热,外婆出来开门顺便就端了两碗绿豆汤给王源和妈妈喝,王源说外婆我想你了,外婆摸了摸他的头把他往屋子里拉,“源源高考也结束了吧。”

 

  王源回答道:“考完了。”

 

  外婆笑着说:“我们家源源肯定考得好,不操心不操心。”

 

  妈妈在后面吐槽了句,“他小子也就那样吧,考了本地的大学,以后也能照顾到。”

 

  外婆没理妈妈,把王源捧着的碗接过来放到桌上然后拉起王源的手往楼上指,“源源你就住你妈以前的房间,你外公安了个空调在里面,凉快。”

 

  王源点点头提起自己放在地上的包就跟着外婆上了楼,妈妈在楼下喊王源,“你别动我房间东西啊。”

 

  外婆说:“都是些小东小西,又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

 

  妈妈也把行李提到沙发上整理,“王源,那是你妈少女时代的回忆,别听你外婆乱说,别动。”

 

  王源心想我一男生也没啥好动的,却没想到打开房门,房间里的布局摆设还是让王源吓了一跳。他小时候的记忆有些模糊,就记得自己好像一直是在外公外婆的房间搭了个小床一起睡,不知道外婆家还有这样的房间。房间面积很小,书桌上放着录音机和摆放整齐的磁带,王源发现墙上贴满了明星的海报,有男有女,他们都穿着复古的潮服,夸张的表情和动作略有些搞笑。

 

  小镇的生活比不上城市热闹,不过空气比城市里好得多,王源在这养成了每天散步的习惯,虽然这次回来小镇没有带电脑,但外婆家有很多书,以前外公给自己讲的故事正好重新再看一遍,偶尔觉得无聊了还能坐电车去隔壁小镇买些吃的再返回,这暑假的日子过得也算充实了。

 

  某天傍晚王源躺在床上看书,忽然来了兴致去听妈妈的那些磁带,他挑了张封面最简单的磁带放到录音机里,翻开磁带盒里附赠的歌词簿,第一首歌就叫《24Days》,歌名好奇怪啊,王源心想,还没搞懂这歌名的含义就被录音机里传来的温柔声线吸引了全部的注意力,那声音淡淡吟唱,像是恋人在耳边轻声细语,王源瞬间就爱上,再翻看磁带的封面,Karry,歌手的名字标在右下角像是美丽的图腾。

 

  把这盘听完,王源又忍不住去找这位歌手的其他磁带来听,不过Karry的磁带封面没有一张是他的相片,王源觉得好奇,吃饭的时候就问了妈妈,“妈,你以前有喜欢一个叫Karry的歌手吧,你有他的海报吗?”

 

  妈妈放下筷子愣了几秒,“诶?你怎么对这个感兴趣了,是不是乱翻了我东西啊?”

 

  王源摇摇头,妈妈用手轻轻推了王源的脑袋一把,“还说没有。”

 

  “好啦好啦,妈,我听了你的磁带行了吧,快和我说说啊。”

 

  “有,我还贴了他的海报,是以前买磁带送的。”

 

  “真的啊,是哪个啊?”

 

  “怎么了,你喜欢吗?”

 

  “……嗯,他唱歌挺好听的。”王源拉住妈妈的手就往房间里走,打开房门妈妈指着一张黑白的人像海报说:“就是他。”

 

  王源朝妈妈手指的方向看过去,海报上有一位俊秀的青年安静地盯着镜头,脸上挂着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和他的歌声一样令人着迷。

 

  “可是他现在怎么没有再唱歌了?也才过了二十多年吧,难道现在转行了?”

 

  妈妈没有接王源的话,只是说了一声可惜就走出了房间,王源不知道妈妈为什么这么说,但这个Karry一定是位有故事的人吧,王源把磁带里的歌用手机录下来带着耳机去听,啊,真想多了解看看这个歌手。

 

  暑假还有很长一段,妈妈看王源每天无所事事的样子劝他出去找份工来打,王源在小镇里绕了一圈没看到什么招聘的地方,便坐着电车去了隔壁的小镇,最后他在隔壁小镇的一家音像店门口看到了招聘临时工的小黑板。

 

  王源走进音像店看见店长大叔正在整理CD货架,朝着他问了句:“那个……这里是要招人吗?”

 

  店长大叔回头看了王源一眼:“是的。”

 

  “那……您看我行不?”

 

  “哦,你先过来帮我把那边的一箱光碟搬过来好吗?”大叔指着店内的一个角落,王源马上蹦蹦跳跳地跑过去把光碟全部搬过来。

 

  “高中生吗?”

 

  “嗯,刚刚才高考完。”

 

  “哦,那行吧,不过我们这里偶尔忙的话要忙到很晚,你看可以吗?”

 

  “可以啊。”王源心想太好了这么快就找到了打工的地方,其实音像店的工作也不是很复杂,就是帮着店长大叔收收钱理理货架,主要这个音像店是新开的,店长一个人忙不过来。整理好CD后,王源坐在店内的小沙发上靠着休息,店长递给他一瓶橘子汽水:“你不是我们明海的人吧。”

 

  “嗯,我是隔壁镇子过来的。”

 

  “难怪,我们镇太小了大家基本都见过,哈哈。”

 

  “不过现在有电车很方便啦,不到半个小时就能来这里了。”王源拧开瓶盖喝了一口汽水,冰凉的感觉涌入嗓子很舒服,王源抬头忽然看见音像店的加层试听区放了一整排的磁带,“诶,现在还会有人买磁带吗?”

 

  “哦,没啊,不过会有客人把喜欢的磁带带过来让我帮他们重录成CD。”

 

  “这样也行?”

 

  “嗯,因为有些歌手就后来都没有唱过歌了,老歌新录嘛。”

 

  王源突然想起说不定可以问问店长关于Karry的事,他站起身走到磁带前翻找,Karry那张24Days的磁带正放在其中,王源笑着拿起磁带问店长:“店长,你知道这位歌手吗?”

 

  “他啊,很久以前很红。”

 

  “那他后来都没有唱过歌了吗?”

 

  “这件事说来也奇怪,他办完巡回演唱会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当时的报道也都是猜测,具体怎么样我们都不知道。”

 

  “可是他的歌唱得很好啊。”

 

  “嗯,所以当时他的歌迷都挺接受不了。”

 

  王源拿着磁带凑近坐在店长旁边认真听他回忆,店长说:“你这样咱店里还卖不卖CD了,你要是好奇就看金曲档案那个节目,如果运气好说不定会讲到他。”

 

  店长都这么说了,王源也不好再问,只有回到收银柜台后面坐着,为什么大家都对Karry的事支支吾吾不愿意说清楚呢?

 

  王源望着磁带里附赠的歌词簿上那一行行文字,脑子里有许多画面一闪而过。

 

  下班的时候店长提醒王源:“你得快点去,现在这个点估计电车要最后一班了。”

 

  “哦哦,那店长,明天见!”王源说完赶紧拿着包朝车站跑去。这几天都在听Karry的歌,王源觉得自己是不是太复古了,他换了几首热门的摇滚来听,夏夜的小镇偶尔亮着几盏路灯,静谧又美丽,王源哼着歌回到外婆家,外婆帮他接过包说:“你妈妈今天中午回去了,你等会儿和她打个电话吧。”

 

  “好。”王源放下包坐在藤椅上给妈妈播去了电话,妈妈说公司还有一些工作需要她盯着就先走了,王源告诉妈妈自己找到了一个打工的地方在隔壁明海镇的音像店里,妈妈嘱咐他要小心点注意安全,王源嗯了一声和妈妈道别。

 

  洗完澡后,王源陪着外婆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外婆闭着眼睛听,王源拆开了一包零食边吃边看,电视上的连续剧播完正在放预告,王源看到接下来的节目竟然就是店长今天和他提起的金曲档案,心里还有些小激动。

 

  ‘欢迎大家收看金曲档案,今天我们将要为您介绍一首广为流传的老歌,24Days,喜欢的朋友请不要转台,精彩马上送到。’

 

  王源的心脏砰砰乱跳,不知道自己在激动什么,但这感觉好奇妙,又好奇却又害怕看到。广告很短,很快耳边就响起了熟悉的吉他前奏,没错。

 

  他来了。

 

  画质模糊的现场LIVE,有一个人坐在舞台中央抱了把吉他对着立杆式话筒深情演唱,台下都很安静,是不是所有人都听入迷了,王源的眼睛一刻不停地盯着镜头追随着这个人的身影。

 

  他还从来没有这样喜欢过一个歌手,从来没有放入过自己这么多的精力,他不是追星族,虽然喜欢听歌,但大部分情况下他也只是欣赏别人的歌曲仅此而已,Karry是他第一个除了歌曲外还想了解更多的人,好奇怪啊,一个二十多年前才存在的歌手居然会在他心里泛起涟漪。

 

  歌曲放完之前从电视里传来了主持人的画外音,“24Days这首歌收录于Karry1989年发行的首张专辑《24Days》是专辑的主打歌,距离Karry离开我们已有28年,当年有许多歌迷哭着给电视台广播电台打去电话询问他的下落,他们写了很多信,希望他能够重新出现,有些人说他已经不在了,但更多的人却愿意相信,Karry一定是去见他的24天恋人了。24Days是Karry参加比赛出道的第一首原创歌曲,他曾经说过这首歌是写给他的初恋情人,虽然这段恋情只发生了24天,但他认为这是他这辈子唯一一次的恋爱。如果你们也喜欢这首歌,请记得在我们的网页给我们留言或者在推特转发我们的视频,那么我们下次再见。”

 

  夜里王源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索性穿上衣服起来坐在床上把Karry从出道至今的所有歌曲都翻录了一遍。清晨的时候窗外开始下起大雨,王源穿了妈妈带过来的雨衣和雨鞋早早就坐电车去了明海镇上班。

 

  店长大叔才刚刚开门,看见王源一脸忧郁的模样便问他,“怎么了,小伙子打起精神来嘛,早饭吃了吗?”王源点点头,其实他今天走的太早,外婆都还没起来,他给外婆留了纸条说自己先出门了,让外婆别准备他的早餐,现在一路奔波过来肚子还真有点饿,‘咕’的一声,店长听到哈哈笑出声,拍了拍王源的肩膀说:“你顾着店,我出去买点早餐过来,今天可能会很忙,我们小镇就这一家音像店,今天有个热门歌手发了新专辑,喜欢的人可能会来排队买,哈哈哈,毕竟我弄到几张有签名的。”

 

  王源对着店长笑了笑脱下雨衣换上工作的背心,刚坐下没几分钟果然和店长说得一样,已经有人过来买专辑了。歌迷们在音像店门外排队撑着伞聊天,“诶,今天能买到那张有签名的就算赚了啊。” “啊哈哈,你下次去城里不就能看他演唱会了吗?”王源听她们聊着忽然觉得很亲切,以前自己还挺烦这类歌迷的,现在倒是有点感同身受。

 

  店长回来看见王源已经忙得满头大汗,笑着穿过人群说:“喂,大家让这位小弟弟休息一下先吃个早饭可以吗?”王源有些不好意思,从柜台走出来小心接过店长给买的早餐,店长拍了拍他的肩膀,“小源,你昨天说的那张Karry的磁带,我帮你翻录成了CD,你下班记得带走。”有买专辑的歌迷正巧听到店长提起Karry的名字有些好奇地问王源,“小弟弟,你喜欢Karry吗?”王源愣了下点点头。

 

  “哇哦,我上次在论坛看见一张他少年时候的照片,觉得很帅就用手机保存了,你要吗?我发给你。”

 

  王源赶忙掏出手机,除了妈妈房里的那张海报,王源还没有看过Karry的其他照片呢,那姑娘把照片发到了王源的邮箱,王源一打开邮箱就在手机屏幕里看见了一张帅气俊朗的脸,他对着镜头咧开嘴笑得很开心,露出两边的虎牙又显得有些稚气可爱,王源当时就只有一个想法,为啥自己不是过去的人呢,如果在过去的话,就能去看他唱歌了。不过能收到这样的照片王源还是很开心的,吃完早餐又活力满满去工作了。晚上下班临走时雨下得比白天大许多,伴随着轰轰的雷声,雨点砸在地面有点吓人,店长劝王源等雨小一点再走,王源看了看手表,末班的电车好像快要到了。

 

  “店长,再这样等着我就得住店里了。”

 

  店长也有些为难,“这雨太大了,这样吧我开车送你。”王源不想麻烦店长,才工作了两天,店长对他特别关照,他觉得现在又让店长送,实在有点过了。

 

  王源把雨衣穿好和店长信誓旦旦说了好久,店长才终于放心他一个人离开。王源一路小跑到电车站,因为时间很晚又在下雨,整个站台就他一个人,王源戴上耳机播放音乐,他的歌单是随机播放的,说来也巧刚好播第一首就是Karry的歌。

 

  王源等了十几分钟电车还没来,抬手看看手表,居然已经过了末班电车的时间,可自己明明一直在这等着,怎么会没等到呢?王源心想怕不是电车延迟了吧,正想到这便听见远处传来电车开来的声音,原来真的延迟了呀,王源松了口气摘下雨衣的帽子,电车在他面前停下,门打开,他走进去。

 

  空空的电车里一个人也没有,王源没敢多想,本来小镇上的人就少,电车也很少出现拥挤的情况,更何况都这个点了,没人也还能说得过去。王源找了个空位坐下闭着眼睛听歌,电车每一站都会停一两分钟,所以坐过站的可能性很小,只是今天王源觉得自己听了好久的歌电车都还是没有停下,王源睁开眼睛摘掉一只耳机左右看了看,电车外面的景色是不断重复的田野,怎么开了这么久还没有到自己的镇子?

 

  王源站起身寻找紧急通话按钮想问问总站控制台发生了什么情况,没想到刚刚才走两步突然电车上的灯全都暗了下来,王源被吓了一跳赶忙掏出手机调出手电筒查看,可拿出手机却好像被什么信号干扰,显示屏幕剧烈抖动出现花屏的状况一直持续了十几秒便彻底黑屏。

 

  孤独的恐惧涌上心头,王源奔跑起来,喘息声在黑暗空旷的电车里格外清晰,电车开过田野冲进一个隧道,瞬间窗外最后一丁点的亮光也彻底消失不见,王源边跑着边求救,“有没有人?有人吗!救命啊!”没有人回复他的求救,只有车轮压过铁轨的声音和他自己的呼吸。这黑暗真叫人窒息,王源的脑子在飞速运转,到底怎么自救,那条隧道好长好长,王源不知道电车到底开了多久,到最后他只有绝望地站在电车中间握紧扶手。

 

  滴答,滴答。

 

  好奇怪,刚刚还什么都听不见,现在连雨衣上雨滴下落的声音都可以捕捉,随着雨水越来越多积蓄在地,电车外的暴雨声渐渐涌入耳朵带着电闪雷鸣划过耳膜。

 

  他在这片嘈杂的响声中忽然想起一个人温柔的声线,那人的身影就在他脑海里面抱着吉他安静弹唱,是这样一丝柔软的想象触动了王源的心脏,他不清楚为何自己的眼睛变得酸胀,只想在口里念出这个人的名字,“Karry。”

 

  电车的速度越来越快,王源用身体能够感受到这股强烈的冲力,刷的一下四周寂静了下来,雨声也停止了,强烈的白光照进电车内,刺得王源睁不开眼睛,王源抬手挡住眼,还未清楚现在是什么情况就不小心撞在一个人身上,那人很凶地骂了他一句,“不长眼睛啊你。”王源这才抬头看见刚刚駡自己的人,一个穿着工装衬衣的中年大叔对他恶狠狠地瞪着眼,王源被吓得往后退了几步又撞上一个女生,那女生喊了声:“呀,我的衣服都被你弄湿了!”

 

  王源惊恐地望了望四周,他的身边居然站满了人,这显然是下班高峰期的电车车厢,王源不敢置信快速越过人群,大家似乎都对他这样子开道不满在一旁骂骂咧咧,王源发现所有人的衣服都是古旧的款式,包括学生的校服也是许多年前只有在电视上才能看到的那种。

 

  他穿过一个又一个车厢,眼前的一切都像是做梦般,在走到最后一节车厢的时候,王源彻底绝望了,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哪,不知道现在自己会怎么样,是幻觉吗?他转身想看看窗外是什么样,却意外看见一位‘熟人’,说是熟人其实也不是,因为他和这个人根本就不熟,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个人真实的模样,他只有在别人的口里听说过,只有听过这个人古老的磁带,可在见到的这一刻,王源知道,不会错的,是这个人。

 

  是自己在电车上呼唤的那个名字的主人,Karry。

 

  现在在你身边的那个人,他不是这个时代的人。

 

  闪光从隧道里面传来,伴随着轰轰的声响与迎面而来的风,王俊凯下意识往后退了一步,当电车停下在他的面前,门打开,他走进去,时间,1989年7月31日晚上8点20分。

 

  王俊凯看了看周围,由于是起始站所以座位很空,他习惯性走到最后一节车厢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然后从包里掏出随身听带上耳机放大音量闭上眼睛。

 

  Tik Tok

 

  王俊凯突然感觉到电车一阵剧烈地摇晃,低头张开眼睛看见一双水蓝色的雨靴出现在眼前,雨靴主人的小腿白皙笔直,上身穿了一件柠檬黄色的雨衣外套,王俊凯抬起头正好与他对视到,那一双眼睛的颜色像是深不见底的海蓝,王俊凯只觉得自己好像快被这蓝色的深渊给吸进去,他抖了抖湿答答的雨衣一屁股坐到自己旁边,王俊凯看见他连头发都被雨水打湿黏在脸颊,你是从哪一站上的车,你,要到哪里去?

 

不由自主地摘下耳机想要与这个人搭话,而耳机里的摇滚乐正唱响到高潮部分,他就在右耳的喧嚣中对着王俊凯的左耳说:“Karry,我找到你了。”


  王俊凯有些愣愣地看着他,你怎么知道我的英文名?

 

  他看见王俊凯的表情忽然笑起来,身体因为笑而微微颤动,头发丝上的水珠也调皮地落在了王俊凯的身上。

 

  他看起来比自己小不少,王俊凯甚至想到他会不会是自己夜校的学弟。他毫不忌讳的将头靠在王俊凯肩膀然后拉住王俊凯的手,王俊凯一动也不敢动,他完全想不到这个家伙接下来要做什么,只是他冰凉且湿润的手指突然让王俊凯有些心疼。

 

  那个家伙眯起眼睛叹了一口气,语气淡淡的却告诉王俊凯一件难以置信的事:“我是你未来的歌迷,王源。”

 

  电车到站停靠,王俊凯拿了包站起来,说自己叫王源的家伙搂住他的手臂可怜兮兮地看着他,这个孩子不可能是离家出走吧?王俊凯看他什么行李也没有带,现在如果不管他好像有点残忍,狠不下心只有拉着他的手带他跑出了电车。

 

  王俊凯已经一个人生活了两年,自从父母离婚后他还留在父母过去买的公寓里。他尊重父母的选择,父母也答应在他成年以前继续给他提供经济上的帮助,但其实他一直就很独立,不太愿意接受父母亲的施舍,白天出门打工练吉他,晚上才去夜校把课补齐。这么一个人习惯了,却没想到有人会莽莽撞撞闯进来,还是初次见面的陌生人。

 

  他带着王源从地下通道里走出来,外面的地面都是干的根本没有下过雨的痕迹,他下意识就问这个孩子,“你从哪来的,怎么你那里会下雨?”

 

  身边的孩子动作有些夸张在用手比划着:“嗯,很大哦,倾盆大雨,所以我穿着雨衣嘛。”

 

  “你说你叫王源是吗?”

 

  “嗯嗯,我是你未来的歌迷王源!”这孩子的眼睛里面好像有星光一般闪闪发亮,王俊凯有些无奈地皱皱眉毛说:“你这么说太奇怪了,我又不是歌手,怎么可能会有歌迷。”王源好像毫不在意他的话却把他的胳膊搂得更紧了,他只好继续皱着眉然后把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带回家。

 

  看起来不像是坏人,应该……没问题的吧?

 

  回到家里,王俊凯帮王源拿了一双拖鞋,王源弯着眼睛笑眯眯地说:“没想到你真人也很温柔啊。”真是个奇怪的家伙,王俊凯在心里想着然后把包放到桌子上去浴室拧了条热毛巾给他,“喏,擦干头发吧。”

 

  “不,我要洗澡。”

 

  这家伙还真不拿自己当外人,王俊凯站在浴室的门口做出请的动作:“好好好,那你洗澡吧。”

 

  他看见王源蹦蹦跳跳地走到自己跟前突然定住盯着自己,又是那种眼神,深蓝的眼底几乎将王俊凯淹没,嘴唇上忽然若有似无的触碰,王俊凯惊讶地捂住嘴,看到面前的人毫无所谓的进了浴室,刚才他,吻了我?

 

  王俊凯在原地站了许久才回到房间给王源找了件睡衣放在浴室门外,今天还有很多作业,他坐在桌前打开笔记本,才写了几行字就听见浴室的门开了,王俊凯回过头发现王源穿着自己的睡衣扣子只扣了两三粒,而睡衣底下什么也没穿,王俊凯有些尴尬地挠了挠额头,“抱歉,我忘记给你拿内裤了……”

 

  “咦,这件睡衣这么长,不用穿,反正都是男生,没问题的。”王源笑着摆摆手坐到王俊凯的床上。

 

  “……”王俊凯一时找不到话来回应他,自己的睡衣对他来说大了不少,但是不穿内裤不会觉得怪么,这么想着王俊凯还是叹了口气去拿自己的内裤给他,他坐在床上接过内裤嘟起嘴巴,“你简直像老头子一样保守啊大哥。”

 

  "快点穿。"王俊凯说着又重新回到桌前继续写作业.

 

  把作业写完也将近12点了,听背后的声音他好像还没睡,可回过头一看却发现他已经抱着自己的被子睡得正香,王俊凯看着他的睡脸居然觉得有点可爱。

 

  走到床边掀开半边的被子躺上床去,简直不可想象,他竟然和第一次在电车里遇见的陌生人躺在了同一张床上。王俊凯关上灯看着天花板自言自语地说道:“未来啊,未来的我是什么样子?未来的那个我已经实现梦想了吗?未来……”王俊凯转过头去看了看身边的王源,“我将会遇见你吗?”

 

  Chapter2 我喜欢一位叫Karry的歌手

 

  王源很早就被王俊凯给吵醒了,他有些不高兴地揉了揉眼睛朝光最强烈的地方望过去,王俊凯穿着米色的衬衣背对着他正在阳台给花浇水,阳光穿过他衣服的缝隙将他背脊的线条隐约勾勒,王源用左右手的大拇指和食指拼成一个小小的视窗,嘴里小声说了句:“咔擦。”想要在脑海中记录下这个美好的瞬间,王俊凯听见他的声音转过头来,“嗯?这么早吵醒你了吧?”

 

  “呃……没,我没有睡懒觉的习惯。”王源有些不好意思地笑了笑坐起身,“对了,我还没有问过你的名字呢,虽然我知道你叫Karry,可是你也有中文的名字吧?”

 

  王俊凯被他逗乐了点点头说:“其实你知道我的英文名才比较奇怪吧,我的英文名很少用的,就是参加比赛投稿的时候才会用。我叫王俊凯,你叫我小凯就好。”

 

  “哦,小凯……哈哈哈,看起来你也没比我大多少嘛,我17,你呢?”

 

  “我18,不介意你也可以叫我大哥。”王俊凯说着放下水壶走回房间坐到床上,他看见王源因为睡觉而翘起的几根头发,顺手过去就帮着理了理,王源昨天晚上还大大咧咧没一点害羞的感觉,现在倒是开始脸红了。

 

  王俊凯的眼神一直在他的脸上晃来晃去,“那个……我的脸上有什么奇怪的东西吗?”王俊凯听到王源问他也是才恍过神来,气氛有些微妙,王俊凯的眼睛不小心看到王源的锁骨和肩膀,忍不住帮他整了整睡衣,王源的脸更红了,“那个……我睡觉不老实,昨天没踢到你吧?”

 

  “没有。”王俊凯站起身往厨房走去,“我给你做点早饭,等会儿我要打工,下午还要去琴行练吉他。”

 

  “我能和你一起去吗?”王源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拉住王俊凯的衣服,王俊凯想如果把他一个人丢在家里貌似也不太合适就点头答应了,看到他还穿着自己的睡衣,昨天帮他洗的衣服今早才晾出去只好到自己的衣柜里给他找合身的衣服。

 

  这个叫王源的孩子虽然年纪和他差不多,但是人看着就是瘦瘦小小的一个,王俊凯也觉得自己的心情有点奇怪,好像很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他。王俊凯看到自己初中时候穿过的校服,把一套都拿出来递给王源,王源接过校服看着笑了出来:“噗,居然是你的校服?”

 

  王俊凯有些尴尬地摸了摸鼻子:“嗯……不然今天在街上你看到喜欢的,我帮你买。”

 

  王源把那件校服凑近鼻子闻了闻,一股淡淡的香樟木味,“我很喜欢。”

 

  砰砰砰,哎呀,心跳怎么了?

 

  王俊凯想赶紧结束这个尴尬的气氛,就没顾着王源直接逃到厨房里去了。

 

  王俊凯给王源做的早饭很简单,只是一碗茶泡饭外加一些凉拌小菜,王源却依然吃得津津有味,连王俊凯自己都觉得有点招待不周,不过呢,王源莫名其妙的出现,自己是收留他而不是把他当客人啊,这么一想王俊凯心里也轻松许多,看着王源吃完后主动拿着碗筷去洗,心想这孩子还挺懂事的。

 

  外面的天气很好,出门后王俊凯走在前面,王源则在他身后一蹦一跳地跟着,白天的车站人还很多,王源发现这个电车站的样子明显和自己以前见过的都不同,王源往前快跑两步在王俊凯耳边小声说:“以后这里会有一块超大的电子屏幕随时播放线路图和时间表。”

 

“什么是电子屏幕?”王俊凯有些疑问转头看王源,王源也不知道怎么解释就说:“就和电视差不多的那种屏幕,不过是彩色的高清的。”王俊凯笑了笑:“那很好啊,不过我觉得看看车站现在贴的海报也不错。”

  初夏的天气正要开始变热,可在小镇里炎热的感觉却并不强烈,高峰期时候的电车上挤满了人根本没有一个空位。王俊凯刚上电车就把王源整个人圈在了自己和电车门的中间,电车开启时微微颠簸,王源的后背会时不时地撞进王俊凯的怀里,真糟糕,王源的心脏也是砰砰乱跳了,这感觉就和死党们初高中那会儿暗恋班上哪个漂亮女生一样,对哦,现在把他圈在怀里的王俊凯可是他最喜欢的歌手Karry啊,应该也和暗恋差不多吧。

 

  王源想开口说点什么给王俊凯听,但是一张嘴就有点语无伦次了,“嗯……我……我喜欢,喜欢一个叫Karry的歌手。”

 

  王俊凯低头凑过脸到他嘴边,“嗯?”

 

  这才第一天和Karry相处呢,王源在心里告诉自己要冷静,但是他怎么能冷静得了,这种体验可是喜欢Karry的歌迷都享受不到的呀,包括妈妈和音像店的店长大叔,想到这里王源也是忍不住一阵傻笑,昨天因为太激动还特别不知羞耻的把初吻献了出去,反正吻谁都是吻,这吻得可是Karry啊,嗯,赚了。

 

  王俊凯看着王源的小脑袋摇来晃去发丝细软细软的,忍不住舔舔下唇偷偷将脸凑近他的后脑勺,头发香香的,明明用得是自己的洗发露,怎么会这么香?

 

  电车到站后王俊凯还有点恋恋不舍,哎,如果车程能再长一点就好了。王源先出的车门,一出门就转身过来用眼神找寻王俊凯的身影,王俊凯加快了步伐,看他空着的手想要伸手牵住。

 

  你们有没有听说过一见倾心?或许是昨天的那个初次亲吻把王俊凯给迷惑了,让他产生了一种恋爱的错觉。

 

  并肩走着,为了打破这沉默的尴尬,王源轻轻咳嗽了几声问王俊凯:“那个……Ka……嗯小凯你在哪里打工啊?”

 

  王俊凯听到这个话题才松了口气,眉飞色舞的给王源说起了自己打工的地方:“是一家书店,卖的是小说或者漫画之类的。”

 

  “诶,那很好啊,那你是因为要谋生吗?”

 

  听见王源说出这样的话,王俊凯露出虎牙一阵大笑:“怎么了很奇怪吗?”

 

  王源连忙摇头,“没有没有。”他昨天就发现王俊凯是一个人生活的,却没想到王俊凯要自己赚钱养家,有些心疼又有些崇拜,自己只比他小一岁而已,当自己还在家里受到一家子人的宠爱时王俊凯却被生活逼着早早长大了。

 

  王源主动伸手拉住了王俊凯的手,王俊凯身体一僵,却没有拒绝他,任由他拉着一直走到打工的店铺。说来也巧,王源看着店铺外面就觉得眼熟,进到店里更是被吓一跳,这家店真的不是自己打工过的音像店吗?连放磁带的加层试听区都一样,只是现在这个加层区域里放的不是磁带而是满满的漫画。

 

  店主看到王俊凯来了和他打了声招呼,王俊凯一进门就和店主介绍起王源,王源赶紧趁势帮王俊凯补充问:“那个……请问您店里还缺人吗?我想在这里打工。”

 

  店主老爷爷无奈地看了看王俊凯说:“凯啊,你这是要把你认识的人都拉来我们店吗?”

 

  王俊凯不好意思地摸摸后脑勺:“呃……他们只是来看漫画,这位是……”

 

  店主老爷爷看王源一脸期待的小表情实在没法子拒绝他只好点头答应了,反正店里也是需要有多一个人帮忙排书。

 

  王俊凯带着王源去了休息室放东西,因为王源是新来的,所以店主老爷爷没有帮王源准备正式的工作围裙,只有多余一条自己孙女偶尔来店里帮忙时穿的围裙,王俊凯把围裙递给王源,王源看了看手中粉色碎花还绣着兔子的围裙嘴角抽搐,他看着王俊凯的黑色围裙有些不满地嘟起嘴巴说:“就没有和你一样的围裙了吗,这个给你,你也不会穿吧。”

 

  王俊凯对他吐吐舌头说:“那我想穿也穿不下啊,你就委屈一下吧。”王源想想算了为了打工就勉强穿吧,王俊凯一直在用眼角偷偷瞄他,看见他把围裙系好转过身来连背后的蝴蝶结也令人心动。

 

和王俊凯在一起时间好像都变快了,王俊凯几乎看遍了书店的每一本书,只要王源对封面稍微有点兴趣,他马上就能给王源介绍书的大致内容。王源在一堆书中选中了一本酒红色封面的泰戈尔诗集,他拿在手中饶有兴致地翻看了几面,王俊凯问他,“喜欢这本?” 

 

“嗯。”王源点点头,他看见自己翻开的那页上印着一句诗。

 

  {你微微地笑着,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了这个,我已等待得久了。}

 

  {You smiled and talked to me ofnothing and I felt that for this I had been waiting long.}

 

  王源下意识就去看王俊凯,发现王俊凯居然也微笑着在看他,内心里最柔软的地方被触及,以前没有谈过恋爱没有喜欢过别人所以不明白,不知道原来喜欢这件事甚至可以影响到自己的生理反应,原来呼吸会变急促,心跳会乱,在王俊凯的面前他紧张又害羞,却又并不想掩藏自己的喜欢。

 

  王俊凯见他脸蛋泛起红晕抬手揉了揉他头发,“王源?”

 

  “我想买这本书可以吗?”

 

  王俊凯把书翻过来看了看说:“这本诗集很贵诶。”

 

  王源转了转眼睛说:“那我问问爷爷能不能把这个用来当我的工资。”

 

  “就为这个?”

 

  “嗯嗯,我真的很喜欢。”

 

  王俊凯从围裙的口袋里掏出钱包看了看,“还是我帮你买吧,你要留着你自己每天的工资,毕竟在这个地方生活你还是得留点钱在身上,不过你说你是从未来过来的,虽然我不太相信,可是你们也用这种钱吗?”

 

  王源看着王俊凯递给他的纸币,这种纸币早在十年前就停止发行了,王源家里还留着几张是外婆做纪念用的。王源觉得让王俊凯来买不太妥,便委婉拒绝了王俊凯的帮助,王俊凯还是有些担心,“那你就用今天的工资抵吧,或者每天抵一点,别全抵了啊。”

 

  王源点点头拿着书去找店主爷爷,店主爷爷居然很爽快就答应王源让他用今天一天的工资来抵这本书。

 

  店主爷爷说:“没想到还有年轻人喜欢这种书,我以为都是我们这些老头子喜欢的。”王源嘿嘿笑了两下继续帮王俊凯整理书去了。

 

  早上打工结束后王俊凯要去学吉他,王源急匆匆地脱下围裙把书放进王俊凯的包里,“等我一下。”

 

  王俊凯点点头等他出来后一起对着店主爷爷告别接着去取自行车,王俊凯的车没有后座,只有前面的车架能坐人,王源看着车架又是一阵尴尬,源于他自己的想象,如果坐在那里不等于就被王俊凯抱着在骑车吗。

 

  “那个……你说的琴行远吗,我走过去就行了。”

 

  “还好,不过走路会走很久,你可以坐在这里。”王俊凯指了指车架。

 

  “这……不太好吧。”

 

  王俊凯没反应过来他指什么,以为他是怕坐上去会让自己不方便骑车,王俊凯拉过王源说:“没关系,你那么瘦,等会儿我骑车的时候你稍微往下低一点就好啦。”

 

  王源没法再拒绝只好硬着头皮横坐到车架上,王俊凯露出虎牙一笑,长腿跨上车座在王源耳边轻声问道:“坐好了吗?我们出发喽。”

 

  街道两旁的香樟树传来让人心旷神怡的味道,阳光穿透树荫在马路上留下一片片光斑,王源的后背贴着王俊凯的胸膛,温热的体温透过薄薄的校服传到王源背上,王源不但脸颊发烫,连耳朵也不自觉地红起来,王俊凯偶尔低头就能看到王源红红的耳廓,看着看着连自己的耳朵也羞红了。王源的发丝被微风吹起偶尔蹭在他脸上,王俊凯被他的头发蹭得鼻头一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把王源逗乐,两人一同在路上傻笑出来。

 

  这个叫王源的少年仿佛就是为了他而来一样,然而事实也是如此,王源到达这个地方不论是否是奇迹或是巧合,王源在这个世界里只关注于他的身上,王俊凯还是不太相信王源所说的未来,可是在过去的生活中又根本找不到王源的蛛丝马迹,王俊凯疑惑了,他开始怀疑起王源说的那些奇怪话到底是不是真的。

 

  王俊凯学习吉他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平日里自己写写歌用吉他核对旋律也是蛮方便的,现在的歌手们唱歌都不错,可是自弹自唱的却很少,王俊凯想如果以后自己当了歌手最好就是当那种自弹自唱的,这次带王源一起去琴行也是想让王源听听自己的吉他,或许‘来自未来的他’会有不同的见解。

 

  王源帮王俊凯拿着包坐在一旁看吉他老师帮王俊凯打拍子,王俊凯的吉他弹得比24Days磁带里青涩一些,但王源能看出王俊凯非常努力,弹吉他表情专注的样子也很帅。

 

  一首练习曲结束后,王源站起身为王俊凯鼓掌,王俊凯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为他鼓掌,有点受宠若惊。吉他老师调侃了他一句,“哎呦,原来有人这么喜欢我们小凯弹的吉他啊。”王俊凯已经害羞地抬不起头了,王源的夸赞却才刚刚开始,他控制不住内心的激动把能想到的赞美之词都说了一遍,毕竟他是因为王俊凯的音乐而喜爱上王俊凯的,现在看到真人在自己面前练习最喜欢的吉他,怎么可能不兴奋。

 

  王俊凯偷偷望了王源一眼,王源眼睛亮亮的,脸上的微笑透着幸福的味道,王俊凯心想,你就这么喜欢我弹的吉他吗?练习中途休息的时候王俊凯悄悄问王源说:“你刚才也太激动了吧,我弹的哪有那么好?”

 

  “你知道我多想听你弹吉他吗,因为是你弹的吉他啊。”王源根本没想遮掩自己的喜悦直接就告诉王俊凯。

 

  对啊,那是你弹的啊,当着我的面亲手弹的啊,而不是在金曲档案那种节目里。

 

  王俊凯伸手揉揉王源的头发,“不管怎么样冷静点吧,你要是喜欢,我可以晚上回家单独弹给你听。”

 

  “真的吗?”王源笑着合掌做出许愿的动作,也是把王俊凯给逗得笑弯了腰。

 

  吉他课结束后,王俊凯骑车带王源回去书店停车,他晚上还要去夜校上课不能带着王源,王源一个人在校外等他放学也不安全,所以上了电车后王俊凯直接就把家里的钥匙递给王源,“你先拿钥匙回家,我等会儿要先下车去学校。”

 

  “我可以和你一起去啊。”

 

  “太晚了,你等在外面不安全先回家吧。”王俊凯轻拍了拍王源的手,“我回来会给你带吃的,家里有面,如果你饿了可以自己先煮着吃。”

 

  王源笑着问王俊凯:“你就这么相信我给我钥匙?不怕我是骗子吗?”

 

  要不是王源说起,王俊凯还真没想到这点,不是说过去时代的人都比较朴实,也不是王俊凯性格过于相信别人,而是王俊凯对王源莫名的无条件相信,虽然感觉王俊凯这么做有些草率,但王源心里还是很甜,王俊凯挠挠头发有些不知所措,“我相信你。”

 

  其实这也就够了,四个字简简单单,就算被骗了也愿意承受,王俊凯说得没半点犹豫,王源把钥匙握在手心里,突然就觉得钥匙很烫很烫,都烫到了自己的心里。

 

  下车前王俊凯把那本诗集从包里拿出来递给王源,王源接过书对王俊凯挥挥手,“我在家等你。”王俊凯点点头微微一笑下了电车。

 

  王源到王俊凯家时还是傍晚,夕阳把房前的小花圃都染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色,王源用钥匙打开门从屋里拿了王俊凯的钢笔又重新回到花圃前面,借着夕阳温暖的光翻开诗集找到自己最喜欢的那句诗,跟在后面写上了几个字。

 

  我喜欢一位叫王俊凯的歌手。



插图: @K·R 鲸   

 


 

chapter 3点击


《24Days》再贩调印,调印收藏点我

调印说明:因大批读者老爷私信留言询问24Days是否会再贩,我征集了大家的需求寻问了原印厂,印厂给出答复说由于印刷工艺复杂印量最低接受300本起。现请确认购买24天再贩的读者老爷添加收藏,收藏数满三百将出再贩。


评论(92)
热度(2245)
©神明仙贝
Powered by LOFTER